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英超非常時期有利入球騷 疫情打亂備戰 防務成致命傷

【明報專訊】一年不容易,依舊又中秋,可惜已有幾許黎民百姓無法闔家團圓。只能幸災樂禍地說句,人生還是要繼續,病死好過餓死,所以球壇扮成如常運作,計劃努力趕上變化,追回失去的時間,非常時期便見非常數據,上一輪英超打破了廿隊制單周最多入球紀錄。這個偶然的獨立事件,固然不代表全年埋單也可創新高,惟似乎利攻多於利守將是今屆大趨勢。

先講番上季尾預測利物浦衛冕不大可能一帆風順,當時沒有言明的理據,涉及列強增兵的僅屬細份,主要其實在於紅軍的營運模式及理財哲學,在疫情下加倍限制了換血進步的空間。當四三三與「埃及文明」的開發差不多走到盡頭,一如年初羅致南野拓實後所指,是時候認真演練其他陣式和人腳配搭,包括重啟四二三一實驗,目的純為提升整體破關能力。是以招攬堤亞高艾簡達拿順理成章,價錢也屬想像範圍之內;可是收購迪亞高祖達,感覺有點先使未來錢意味,要不乃出售埃及文明的假設收益,要不乃提早預備三人退化。

紅軍重啟四二三一實驗

阿仙奴簽韋利安填補創造力

周中聯賽盃南野正選、祖達後備輕舒腳頭,但高普用上四四二diamond,卻總算符合估計方向。倒是聯賽爭標唯一假想敵曼城,已全面由四三三改成四二三一,大抵前列隊伍教頭的心思始終大同小異。另一例子乃紅軍順水推舟以法賓奴串演中堅,詭異的巧合為李斯特城同樣把尼迪迪拉後扼守中路,都是希望強化用波、逼搶與破密集而已。阿迪達雖沒跟隨師父哥迪奧拿重置十號,但韋利安的加盟補回一點創造力,阿仙奴反擊時的後上支援,也比之前更多人手和更具決心,帶有賭博色彩——當然屬經過計算的賭博。

多隊引援側重中前場

3支升班馬攻強於守

那麼,其他球隊又如何?參考列強用錢表態,最大手筆的車路士,擴軍方針頭重腳輕自不待言,卻非獨例,至少尚有紐卡素、阿士東維拉、愛華頓等的引援重點俱在中前場。值得一提為紐卡素,普遍印象乃悶波,加上位列中游,構成守備相對穩固的嚴重錯覺,今季擺大個頭恐防弄巧反拙。不過,真正以穩守起家的錫菲聯與般尼(曼聯亦可納入此類)也很難捱。傳統上,開季大家未上力,有利防務搞破壞,今年卻因遇疫停戰數月,徹底打亂了自然生態。新型季初病症狀為精神體力未盡恢復,又或是新兵未及融入,對於絕對講求整體隊形和集中力的防務造成致命傷,較易遭乘虛而入。

上季評論錫菲聯時也提到,防守才是英超生存之道,今屆的升班馬卻看來打算殺出新血路。猶如不設防的富咸大概屬降班膽;西布朗後防比預期鬆散,進攻卻比預期流暢少許,不樂觀惟可繼續觀察,畢竟轉會窗未關的變數頗大。最具主帥個人風格也最難捉摸的列斯聯,好起嚟可以貼近歐戰區,衰起嚟可以是諾域治翻版。無論如何,像列斯或白禮頓這種堅持毋懼送禮失波的技術流,即使淪落如近兩季的哈特斯菲爾德及般尼茅夫,依然值得推崇。試問誰會討厭入球show?

■蘇柏高球評

球癡一名,尤愛荷蘭全能足球。周末最愛看看書,呷一口威士忌,然後開着電視等睇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