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紅軍中堅荒波及中場 軒達臣換位減效率 打吡無奈續用卡巴克

【明報專訊】何謂形勢比人強?描述的是形勢vs.人,也從來沒有「形勢比人弱」這說法。例如,政府硬推乜乜出行,小市民面對的處境即屬形勢比人強;利物浦在疫下阮囊羞澀無法擴軍,以至中堅全滅而需佐敦軒達臣客串,同為形勢比人強。今晚迎戰愛華頓的同市打吡,縱使明知將拖低中前場壓迫效能,高普囿於形勢,也只能繼續把隊長移後扼守中路。

利物浦vs.愛華頓 now611/621台 明晨01:30直播

話說已猶如放棄教波的雲格,除了到處出席戰術講座或研討會,最近又在為電視台講波時指出,紅軍踏入新年淪陷的眾多原因之一,乃軒達臣串演中堅,連鎖反應致逼搶效率下滑。教授講嘢怎會錯,儘管固然行貨咗啲,但爺爺既無咬定乃唯一原因,亦未有稱之為主要原因,所以,柏高不才,僅打算嘗試代為闡釋一下。這兩年高普老早修正招牌式瘋搶,惟反搶仍屬重要一環,尤其是中場強調補位和施壓等防守紀律,好能釋放兩閘的助攻創造力。當中執行防務最出色的,正是軒達臣,以及法賓奴。逼不得已拉一個往防線,尚可以,兩個冇晒立即大鑊。

艾簡達拿變陣下弱點暴露

當然以紅軍的個人質素與高普的執教功力,總不會場場一戳即散必敗無疑。就像周中歐聯力挫萊比錫之役,中場線同步橫向移動便做得相當好;可是今年更常見的,似乎是如不敵白禮頓一仗那樣被動,跟鋒線的呼應顯得散亂,進退失據。紅軍今季整體體能水平不及往年乃一個因素,少了軒達臣的跑動能量、逼搶意識和指揮組織同樣關鍵,更不巧的為放大了堤亞高艾簡達拿擔任墮後playmaker的弱點,無力獨自掩護後防,感覺乃史高斯翻版,看着對手在身旁呼嘯而過,唯有屢以超技術用黃牌換來截停反擊。

新援賓戴維斯效用存疑

歸根究柢,還是中堅乏人惹的禍,起點剛好乃首循環打吡VVD遭重創,此役真有點仇人見面意味。上半季由預備組擢升的兩個替工,威廉斯未發育欠殺氣乏自信唔係路,菲臘斯則比較好,但既然他本來不在高普組軍計劃之內,有幾堪信賴不言而喻;而且二人皆有一個致命傷,就是body orientation,習慣直面皮球,未學懂經常保持側身準備起動的步姿,防範直線或過頭波非常吃虧,甚至在倒退時伸出的腳尾無意之中包越位。

至於冬窗最後衝刺引入的兩個,其中賓戴維斯究竟憑什麼長處獲青睞,至今弄不明白,可能羅致熱刺同名同姓那位還較合理。這個戴維斯說年輕不算年輕,說即食更從未披甲,肯定不符合救兵期望;若謂看上他可任左閘,以及在低組別使得吓的長傳,實在太勉強。餘下的奧辛卡巴克倒是可用,現階段正選擔綱卻純屬無奈之舉,畢竟年輕又需時適應新環境,起碼尚要一個老大哥傍住提場,今仗面對趕及傷癒的卡維特利雲高空轟炸考驗極大。

事實上,軒達臣也非十分穩陣,始終由出道時的box-to-box轉型為防中已不容易,如今退得更後,自然改不了輕出施壓的習性。只是高普昨天確認法賓奴未復操,換言之雙中堅人選梗局,很難保證不失球。紅軍或被迫以攻代守,善用居迪斯鍾斯的刁鑽走位串連,覷準占士洛迪古斯的守備漏洞搵食。

■蘇柏高球評

球癡一名,尤愛荷蘭全能足球。周末最愛看看書,呷一口威士忌,然後開着電視等睇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