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滯日奪冠成契機 唐偉楓飈出高峰 稱霸東瀛大中華首人 鋪路登陸世界耐力賽

【明報專訊】過去一年對唐偉楓來說是奇怪的,搭過車手生涯一年內最少的兩程飛機,滯留東瀛造就大中華地區首名日本耐力賽總冠軍,亦只是故事的其中一節。看過自己的戰車燒成火球,然後熱血反勝首先食格仔旗,Shaun不下數次說知道自己做得到,亦準備好在更大舞台展身手。

記者:方嘉豪

相片:受訪者提供

去年3月,唐偉楓赴日準備上季Super GT季前測試,之後遇上疫情,因擔憂收緊出入境政策,他選擇留守備戰原有的兩項比賽。他上月在日本超級耐力賽(S耐),成為參賽全季而贏得總冠軍的大中華區首人。談到如何加入這支全日本班底的車隊,他說是機緣巧合:「我認識的一個車手加盟了這支新車隊,知道我有日本比賽的經驗就邀請我。」Shaun與3名日本隊友在首5站贏兩站,但實情兩次都不容易。

奮戰5站克服雨戰逆境

揭幕戰富士24小時賽,他在晚間輪休,目睹戰車入油時突然起火,損失10分鐘再後來居上:「運氣在我們身上,我們的戰車只有少少損毀,而賽事大半時間落雨,結果只落後5圈,換在乾地就會落後7、8個圈。」又例如第4站的茂木5小時賽,車隊因前一站的意外要買新車,「心情很沉重,我們星期四開始比賽,前一日才取得新車試駕和調校,車隊贏出後都放下心頭大石」。這些都是場外鮮為人知的事,直至最後一場鈴鹿5小時賽因疫情取消,他自動成為總冠軍,只為不能比賽可惜,「完賽就會贏總冠軍,有這個成績,是因為首5站的努力」。

2020年,唐偉楓還參戰另外兩項賽事,分別是疫情殺到前完成亞洲勒芒系列賽(ALMS)最後兩站,以及亞洲最大型房車賽Super GT。他與另一日本車廠合作,在ALMS煞科戰分站摘季,可能分量不比S耐的總冠軍小,「這是我首次全年參加LMP2(原型車第2級)組別,對我來說是挑戰,但同時間覺得準備好。對手有前F1車手、歐洲F2、F3冠軍,水準拍得上Super GT 500,甚至更高,最後我們證明可以做到」。

新季考慮歐日邀約

Shaun之後收過一些歐洲同級賽事的LMP2車隊邀請,但日本賽季已開始,出入境要隔離14日,只能推掉。然而,他意識到與目標拉近:「一直想參加世界賽,像世界耐力錦標賽(WEC),去法國勒芒24小時耐力賽贏總冠軍。(去年的成績)絕對幫到好多,今年找車隊亦較易。」

Shaun仍在衡量歐洲與日本的邀約,一方面欲在日本與現有班底衛冕S耐,亦想在Super GT 300組別求突破。他稱後者對車隊配套要求較高,但香港車隊X-Works的工程師未能赴日助拳,令他去年在Super GT戰績比前年遜色,成為顧慮。今年出入境限制持續,他說:「如果留在Super GT鬥第3年,目標會放在三甲甚至贏車,希望今年去到這樣的車隊,因為我知道自己可以做到。」

(體壇HeatMap)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