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下一篇
上一篇

不甘淪落人 何宛淇滾出奧運夢 亞殘運奪金未自滿 冀來年東京再創歷史

【明報專訊】「後生嘛,熱血嘛,就試下吧!」儘管天生患脊髓肌肉痿縮症,甚至早年病情惡化需降級作賽,輪椅上的何宛淇沒有一副淪落人的憂鬱,因為她知道自身起跌,足以改變他人命運。這25歲港將自大學畢業後全職投身硬地滾球,去年歷史性稱霸亞殘運。當然她也有一個心願叫奧運,而本周在港首辦的世界公開賽,強手雲集下會是出師東京的前哨戰。

何宛淇兩年前大學畢業後,得到一份市場營銷的工作機會,條件足以讓她兼顧運動員生涯,但她最終選擇加入殘疾運動員的全職先導計劃。原因?就是趁後生熱血要去試。同樣地,她在早年身體機能減退下沒有退役,反而由BC4組別(自行出球)轉至BC3組別(需助理及管道協助出球),亦為秉承這種試驗的精神。在場外,宛淇經常到處作生命教育分享,希望借助自身起跌故事,不讓正能量流於口號:「不要常覺得講正面就有作用,能站起身同樣重要。」

病情惡化不言退 棄工作機會全職訓練 

堅持和努力,換來的是一面亞殘運雙人賽金牌。宛淇去年與拍檔在4強擊倒宿敵韓國隊,規劃出一個瘋狂的慶祝:「我們決賽前在報到室約定,贏金牌的話,就要全體企出來唱亞運主題曲,還捉了郭生(總教練郭克榮)和物理治療師Raymond,要知道他們都非常怕醜。」最終成事,其他人不明所以,不要緊,都是那句熱血嘛,這是青春的回憶。

本周戰世界公開賽寓賽於操

光靠熱血也不夠,硬地滾球尤其BC3級,比較像在下棋。宛淇指出對手打法不斷演變,需不斷鑽研拆局。總教練郭克榮則形容宛淇從不偷懶,是港隊在BC3組別突破的關鍵:「她初期轉打BC3,吩咐她每個賽事交報告,甚至要做場地分析,她都做足,所以進步好大。」亞運金牌添上信心與肯定,但宛淇不自滿:「我不會經常想着那塊獎牌,奧運未到,現時的獎牌只是過程。」她3年前去過里約熱內盧殘奧,來年東京殘奧希望更進一步,而本周的世界公開賽雲集18個地區高手,包括全部4個組別的世界第一,是理想的熱身備戰機會,宛淇和郭生都希望贏得獎牌。

文:方嘉豪、攝:蘇智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