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下一篇

簡迪前移顯潛力 新車待強化 中場屏障未建成 雙藍會難抵曼城

【明報專訊】今晚車路士迎抗曼城,已是「季內」第2次雙藍大戰——第一次是尚未正式開季的社區盾。固然當時兩軍俱陣容不整,車路士之完敗,對於今仗也就參考價值不大。柏高打算重提的是賽前,新帥沙利指出,「我們擁有非常好的中場,但也許需要一個具備不同特點的中場」;數天後,車路士便趕及在英超轉會窗關閉前,借來了高華錫。

車路士vs.曼城 now621台 明晨01:30直播

談論雙藍會,話題總難免涉及中場,特別是佐真奴費路,皆因哥迪奧拿今夏渴望把該名意大利國腳招入曼城的意欲,以頂替年紀偏大兼用波能力較遜的費蘭甸奴,實屬公開秘密。佐真奴最終選擇緊隨沙利步伐,離開拿玻里上車,此舉對曼城的影響僅出現於平行時空,在現實世界則只看到對車路士的影響,而最出乎意料的卻是,評價並非一面倒向好,尤其在藍軍近4場聯賽得1勝後反響更大。

佐真奴墮後屬「沙利足球」唯一選項

外界的批評在於佐真奴加盟後,把尼高路簡迪驅趕到右中場位置,認定乃楚材晉用,而看慣簡迪擔任鐵血防中的球迷,就更是感到納悶的主要族群。然而柏高會說,簡迪轉型以遷就佐真奴,絕非死路一條,也非藍軍跌watt的根源。事實是簡迪本屬傾向box-to-box的類型,就算在李斯特城以防中身分成名後,回到法國隊亦會被推前,直至過去1年左右才讓迪甘斯重置於中場底盤,因為法軍正好在同期變成反擊型球隊。

或許應該這樣說,簡迪的轉型不為遷就佐真奴,而是遷就車路士由干地的主守變為沙利的主攻。去季簡迪在干地麾下,已逐步嘗試較多用波;今季徹底改動職能,進步還是明顯的。例如近4戰中那場唯一勝仗,他偷波後直接造就柏度洛迪古斯攻陷富咸,便顯示出轉型的潛力,重新活用簡迪後上破敵的energy。當然,如此大手術不可能一蹴而就,前季哥帥入主藍月也沒有立即封王,最重要乃陣中有否適合的拼圖實踐沙利的戰術哲學。倘以此為本,放佐真奴在中場底盤便成唯一選項(除非有更優質的墮後中場)。

無可否認的是,佐真奴近日淪為箭靶,不敵熱刺一役暴露出無法應付超強高位壓迫。然而話得說回來,問題可非今日才存在,甚至並非佐真奴的個人問題。實情為,柏高不止一次在觀看意大利國家隊比賽時,見到佐真奴受壓下甩波犯錯。來到英超,印象中最先對他造成考驗的是曼聯,用桑馬達人盯人也大致夠殺,接着其他球隊自然懂得照辦煮碗。然而佐真奴既獲哥帥睇得起,自非泛泛之輩。由意軍到車路士,真正限制着佐真奴的,實為隊友未能提供其他outlet。

其餘中場需分擔轉守為攻重責

舉個例,同樣的熱刺,對阿仙奴時同樣用迪利阿里緊盯盧卡斯托拉拿,但兵工廠索性不經中路,改以左右翼衛為出路。慣用4人防線的沙利不見得需要效法阿仙奴,因為單計中場線的個人質素,車路士在英超算是數一數二,巴克里與羅夫度斯卓克擅長後上叩關,高華錫及法比加斯的冷靜傳送,更屬分擔佐真奴重責的最佳輔助,甚至中堅都可採取意式風格幫手運球和長傳。不過都係嗰句,羅馬非一日建成,即係話,車路士要贏曼城,今日未係時候。

■蘇柏高球評

球癡一名,尤愛荷蘭全能足球。周末最愛看看書,呷一口威士忌,然後開着電視等睇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