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志豪

陳志豪:23條開啟香港新局面

【明報文章】最近幾天筆者跟朋友見面吃飯,被問得最多的,就是社區居民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反應。作為社區工作者,我的觀察是普羅大眾對23條立法並不十分關注;我更曾經打趣道,市民對垃圾徵費和「禁塑」的討論度,可能是23條立法的100倍。

維護國安 有何反對理由

公眾對23條立法無太大迴響,完全是可以預期和理解。一來香港回歸祖國已差不多27年,基本法23條立法是一早列明的既定憲制責任,社會討論經年;李家超特首去年在施政報告亦預告會在今年完成有關立法,市民早已有心理準備,即使有意見也早已發表了。所以當啟動公眾諮詢,大眾是不感意外,也沒有太多人真正認為諮詢期太短。

其次,完成23條立法是本港憲制責任;公民有責任和義務維護國家安全,也是國家憲法與《港區國安法》的要求。23條的宗旨就是要維護國安,無論是從法理依據或立法原意上看,推動23條立法又有什麼反對理由呢?

再說,23條針對性及指向性其實是非常聚焦,主要針對叛國、竊取國家機密、防範境外政治勢力干預危害國安等罪行,與國安法比較,23條對大眾日常生活其實更加無影響。

隨着「黎智英國安案」披露大量證供,及2021年我國外交部公布《美國干預香港事務、支持反中亂港勢力事實清單》,香港市民對境外政治勢力干預、介入、危害特區的國安事務,已有一定了解,並且坐實了外國干預香港事務的鐵證。嚴厲防範境外政治勢力干預介入本地事務,是國際普遍認同的維護國安原則。香港確實存在外國介入、干預、危害國安的證據,怎會沒有就23條立法的現實需要和迫切性?其他人又憑什麼反對?

憲制安全屬凌駕性原則 怎可能向西方讓步

有人說23條會衝擊經濟,甚至導致外國撤資。但過去幾年,即使23條仍未立法,以我所知及據媒體報道,以美資為首的西方資本,不也一直減少在港投資嗎?美國政府不是一直施壓,勸阻美國資本投資內地和香港嗎?過去幾年大家清楚看到,資本是有政治性的。在美國、西方加劇圍堵中國之下,在華投資的西方資本無可避免會減少,跟23條有何關係?何况,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憲制安全是凌駕性的原則,怎可能向西方資本讓步?要是有人以經濟威脅來阻礙23條立法,豈不更證明國安遭受危害,更有完善維護國安體制的迫切性?

最後,想說一下23條立法的公眾諮詢文件,我認為是近年最好的一份政府諮詢文件,內容非常嚴謹、富理論性及邏輯性,詳述重要的國安原則、23條立法原意與香港特區的國安背景,參考大量外國的國安法律條文,使市民更清楚立法的法理依據及現實需要,並且讓公眾對國安有更深刻認識,是上佳的國安教育材料。

2022年習近平主席在港說過:一國原則愈堅固,兩制優勢愈彰顯。完成23條立法,履行本港憲制責任,象徵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全面準確實踐,國安城牆更堅厚,由亂轉治的局面更穩固,未來將可更集中精力振興經濟,奔赴由治及興的新局面。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首席副主席、西貢區議員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陳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