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偉豪

黃偉豪:社福界數碼轉型:AI可否取代人類社工?

【明報文章】在一般人心目中,AI(人工智能)因為太聰明,能夠取代人類的工作。但社福界卻是剛剛相反,AI因為不夠聰明,仍未能挑戰人類的地位。

雖然AI是科學,但很多人對AI的理解,卻等同荷李活的電影,經常害怕AI會統治世界、把人類變成奴隸,甚至帶來人類的滅亡等。雖然不能排除這些情况或會有朝一日成為事實,惟目前現實世界中的AI科學發展,卻比一般人的理解和電影中的情節慢得多。例如,ChatGPT的表現儘管令人眼前一亮,但背後的原理並非已成功製造了一部懂得像人類一樣會思考的機器,而是一套「估計下一個會出現的字是什麼」的演算法(algorithm),基本原理簡單至極。

AI發展的3個階段

從科幻小說和電影回歸現實,在AI研究中可以分為3個階段;而目前的AI發展,其實仍處於剛剛起步的第一個階段,AI的整體智慧和能力絕對比人類低。這3個階段中,第一階段是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專注於訓練AI解決一些專門和單一的問題,特別是一些着重邏輯和計算,及重複性和可確定性強、電腦較具優勢的工作。這被稱為「狹窄人工智能」(narrow AI)或「弱人工智能」(weak AI)。

AI的第二階段,是要發展跟人類具有相同智慧、思考能力媲美人類、能夠有一般解難能力、處理多變和不同情境下的問題的AI。這階段的AI被稱為「人工通用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簡稱AGI)或「強人工智能」(strong AI)。如果你到訪開發ChatGPT的OpenAI公司網站,便見到它清楚表明開發AGI是其最終目標。

可是,AGI的開發仍然只是希望,並非現實。要令AI能夠擁有跟人類一樣的思考能力,必須使AI能夠符合有創造和想像力、具備抽象思維(abstract thinking)、將智慧轉換至不同情境的思考(transfer thinking),以及常識(common sense)等多個條件。現時來說,難度甚高。目前人類仍然是遠較AI聰明和優勝,我們絕不應妄自菲薄。

所以有不少人提出,「人工智能」這個名稱有誤導成分,甚至是一個為市場推廣(marketing)而設立的名稱,因為現時的人工智能跟真實人類智能相距甚遠,可以是完全兩回事。事實上,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早期對AI的定義,仍有「與人類相似」(human-like)這字眼;但為免混淆視聽,現已用「以機器為本」(machine-based)這個更客觀和貼切的字眼代替。

至於AI研究和發展的第三個及最終階段,自然是要創造比人類更聰明、能力更強的AI。倘若這階段真的出現的話,人類被AI統治及AI使人類滅絕的科幻電影情節,便有機會成真。

不過,在目前我們仍是處於AI發展的第一階段來說,似乎憂慮AI取代人類,恐怕只是杞人憂天的行為。就以無人車的發展為例,當幾乎每一個成年人都可以在經過訓練後,考取到車牌及正常操作車輛的時候,但無人車在經過多年投資和研發,連駕駛汽車的最基本要求「不要撞車」(don't crash)都未能做到,大家便不難明白,AI要由現時的第一階段走進第二階段,仍有很遠距離,更遑論遙不可及的第三階段。

「感知就是現實」 決策或釀連串問題

然而在公共管理和公共政策中有一句名言,就是「感知就是現實」(perception is reality)——意思是指很多時決策者及管理層所制定的政策和措施,是基於他們的主觀感知和信念,因而未必跟客觀的事實掛鈎。所以,即使在現實世界裏人類的能力仍然比AI強,惟只要決策者有不一樣的感知,也會帶動有關的政策發展,從而產生矛盾和一連串問題。

在AI冒起的大趨勢下,透過AI在社福界中推動「數碼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也成為了一個世界性的潮流。AI擁有人類智慧在科技上仍然不可能,而筆者平日也有不少機會與社福界人士接觸,在認識的社工當中,也沒有一個認為AI有能力取代人類社工。惟根據「感知就是現實」的原理,在AI能力和效率經常被誇大的大環境裏,及開發AI的科技公司的推銷和吹捧,再加上財政壓力和縮減開支,現實上確有「用AI取代社工」的壓力出現。

用AI代替人類社工 犧牲弱勢社群利益

面對這些威脅和疑問,一些針對這議題的學術研究便帶來啟發。其中一個研究(註1)指出,在社福界中運用AI等「自動決策」(algorithmic decision-making,簡稱ADM)系統的最大問題,是取代了社工工作中最重要的「關係性參與」(relational engagement),亦即破壞了社會工作中人與人的信任和互動,使其失去以生命影響生命的能力及使命,令整個社工界喪失靈魂和專業。而AI的速度和效率,往往是建基於歸納和簡化,換句話說,ADM無形中是減低了受助人可以得到的建議和選擇。

同樣道理,另一研究(註2)提出AI與社會工作的最格格不入之處,在於否定了社工對每個人及其處境都有其獨特性的「人在情境」(person-in-situation)的核心理論和價值。AI只可處理無情和冰冷的既定程式,惟只有社工才能夠有情地處理每個人面對的無常,從而做到人間送暖。

雖然AI隨着ChatGPT等生成式AI的面世,而出現了革命性的發展,但它的客觀成就跟很多人的主觀期望,仍存在一段頗大距離。AI並不能取代人類當社工,其任務是處理機器化的工作,使社工能夠專注其天職。而在社福界推動的數碼轉型中,若要勉強推行用AI代理人類當社工,犧牲的只會是受助人,特別是弱勢社群的利益。

AI年代的真正挑戰

作一個簡單總結:很多對於AI的憂慮和恐慌,是基於想像多於現實。在現時AI發展處於第一階段的情况下,AI取代及威脅人類存亡之說,仍是言之過早。不過在AI革命的年代,即使人類不會被取代,但不代表我們什麼都不需要做;如何透過AI自我提升、增值和轉型,將是大趨勢。在AI年代,真正的挑戰並非AI取代人類,而是懂得善用AI的人,淘汰拒絕擁抱AI及與科技並進的舊一代。

註1:James, P., Lal, J., Liao, A., Magee, L., & Soldatic, K. (2023). Algorithmic decision-making in social work practice and pedagogy: confronting the competency/critique dilemma. Social Work Education, 1-18.

註2:Lehtiniemi, T. (2023). Contextual social valences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ticipation that matters in social work.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 Society, 1-16.

作者是美國史丹福大學行為科學高等研究中心院士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黃偉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