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下一篇
上一篇

美斯只屬雞蛋 變革需靠高牆

【明報專訊】阿根廷隊於美洲盃4強淨吞巴西隊兩蛋出局,美斯再次冠軍夢碎,外界再次探討「藍白兵團」未來,甚至美斯應否續留國家隊。惟若追本溯源,問題始終在制度及足球文化身上。

足總25年獨裁阻發展

1986年助阿根廷在世界盃封王的馬拉當拿,影響該國近代足球文化,自此國家彌漫英雄主義,這文化帶來的壓力,美斯多年來一直背負着,2008年當他在京奧摘金時,人們都相信未來他能帶領國家成為王者。

然而,制度問題卻成了美斯幫助國家走上高峰的最大阻力。自京奧後,阿根廷隊在青年賽事表現欠佳,問題根源在於已故前阿根廷足協主席格朗當拿身上,被視為獨裁者的他,於1979年至2014年過身前都是該國足協主席,為了一直掌權,在任時期於國內聯賽的一系列改革,卻令國內青訓體系受破壞,首當其衝是股份制,令有潛力的青訓被視為搖錢樹,以利球會在機制內掙錢。而平均制則是大球會的保護傘,減低聯賽吸引力。

因此,獨裁成了阿根廷足球發展的最大阻力,在人才斷層,頂級球員不足以支撐23名出席大賽的陣容而言,美斯助球隊在2014年世界盃、2015及16美洲盃奪亞,雖被嘲「亞軍廷」,但已證明了對國家隊的努力與貢獻,即使他離開,這支球隊也不會突然變得有希望。

美斯,其實就像一名普通市民,只是一顆「雞蛋」,只能靠自身的努力,希望為這地方作出改變,但真正可根本性改變這地方的人,就只有「高牆」。文:TD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