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下月執業禮 趙頌熙圓律師夢 神童長大未忘乒乓情 盼回饋體壇

【明報專訊】中環終審法院前,上班族熙來攘往,從鄰近辦公室走來、西裝筆挺的趙頌熙也在其中;如今他不再是乒乓球館裏的「趙仔」,而是律師行的Kenneth。乒乓神童長大了,故事結尾並非如當年眾人期望般出戰奧運,而是3周後將成為事務律師。他離開賽場,卻放不下球拍,乒乓於他是消遣,是繆斯,更是面對人生起伏的好伙伴。

6年前,港大法律系2年級生趙頌熙面對夢想的抉擇,在律師夢對面的,不僅是摯愛的運動,亦是兩年後衝擊奧運的機會,掙扎心情至今依然感受至深:「大一時難以決定,嘗試兼顧訓練,結果讀書打波成績皆不理想,迫着放棄一方。」運動員常言,書遲點再讀,但此話在法律專業未必行得通,趙仔忖度讀書仍可征戰本地賽,幾經掙扎,決定退出精英運動員行列。捱過4年法律學士、1年法學專業證書、2年實習,只待下月5日的執業認許儀式,便可正式執業圓夢。

無悔放棄奧運夢 港隊經驗一生受用

「神童」落入凡間的職場,研案例、儲經驗,一切從低做起,趙頌熙卻沒感到落差。「神童是不用練,我是苦練出來的,靠努力和運氣。別人學其他事的時間,我全放在乒乓。不過,只投入一件事未必好。」童年犧牲多,趙仔連游水、踩單車也沒學過;選擇當律師,奧運夢隨之告吹,他卻不認為是犧牲:「只是取捨,有失才有得,小時候打波亦一樣;現在不追求運動成績,是時候翻開新一頁。」

曾和乒乓朝夕共處,小小白球教會他的,工作上同樣受用。他憶述多年在賽場輸多贏少,早已習慣失敗,亦不輕易受打擊:「工作碰壁會失望、不忿,但令我有動力做得更好,最重要向前看,別重蹈覆轍。」人生非競賽,不應是零和遊戲,嘗夠勝負的他因此專攻商業法,以協商為主,而非上庭打官司。

實習律師工作繁重,每天平均做足12小時,趙頌熙依舊抽空追看大小球賽,對乒壇瞭如指掌,談及李皓晴、林兆恒等舊戰友仍在打拼,對各人佳績如數家珍。他已走過偶爾技癢、盼再為港披甲的階段,但遇上煩惱不順時,仍靠打波釋放壓力、尋找靈感,在辦公室稍有空檔,也走到活動室和同事切磋一番,「從前乒乓是生活的全部,如今是伙伴和寄託」。十多年由熱情到相伴,趙仔對乒乓確實像極了愛情。

律政界續獻技 心繫後輩冀改革制度

除了參與本地聯賽,這名律政界新人今年初首戰粵港澳律師運動會,一舉成為單打及團體雙冠王,續為「港隊」爭光。他又以嘉賓身分出席乒乓活動,亦加入香港乒乓總會的青年委員會,出謀獻策回饋乒壇。這名曾停學全職訓練的過來人,目標之一是完善兼讀兼練的制度,讓後輩毋須過早放棄學業:「出色運動員固然要百分百投入,但完全放棄讀書未必是好事,有些基礎知識對運動有幫助。這年代不能只懂打波,亦要了解世界發生什麼事。」

文:黃頴恩

圖:楊柏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