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下一篇

紅軍終局之戰不應言棄 雙線均被動 北伐紐卡素無留力必要

【明報專訊】今季英超與歐聯都來到了只剩兩場的endgame(終局之戰),利物浦的奪標機率或許未至於一千四百萬分之一那般兇險,但也肯定並非單憑一句whatever it takes就可如願翻盤。然而人生本就沒有任何保證,寧願行動過後食白果,勝過從沒行動而後悔。歐聯落後三球便說放棄尚嫌太早,今晚英超罕有的周六深夜場北伐紐卡素更無留力必要。

紐卡素vs.利物浦 now621台 明晨02:45直播

意外總在意料之外,看看好打得的拿比基達竟是率先陣亡的利物浦主力,周中撕裂了大腿內收肌筋腱,昨天證實起碼休息兩個月,提早收league固之然,今夏非洲國家盃亦無緣替畿內亞勤王,世事之難料可見一斑。其實呢,說基達乃主力,本身是不太妥當的,因為紅軍不可或缺的正選名字,一隻手已數晒有餘,其他隊友的質素水平則相差不遠,主要乃按照體力、狀態或戰術需要輪流起用。根據高普解釋,基達今季相對踢得少、體能較充沛,偏偏就是他受傷並屬重創。換個角度就代表基達乃輪換班的一員,阿歷山大阿諾特(TAA)亦然。

歐聯轉陣大敗 戰術角度屬合理

周中當陣容一出,焦點大致為TAA及羅拔圖法明奴先列後備。紅軍右閘(再講一次,係閘/邊衛,不是翼衛)用祖高美斯,乃事實;第一個失球出於巴塞隆拿左路傳中,也屬事實。兩者有直接關係嗎?沒有,請別憑空想當然。吞三蛋是由於右路表現不濟被打爆,又或是輸壞第一球、全場踢到一無是處遭撳住攻嗎?同樣也不盡然,請別憑空想當然。若然把高普關於排陣的說法,解讀為收起TAA乃留力聯賽,假如不是英文水平太差,便是預設立場選擇性眼盲。

「I think today it makes absolute sense in that position」,什麼sense?很明顯,高普講的是戰術考慮,而非邊個勁過邊個。造訪魯營,先求穩守以至收窄防禦網乃常識,是以用防守意識較強的祖高美斯,捨棄偶有失魂甩位的TAA;今晚出征聖占士公園,準備拆大巴亦是常識——哪怕喜鵲已屬風流波,就算是今屆主場謝幕戲也戰意成疑。以紐卡素的平庸攻力,高普的部署重點自不在守備,何况紅軍乃許勝不許和,過分顧慮後防毫無意義。TAA的創造力在此便可大派用場,尤其是他跟左閘(再講一次,係閘/邊衛,不是翼衛)安德魯羅拔臣互為目標的長距離橫傳,向來屬紅軍拉闊進攻破密集的最強武器。

阿諾特勢復任正選 創造力大派用場

事實上,TAA在青年軍時期本為中場,是以技術全面見稱的box-to-box甚至進攻中場。當其他邊衛的assist源於沒有明確對象的傳中,又或是沉底送到門前,TAA卻經常扣入中路用左腳,可能是精確地斬去遠柱,也可能是乖巧地傳個直線破越位;並且因他司職右閘,對手一般不會全場貼身盯防,讓他有更大空間發揮這種仿攻中踢法,彌補了紅軍中場要不屬於打仔格、要不屬於演出欠穩定的playmaker之不足。

要知道,TAA才年僅二十,正如高普賽前所言「在爭標路不會疲倦」,際此生死存亡關頭講留力,不如留力下季好唔好?老實說,以紅軍目前的球員年齡分佈,來季前景似乎比曼城更勝一籌。今屆紅軍的進度已遠超柏高這幾年間的多番預期,也許今季真的會以雙失落幕,但什麼無冕之王的這等徒成二次傷害詞語可以慳番,最低限度卻大概不會是曇花一現、來季大跌watt吧。

■蘇柏高球評

球癡一名,尤愛荷蘭全能足球。周末最愛看看書,呷一口威士忌,然後開着電視等睇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