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下一篇

陳健民﹕到了那一天,我們會自首

【明報專訊】最近幾個夜晚,龍和道給「爆」了兩次。和平佔中原本的概念是不主動進擊,但既然事已至此,我心裏想的再不是該不該爆的問題,而是爆了以後,如何守得住?知道有巿民要爆龍和道後,工作人員的心情很複雜。一方面,我們理解佔領運動已持續3個星期,但政府一步不讓,這對抗爭者而言是個悶局,自然很想衝;但另一方面,我們非常憂慮,因為每一個晚上,由凌晨至破曉,「雨傘廣場」裏的人本已很少,若他們出去「爆」,取得龍和道,廣場又如何守得住?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