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今日堂前常煮翠 金棺難慰民怨懟——美斯不出場與「閒人趕出場」的思考

【明報文章】「球王」美斯隨國際邁阿密球隊來港但沒有落場獻技一事,引起軒然大波;當局看來束手無策,只能以「密切跟進」對應,但難以平息眾怒。與此同時,一些關注較少甚至無足輕重的本地事情,有關方面卻以雷霆萬鈞或杜漸防微之勢處理。前者想透過盛事來激活香港,很好,但後者卻手起棒下,把本地的創造活力扼死。忽然記起唐滌生兩套名劇之句:一是《再世紅梅記.觀柳還琴》中賈似道說的「昔日堂前常煮翠」,意指權勢在手,可以穩操生殺;二是《帝女花.上表》中周世顯說的「銀槨金棺難慰民怨暢」,意指胡亂傷人殺戮,即使事後風光大葬,也難解民間怨懟。故引為今天標題。

(1)強者留予空間 對弱者不留空間

一、先談近期幾件「小事」。第一件是2019年以「非建制派」背景參與區議會選舉落敗的羅庭輝,在年宵市場開鑼前3日被終止租用資格。此事有3點值得注意。

──像上次取消民主黨人成功競投的資格一樣,當局同樣採用規例中的「毋須交代原因」。表面上當局按例辦事,但這進一步令人質疑規例的合理性。近年內地官場流行一句話:「有什麼要走的程序,你們替我走過去。」換言之,「走(過)程序」就是「正義合理」,成了「走過場」的加強版,實質只是「透過合法程序」來達到不合理的結果。

──這次事件當事人的政治色彩更淡,而且當局是急煞車、不留空間,不知具體原因。外界的感覺只會是「有殺錯無放過」。也許過去有些事情「還未發現」,或者忽然氣候變了,現在不能掛一漏萬。這種趕盡殺絕的潛意識,只會成為「由治及興」的毒藥。

──這也反映合約精神的破壞,表面上有例可依,但背約行動已把規例的精神砸爛。雖然此事對外商來說只是小事一樁,但由微知著,如被外界抓着辮子,積累下來的「小事」就會變成大事。當局對「政治的空間藝術」認知多少?可想而知。

二、劇團「小伙子理想空間」租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演出,但校方引述教育局指示而急煞車。表面上,有權的一方均按指引、指示辦事,惟值得思考的是:

──教育局稱收到「有人投訴劇團團員的網上言論」,但是誰?不知道。其次,涉及的言論相信是2019年期間出現的;但如果有問題,警方或國安處不是早應該跟進嗎?但沒有,顯示不是重大的問題。

──當局收到投訴即採取行動,指示煞停,惟有沒有跟當事人求證投訴是否準確?有沒有抗辯機會?若證實投訴不能成立,有沒有給予上演機會?這些都涉及如何對待年輕人發展的深度問題。今天青年經歷過去幾年的傷痛,有些寄情於文化創作和事業,但這又是當局感到敏感的領域,會不會成為「軟對抗」的園地?倘把這些無限擴大,正是扼殺年輕人和本地創作的「權力恐懼感」。

三、演藝學院煞停學生畢業劇,引起的迷思和疑惑更多。

──被取消的《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里奧福(Dario Fo)的代表作,曾多次在內地上演,在港也演出過,一直沒有問題。為什麼現在忽然不能演出?

──與「小伙子理想空間」團員被投訴不同,至擱筆前未聽聞外界(包括官方)對這次演出的劇目、演員或某一方面有任何投訴。那麼壓力(如有的話)來自何方?若硬要聯想的,也許就是「無政府主義者」幾個字,但這是否煞車的原因?

四、電競版亞洲盃遊戲程式eFootball比賽在卡塔爾舉行,港隊因隊名不能顯示「Hong Kong, China」而主動退賽。有關方面表示這是「為免引起不必要糾紛」,但卻引起更要思考的問題。

──倘說「直播畫面不斷出現『香港』(而不是『中國香港』),令人感覺不適宜」,可是國際邁阿密來港卻是與「香港隊」(而不是「中國香港」)作賽,連官方的宣傳材料也是這樣說。何解?

有關人士解說,電競賽是正式國際比賽,而國際邁阿密與港隊則是表演賽,性質不同。然則,這是以名字為重?還是以實際影響為重?國際邁阿密來港,其網站和國際傳媒一直只用「香港隊」而不是「中國香港」,從官方角度看,國際影響不是「更差」嗎?為什麼沒有人異議?說穿了,因為「需要人家來」;如因為堅持名稱或取消比賽,只會搵自己笨。

──在很多活動被視為「敏感」之後,電競進一步成為年輕人寄託心情的項目。如今,艱苦訓練多年的隊員「被主動退賽」,只能說「不理想,但理解」。可是,諸如此類因虛的政治(與其他政治實務不同)而影響了實的工作,那又怎樣說得過去呢?

(2)上述事件反映什麼及如何應對

──那一種無形的政治恐懼感,已由人人自律變成人人自危,繼而人人自保。過去,這種恐懼感只在政治層面;如今已擴大至幾乎所有層面,甚至到了唯政治正確層面。但什麼才是政治正確?卻從來是一種猜謎遊戲,無人拿揑得準。這種恐懼的來源,不是執行者,而是權力的來源者,惟經過執行者就變得更恐怖。此外,壓力只會向下卸,而不會向上頂,才會出現「閒人趕出場」、「今日堂前常煮翠」的亂象。

──這次「美斯不落場」的詳情仍有待披露,而國際邁阿密、美斯和碧咸,以至中介機構,都有不善之處,他們都負了港人和球迷的期望,也要付出聲譽和日後可能出現的代價。但把「美斯事件」與上述本地事件比較,港府的反應卻暴露了一點,就是對無權無勢無財和本地弱者,官方可以「烹紅煮翠」;但對有財勢、權謀(甚至蠱惑)、國際影響和「敢頂」的力量,官方往往「冇符」,只能「努力跟進」。何也?

──即使外國人看了這場球賽,由頭到尾都是邁阿密與「香港隊」比賽,但也不會把香港視為「國家」。一直以來,堅持「香港」或「中國香港」的只是政治角度的感覺,不會根本上否定中國對香港的主權。

有人說,如今形勢不同,危險因素增加,有人會鑽空子,必須堅持講政治。我不反對,惟官方日後面對這類名實之異時,應以實務和實利為重,並多考慮減少副作用和反作用。

舉例說,回歸後曾有一個郵政新聞:從外國寄信來港,如果只寫「香港」而不寫「中國香港」,到時會否寄到?答案是:會!另一個例子是:多年前台北發生地震,港人捐款救災,但台灣方面的入帳戶口有「中華民國」字眼,到底銀行是否可以匯款?答案是:可以。當年,北京接納台灣以「中華台北」名義參與國際奧委會等組織,也是從實務出發,而不是「亂槍掃射」。

總之,從寬鬆靈活的角度思考和處理問題,才不會「今日堂前常煮翠」;否則香港半死不生,縱有銀槨金棺,也難慰民間怨懟!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