體育

跑向非洲 周漢聶尋夢想出路 苦練過後負笈牛津 「斜槓族」為入奧斷捨離

【明報專訊】出路兩個字,周漢聶兩年前會答「Slash(斜槓族)成世」;兩年後的今天,他有了新的覺悟:「現時都想做Part-time Olympian,只是發覺Part唔到咁多,確實需要刪走部分。」2024年巴黎奧運仍是他的目標,但完成手頭上的教會工作,6月便是出走之時。這個渣馬本地冠軍將到肯尼亞訓練,之後負笈英國牛津,不會再有其他計劃。自嘲「人生賭徒」的他第一次如此專注,終於似返個運動員:「今次去的心態是,不知何時回來,只知未來幾年全心全意博。」

兩年前贏得渣馬冠軍,周漢聶曾以為畢業後,可以盡情邊跑邊工作,回想時也說「年輕時總有幼稚的幻想」。缺乏突破,令他去年再問自己,是否接受到放棄競技訓練,不甘心油然而生:「我清楚記得當時環境,是在城門河跑步,於石門準備回程。感覺保留到現在,我還想盡力博一次(去奧運),輸就輸,至少我做過。而且我覺得有機會,若無都不會試。」

獲牛津取錄 決定離舒適圈

目標3年後跑入巴黎奧運

2月開始計劃到肯尼亞訓練,數周申請到資助,牛津大學神學院與此同時提供深造文憑學位,驅使他跳出香港中文大學修讀碩士的舒適圈。計劃現時在籌措英國學費與生活費的階段,他繼續拍片推銷自己,妥協是他認為在這過程學到的事:「不再推冧幅牆,或躲在牆後說我要放棄了,而是找牆上有沒有門,或者繞過它。這樣更聰明,更是成長的表現。」惟他有一點還是沒退讓餘地:「我仍會說不喜歡訓練,跑步不是出於興趣,如果有得揀,我希望在籃球上有成就。如果你說今日很無聊,一齊去打波,我會話好呀,但若你說『今日很無聊,落去跑吓步』,我會話你都癡線。這就是我和跑步的關係。所以有次拍片對白,話我好鍾意跑步,唔......。」

距出發尚餘個多月,周漢聶開始心理上的調整:「現在每句再見,都當是最後告別。我不想陷入一種漩渦,覺得別人過得好好,自己好孤獨,所以社交網帳號只會留在香港,到那邊也會轉電話,號碼只留給熟人。」他亦解釋不了為何不甘心,令他可做得這樣徹底。理性的角度,他覺得可能是歲月不留人,「唔通結了婚先再衝?」另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在他的世界,很多事只有1與0,80分是他對自己現在跑步的評價,「但去不到奧運,我跑步上都稱不上有成就,這是80到100的一個指標,再上就要更大投入」。奧運,是他現在看到的極限;3年,是他給自己全職征服心靈的時間。

秋季征戰兩大賽 挑戰黃尹雋港績

在肯尼亞訓練和「見識全球最高學府的世界」之間,周漢聶在秋季還會參加哥本哈根半馬拉松以及芝加哥全馬,挑戰多年戰友黃尹雋的香港紀錄。二人如今為奧運資格走上不同的路,倘能在3年後巴黎重聚,會是周漢聶跑手生涯的完美句號。

記者:方嘉豪、黃頴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