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阮穎嫻

阮穎嫻:財赤未水浸眼眉 加稅加價要謹慎

【明報文章】香港已度過疫症最艱難時期,從疫情中復常,但反彈未如理想,本身預計有5.5%經濟增長,跌到只有3.2%,去年全年多幅土地流標,發展商「缺水」,政府賣地收入縮水。北部都會區大部分發展商囤地多年都放棄換地,反而等政府賠償。報稅表數字方面,2022/23年度發出約240萬份,3年累跌37萬份。但人口老化導致公共開支不斷上升,財爺料今年仍有過千億元財赤,而且還要捱幾年。

當然,香港的公共財政根基豐厚,即使有巨額財赤,政府財政儲備仍有6000多億港元,大約是香港生產總值的30%。相比之下,全球各大發達經濟體,不但政府幾乎無財政儲備,反而債務纏身,因此香港的公共財政狀况並非嚴峻。

所以財政司長陳茂波早前說,現在談加稅言之尚早,我同意。畢竟香港經濟近期表現不佳,貿然加稅勢必令復蘇之路更荊棘滿途。但長遠有必要處理結構性的問題,如上文說人口老化對公共財政的負擔等。另方面,即使不加薪俸稅和利得稅等,市民發現,政府已開始多角度「搲銀」,包括加緊票控沒有按交通規則橫過馬路的人、違例泊車「牛肉乾」等。近日又着手討論增加公共收費、擴闊稅基等提議。

資產增值稅 將金融中心變「遺址」

首先為人所討論的是資產增值稅。收稅會影響商品的相對價格,從而影響個人和企業的資源配置。如果商品加價,需求會大幅下降,那麼加稅對資源配置的影響更大。如果香港對金融產品開徵資產增值稅,即投資香港市場回報下降,對國際投資者而言,其他市場的資產相對吸引,便會轉去其他金融市場做交易,而香港就會失去這些金融中介服務的利潤。不要說機構投資者,現在連散戶都是在網上點擊幾下就可買到國際資產,交易成本極低,話走就走。金融服務業是香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經濟支柱,佔本地生產總值約22%,因此有朋友說開徵資產增值稅跟「自殺」沒有分別,直接將金融中心變成「遺址」。

有人會問,資產增值稅不是買資產時支付的稅,而是賣資產時如果賣出的價格比買入時高才須繳付,上述分析仍然成立嗎?答案是成立的,因為當投資者知道賣出時有可能要繳付增值稅,這一預期已經會影響買入資產的意欲。

當然,一些資產如住宅,有很強的剛性需求,即使開徵資產增值稅,也無礙買入。幾年前我聽過教授同事提議香港開徵資產增值稅,可以幫助遏抑樓價,而且全球許多地方都有資產增值稅。時至今日,又有同事反對設立資產增值稅。看來是基於經濟情况而言。數年前樓價高企、供應短缺,現在樓價比最高位已下跌23%(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新樓、二手樓銷情疲弱,對住宅開徵資產增值稅,會令樓價雪上加霜。因此財政司長陳茂波最近說,目前或可見短期內不具備條件開徵資產增值稅,也屬合理。

不過,陳茂波放完風開徵資產增值稅,然後收番,比起從來無講過,其實已經動搖了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彈出彈入」所提供的資訊,投資者會照單全收。信心累積困難,動搖容易,投資者一旦失去信心就不易回頭。所以官員發言前要思慮周詳,不宜朝令夕改。

飈煙稅反減稅收

去年政府大幅增加煙草稅,結果煙草稅收入不升反跌。自2023年2月尾宣布提高煙草稅後,根據海關去年3月至11月數字,這9個月的煙草稅收入為36億元,比起2022年同期46億元少10億元。因此,煙草稅的目的是「搲銀」成效未見。

有人或會認為,加煙稅是為了減少吸煙率,加煙稅然後稅收減少,是由於香煙稅後售價上升,使煙民買少了也吸少了煙,從而達到降低吸煙率的政策目標。但這只是一廂情願的看法。我以前提到,煙民很容易買到私煙,加稅只會令香煙稅後的價格跟私煙價格愈拉愈闊,因此稅收減少可能只反映煙民轉吸私煙。再者,學術文獻表明,加稅對降低吸煙率影響力有限,原因是煙民對香煙的需求彈性低。所以,煙民轉吸私煙的解釋似乎較為可信。這非衛生專家樂見。

提高公共服務收費 須顧及基層

另一提議是增加公共服務的收費,包括大學學費、康文署場地收費,以及急症室收費等。事實上,這些收費多年無調整,調整幅度應以社會利益為依歸。這些公共服務的目的是惠及市民,尤其是沒有能力在私人市場購買服務的基層市民,所以加價不應該跟通脹,而是根據基層市民的能力。

我認為最應該加價是違例泊車及汽車相關稅項,尤其是私家車。違例泊車自1994年都無加過價,依然是320元;但過去30年通脹70%,建議加到540元。500大元對揸得起車的人來說仍然微不足道,違法不應姑息,何况有能力揸車通常是中產。其他國家很多家庭習慣有車,因城市建設疏落,無車無辦法好好生活;但香港早已建立大眾運輸系統,大部分市民都無揸車。揸私家車根本是興趣、是奢侈品,減少私家車更符合先進環保理念。搵食車則另計。

作者是香港大學經管學院講師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阮穎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