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韓成科

韓成科:回歸27年 國家需要一個怎樣的香港

【明報文章】中聯辦主任鄭雁雄日前到立法會與議員午宴,在致辭中闡釋了香港的「變與不變」。不論是「六變」、「六不變」以及「六個守住、用好」,講的都是香港一直以來賴以安身立命的獨特優勢。這些優勢中,有些是不會變、不能變,有些需要不斷鞏固強化,有些必須守住、用好。當中反映的,其實是國家究竟需要一個怎樣的香港。

香港的價值

在中國式現代化進程裏,國家需要的是一個高度國際化、在制度等方面與西方高度接軌的香港;是一個可以與西方稱兄道弟、打成一片的香港;更是一個內化了西方規範、與西方國家有共同語言和習慣,但又完全忠於國家、全心服務於國家利益、中央完全信得過的香港。

香港的價值在於作為中國與西方的緩衝帶,當好聯通世界的橋頭堡,而不是中西鬥爭的前沿陣地。一個以發展為中心,既維護好國家安全,又能充分發揮一國兩制制度優勢、為國家「外循環」作出更大貢獻的香港,才是對國家的最大價值所在。

回歸27年,香港風雨兼程,走過高山低谷,但香港人從沒有如當下般關心香港的發展前景。這不是單純因為近期各種倒閉、「執笠」的新聞所導致。香港人都是見過世面,現在成年的一代,都經歷過金融風暴、SARS肆虐、金融海嘯,經歷過人浮於事的就業市場、深陷通縮的蕭條市况,也經歷過SARS時10元一盒燒味飯的日子。香港人見過大風大浪,股市樓市升了又跌、跌了又升,店舖開了又關、關了重開,自由市場來去自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對於所謂「執笠」的關注,更多的是一種戲謔或自嘲。

現在香港人最關心的,其實是對於香港發展定位的焦慮。過去的成功經驗,面臨愈來愈大的挑戰。在當前百年大變局之中,香港如何定位?出路何在?這才是香港各界當前最關心的地方。

當前香港首務:釐清定位方向

過去香港擔當國家與國際社會的橋樑,乘着改革開放東風,利用獨特優勢,躺着就把生意做了;到SARS後,國家開放「自由行」、推出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為香港經濟注入大量活水。加之國家加入世貿,深度融入世界經濟,大幅提升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香港近水樓台先得月,可以「食四方飯、吸四方財」,「it was the best of times」。在這樣的情况下,香港的定位是清晰的。不論是國家或西方國家,都有一個心照不宣的共識——維持香港作為一個國際樞紐的地位。

但隨着美國對華政策從「遏制+接觸」轉向「遏制+競爭」,以至全面打遏,對香港曾經作為「西式民主櫥窗」和「經濟金融橋樑」的定位,也逐步轉為遏制中國的前線,形勢出現了變化。近年香港政治的疾風驟雨,根源也正在於此。在中美惡鬥下,香港過去作為中西方國際樞紐的定位,自然首當其衝。這不是店舖「執笠」的問題,更是生存的問題。而清楚香港的定位和發展方向,正是當前香港首務。

鄭主任在立法會午宴時的講話,其實就是回答了香港的定位問題,也向外界說明國家究竟需要一個怎樣的香港——是一個與內地高度同質化的香港,一個處於政治鬥爭前沿、與西方針鋒相對的香港?還是一個充分發揮自身獨特優勢、高度國際化與西方接軌、服務國家利益的香港?

「六變」反映中央對港期望

「六變」、「六不變」及「六個守住、用好」,其實是一個整體概念: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沒有變,一國兩制長期堅持,這是中央的莊嚴承諾;法治和營商環境、民主自由、生活社交方式、國際化特色沒有變,這些都是西方最關心的地方,中央絕不會改變。尤其是國際化特色,這是香港安身立命的根本,強調沒有變,就是表明中央會全力捍衛這些特色。

「六變」指的是近年香港的積極變化:中央出台「治亂組合拳」,治亂是手段,推動由治及興、聚焦發展才是根本目的。這「六變」其實反映了中央對香港的期望:總體上健步由治及興,在制度上實現優質民主,在國安上達至長治久安,不斷完善特區治理,推動經濟民生發展,最後更強調要不斷擴大香港的國際影響力。「六變」講的是中央對香港發展定位的目標。

至於「六個守住、用好」,講的是方法論:(1)守住一國兩制,用好獨特地位;(2)守住國際優勢,用好外聯內通;(3)守住發展之本,用好中國機遇;(4)守住法治精神,用好普通法系;(5)守住最高原則,用好法治利劍;(6)守住文化特色,用好文化力量。「守住、用好」既總結香港的獨特優勢,更表明要不斷強化,從而馭變局、謀發展。

這些正說明國家究竟需要一個怎樣的香港——在國家心目中,一國兩制是香港特區的最大制度優勢,國際化是構成香港社會的底色,發展是香港破解深層次矛盾的「鑰匙」,普通法是香港法治的最重要一環,維護國家安全是香港最高原則,發揮文化特色是香港的重點工作。

香港的最理想定位

一個理想的香港特區,是一國兩制全面準確落實、有力地維護國家安全、維護好國家利益,令中央可以完全放心,但同時又與內地城市有較大的差異,內化了西方的規範、法律制度以至生活方式,令香港成為中西文化融會之地,「當好聯通世界橋頭堡」。這樣的香港,才可以真正助力中國式現代化。

當好國家安全守護人,不代表要一味與西方劍拔弩張。西方一些鷹派政客及反華媒體對於香港的肆意抹黑,一個目的就是挑釁、破壞香港與西方關係,製造民眾之間的隔閡,自我實現「香港成為內地一個普通城市」的預言。反駁的辦法是心平氣和擺事實、講道理,更好地維護香港的國際性,發揮香港聯通世界的作用,而不是互相攻訐、鳴鼓攻之。香港最理想的定位,是作為中西方的緩衝帶、合作帶,這才是對國家最有價值的地位。

作者是香港文化協進智庫高級副總裁、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韓成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