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帆川

陳帆川:英國大選裏的低科技宣傳戰

【明報文章】當談到英國與選舉,很多人會想起當地的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大數據和社交媒體左右世界局勢,在2016年為特朗普打贏美國總統選戰,將高科技選戰輸出至世界。

不過,今年的英國大選並非一場更高科技的較量,很多政黨其實沿用最傳統的方法宣傳。

印刷「假地區報」宣傳候選人

可能因為勝負早已分明,英國大選的宣傳戰顯得非常沉悶。很多政黨透過印刷地區報,以報道地區新聞為名,宣傳候選人為實,免費派發。

英媒Press Gazette分析了14份他們收到的或從社交網絡發現的假地區報,其中9份來自自由民主黨,4份來自保守黨,1份來自綠黨,尺寸和設計跟一般地區小報無異,報頭印有白紙黑字的報章名稱,例如某某區電報、快遞、公報、先驅報等。雖然頭版以細小的字眼寫上報紙來自哪家政黨或候選人,但驟眼看來仍幾可亂真。

這種文宣在英國選戰沿用多年,惟持續引起爭議,出版區報的媒體尤其不滿:

一來,這令公眾混淆政治文宣與中立的新聞內容,損害區報形象;

二來,報界非常不滿的是,當地區報的生存空間不斷收窄,冷眼旁觀的政客卻佔區報便宜,模仿設計以令文宣更加「入屋」。

一名區報負責人說:「連他們的副首相都這樣做,真是摑了一記耳光。保守黨政府任內,只懂擁抱損害地區新聞信譽的行動,並無任何實際措施支持陷入困境的業界。」

3個涉事政黨,只得自由民主黨給予回應。他們堅持做法合理,強調小報是跟公眾溝通的有效方式,所有政黨已經沿用這個方法幾十年。他們又說,不同人有不同模式去接收信息,小報通常能夠接觸到其他設計所無法觸及的受眾。

雖然他們沒有明言,但可以想像,這樣的傳統文宣能夠有效觸及較年長選民。對於獲得年輕人支持的自由民主黨來說,這些游離的長者票,可能是致勝關鍵。

筆者好奇的是,地區報設計的政治文宣,會否對年輕人同樣有效?很多人一看見候選人「成功爭取」的政治傳單,頭也不回就丟入垃圾箱,不過年輕人會否因為文宣看上去似報紙,而打開來看看?報章雖然被視為過時產物,但長年建立的「資訊」而非廣告的形象,會否在關鍵時刻發揮效用?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陳帆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