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拖肥知人善任如魚得水 新舊融合相輔相成 打吡有力挑戰紅軍

【明報專訊】上周說到對今個轉會窗無甚特別期待,其實背後尚有重要理由,那便是西方疫情令一切好難捉摸,尤其國際賽期的人流移動和接觸,由以往擔心個人的身心消耗與受傷風險,到如今更唯恐一病累全家。譬如利物浦的拿比基達,在國家隊的檢測結果彈出彈入先陽後陰,紅軍於今天打吡戰可遣之兵充滿疑團,造訪葛迪遜公園帶走一分看來不算壞事。

愛華頓vs.利物浦 now611 / 621台 晚上19:30直播

堂堂英超盟主,兼且對賽往績食住宿敵,偏得如此卑躬屈膝和波當贏,一半因素乃基於愛華頓目前炙手可熱。不厭其煩又要講,拖肥原有人腳足以穩列中游,安察洛堤僅需把前朝走進牛角尖的戰術,撥亂反正回歸基本步。以鄧肯費格遜首徒卡維特利雲(DCL)為例,肥安的指令為留在中路最前端,不必拉邊扮翼鋒,跑動力只用於反擊和逼搶,務求全面發揮空霸威力,此際爆發實為去季延續。沒錯,儘管肥安也懂得隨時隨地針對對手調整部署,戰術主旨始終得一個,就是將麾下放在最能盡展所長的位置。青年軍時期夢想成為十號的DCL,夢想還是留給占士洛迪古斯好了。

肥安助占士踢回擅長十號位置

正副選實力差距大成爭佳績阻力

記起六年多前的世界盃一篇拙文,說喜見占士復興了當時日漸沒落的傳統十號,此刻回望恍如隔世。顯然地,愛華頓倘無占士加盟,DCL也沒可能爆得出。從上屆的數據看,拖肥中場線搶截合格,卻無力有效地反攻,陣地戰創造力同等不濟。是以加入阿倫與杜哥利後,雖然前者的防中意識並非絕佳,但強項正是轉守為攻的傳送,杜哥利則分擔跑腿及串連的重擔,然後呢,乃占士表演傳射功架的場合了,適值潮流興防守疏忽犯錯多,便更如魚得水。

然而這種較強調個人特質、賦予攻兵較多自由的散手波傾向,反過來亦屬堪憂之源。對比一下,當今紅軍極其重視隊形結構,機動的位置轉換已達自動波境界,就算正選人腳有異,也可保證整體表現相近;肥安則向來不拘泥於教科書陣式,惟除非像皇家馬德里般正、副選水平相若,否則難免波動較大。拖肥後備明顯遜於主力,加上賽程更密及預期更多國腳勤王,縱然毋須兼戰歐洲賽,但欲就此加入爭標行列,還得許多其他條件配合。其中之一,乃列強集體發瘟,一如李斯特城封王那年。固然現階段無法預測未來發展,惟啱啱遇着剛剛,至少紅軍開季確不太順,造就拖肥有望結束齊頭十年沒多沒少的打吡不勝宿命。

擴軍忌好大喜功 宜學紅軍先穩財政

高普昨天證實基達倦勤,影響不大,借出哈利威爾遜予卡迪夫城更無關痛癢,可是艾利臣養傷的後果有辦你睇。不過話得說回來,假如拖肥一步登天,是福是禍?據稱肥安本被足球總監告知今夏無錢增兵,勝在夠牙力說服對方底褲都當埋籌旗;一旦來年參戰歐聯,以班主之急於求成好大喜功,肯定又賒又借圖擴軍。平心而論,拖肥過去即使偶一獲封為黑馬,也僅指爭踢歐聯,從來跟爭標沾不上邊。與其勉強充大頭過癮一時,倒不如效法紅軍穩住財政,並善用近年青訓的不俗收成,畢竟裏子勝過面子吧。

作者簡介:球癡一名,尤愛荷蘭全能足球。周末最愛看看書,呷一口威士忌,然後開着電視等睇波。

文:蘇柏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