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

馬家輝

作家專欄

下一篇
上一篇

她只是個拙劣的賭徒 / 馬家輝

【明報文章】對於如何處理陳同佳,香港說台灣在「玩政治」,台灣也說香港在「玩政治」,而事實上,誰都看見了吧,根本是兩邊一直都在玩政治,差別只是一邊玩得語言利落和手段高明,像善戰的賭徒,坐在牌桌旁邊,雙臂一伸,雙掌一展,嘩啦啦把十三隻在面前排個齊齊整整,然後,上牌,碰牌,摸牌,打牌,章法犀利,功架分明,毫不含糊地展現大將之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