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下一篇

熱刺舊地新場有利可圖 迎合球迷心態建口碑 撼韋斯咸高下立見

【明報專訊】俗語有云新屎坑三日香,惟放在足球界卻未必適用,但凡球隊搬主場,初期往往由於適應需時,以致戰績不穩。是以熱刺在啟用三周的熱刺球場(這樣說總覺有點怪怪的),四戰全勝合理不過——他們只是重返舊地而已。眼看在今天英超早場來訪的韋斯咸,遷入倫敦體育場後煩足兩年幾,熱刺大抵正在偷笑,當日跟鎚仔幫爭輸公家球場使用權,實乃塞翁失馬。

熱刺vs.韋斯咸 now621台 晚上19:30直播

倘以韋斯咸在倫敦體育場的成績,與熱刺球場的強勢視為比較對象,那根本是搞錯了邏輯;反之如果對照的是熱刺借用溫布萊時期,那便跟鎚仔幫大致同病相憐:離開了扎根地區多年的細場,進駐地理上相對遙遠的大場,無論球員或球迷都感到難以投入,主場優勢缺缺。何况熱刺的實力本就遠勝韋斯咸,單憑兩軍的紙上賽果,也不充分具備直接比併基礎。當然,熱刺球場及倫敦體育場的口碑差天共地,還是有其背景因素,有迹可尋。

周邊配套支配球迷心情

入場睇波的體驗,從來不止在場內的那兩個小時,尤其是對於資深球迷,更尤其是對於英國的資深球迷,開賽前會在球場一帶找地方食件肉批飲杯酒,甚或順便到投注站刨波經落注捧愛隊,入場後讀讀場刊、跟老朋友打牙骱,完場後再到附近吃飯吹水。換言之,周邊有否適當配套,可以對觀戰者的心情和取態甚為重要,繼而決定場內氣氛,再影響主隊發揮,最後又返轉頭支配球迷的心情。

此處說的適當配套,主要是切合大部分擁躉的社會階層。熱刺支持者傾向中產及國際化,鎚仔躉卻多本地中老年藍領,因此儘管倫敦體育場及溫布萊均處於荒漠地帶(係誇張咗啲),僅得貴到離地唔飽肚的小食供應,熱刺迷卻較少投訴,鎚仔躉則大多直斥「那些時尚達人的食店,個個留鬚扮型、喝高檔清啤,但足球是勞工男的遊戲」。相比先天不足的韋斯咸,熱刺躉既在溫布萊也可生存,如今返回白鹿徑原址興建的主場,自然如魚得水,哪怕新球場推動的地區發展重建,也會令生活指數提高,各項睇波開支一闊三大。

興建新球場長遠有利球會發展

韋斯咸另一先天不足,乃倫敦體育場本屬奧運多用途場館,有跑道隔開草地和看台。這肯定比不上熱刺球場是專為足球而建,它甚至參考了多蒙特主場的「黃牆」,把南看台設計成一層過的「聲音之牆」(類似香港大球場的大鐘底),務求提升打氣音量及聲勢。可是有跑道不一定造成問題,例如意大利早已習慣了羅馬或都靈奧運球場,關鍵還是要花時間過渡。看看鎚仔今屆主場成績可不失禮,迎擊聯賽前六便獲勝、和、負各二。

球會發展不也需要過渡期嗎?韋斯咸新舊主場倫敦體育場及烏普頓公園,同處於近年積極現代化甚或貴族化的East End,傳統勞動階層消失似乎難以逃避,孰好孰壞亦非二元對立。當老派擁躉被年輕一輩更替,球賽票房增加的收入在償清債務後又終可投資在球隊身上,球會以新主場為中心建立新的社區關係網,今日因戰績平庸遷怒老闆球場的牢騷或許也不值一哂了。

回歸到球賽本身,佔真主場之利的熱刺還是看高一線的,皆因狀態火熱的孫興慜歐聯停賽,今仗全無後顧。相反鎚仔「發電機」蘭仙尼據報有傷,上仗傷癒的韋舒亞可扭轉4仗不勝的低迷表現嗎?

(蘇柏高球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