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中超改名風波恐成亂局 中國足協一刀切去商業化 被批違政策原意

【明報專訊】過去一個月,內地球壇罵聲此起彼落,中國足協要求各隊改名,撇清與贊助企業關係,結果自然是鬧出廣州藍獅、河南只有河南等等的笑話,以及老牌球會群起反抗。長遠效益而言,也如內地《足球報》昨日評論:「誰又能保證,現在一窩蜂改成的╳╳人、╳╳城、╳隊,不會消散無蹤。」

文:陸奇

一切都要由過去說起,中國職業聯賽系統於1994年正式成立,各隊脫離省市體育局,邁向職業化的同時,不少球隊都為求注資而賣冠名權,如去年解散的遼寧隊,曾經出現過「波導戰鬥」等18個不同分身,最少7次搬遷主場。近年更多球隊獲企業直接收購,但也不乏欠薪被釘牌例子,例如班主商業犯罪被捕的天津權健(解散前稱天津天海)。

緣於國務院6年前發展方案 鼓勵扎根社區

針對球會股權結構單一,中國國務院在2015年頒布《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提出要球隊名去企業化,目的是避免球隊跟隨班主遷徙至其他城市,可扎根社區,並吸納其他投資者。惟中國足協在上月公布隊名定義一刀切,不能與股東相關,引起北京國安、上海申花等多隊的高層與球迷強烈抗議,與當年方案中,「努力打造百年俱樂部,積極培育穩定的球迷群體和城市足球文化」相違背。有陸媒重提2018年出台的文件初稿,有以2004年中超成立為界的豁免條款,以及援引德國一些先例(見另稿),提出國安等隊不需易名。

恆大泰達妥協 河南建業申延期改名

部分球隊選擇妥協,如2010年獲入主的廣州恒大復用舊名,中途曾轉手的天津泰達亦然。河南建業則遇到較大的球迷阻力,首先公布的「河南只有河南」等10個提議不受歡迎,呈上足協的「洛陽龍門」更被斥與扎根鄭州的建業九唔搭八,改名一事要申請延期。應屆冠軍江蘇蘇寧近日發布的新球衣,繼續沿用現有會徽,傳聞改名江蘇隊的他們會有什麼名義以外的改變,大家也心中有數。

至於仿效演藝圈的球員限薪令,怎樣推動各隊轉而投放做青訓及女足,而不是省錢,亦似乎需要其他政策配合……如果班主們還沒撤資的話。

(體壇HeatMap)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