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馮可強

馮可強:天下主義?——世界秩序與人類命運共同體

【明報文章】早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報告已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其後習近平在國際公開場合(註1)系統闡述了該理念的五大支柱: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並指出,「以和為貴、和而不同、化干戈為玉帛、天下大同等理念在中國世代相傳」(註2)。協和萬邦的天下觀,在今天可以理解為協調不同國家之間的關係,促進各國相互尊重、相互合作、共同發展。可見,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既包括聯合國有關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提供人道主義援助、支持可持續發展與氣候行動等工作領域,也包含中國古代的天下觀。

天下觀與民族國家

自商周以來的天下觀念,是一個具普遍意義的道德、政治和文明秩序,沒有邊界,不限地域和種族,而以德為中心,天命來自民意,天子奉天命對天下實行德治。但由宋朝到明朝漸有一種民族觀念,到大清帝國就有了明確的國家邊界,天下觀在近代中國便為民族主義和民族國家概念所代替。

自清末以來,國人都致力於民族救亡及追求富強之道。經過40年改革開放的奮進,終於由「站起來」到「富起來」,並正在「強起來」。大國崛起了,就有國際影響力、權利和義務,又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美國為維護其世界霸權,採用貿易戰、科技戰、軍事對陣、外交聯盟等手段全面打壓中國。另方面,逆全球化現象出現,地方主義、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到處興起,俄烏戰爭爆發,二戰以來所建立的世界秩序受到重大衝擊,好像回歸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歐洲那種力量平衡(balance of power)的劇烈競爭局面。

中共多年來提出,中國式現代化要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相結合。內地思想界認為中國崛起後有需要和有能力去重整世界秩序,海外一些學者亦同時探討中國與世界的新關係,因而引起了就新的天下主義的熱烈討論(註3)。

新天下主義

提倡「新天下體系」、「新天下主義」的學者認為,中國有超大規模的政治共同體和文明載體、巨大經濟影響力,而全球化、信息化、「一帶一路」規劃等,又令中國更深地捲入世界事務,應該「重思中國」及思考世界問題,並應以文明大國出發,承擔對世界的責任,改變現今以民族國家體系為基礎,而經常出現利益衝突、陣營對峙、博弈和制衡、打壓和戰爭的國際關係(註4)。

這些學者主張,組成中華文明的儒家、道家、佛教都是普世文明,因此中國要重新回到這種普世文明的立場,回復到文化主義和天下主義,建構一種基於共同善的新人類主義,即是一個具普遍相容性和共生性的世界體系。這個新體系,應以中華文明一貫的和而不同、親仁善鄰、協和萬邦的處世之道理念為基礎,以消解現有國際政治的排他性,培養國與國之間的包容性,並把儒家人倫關係推廣到國際關係,建設一個四海一家、平等、和諧、公正的新世界,為萬世開太平!

對天下主義提出批評的一些學者則認為,這只是一個烏托邦想像,而且要回答誰是家長、 誰是世界制度的制定者、誰來判斷這個制度的合理性等一連串問題。正如古之天下有華夏和蠻夷的文明分別,以及藩屬國對宗主國的朝貢關係,英國學者Martin Jacques在其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一書就說過「中國愈來愈有可能按朝貢體系,而不是民族國家體系構想與東亞的關係」。另方面,因天下主義背後的主導思想是:既然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就應當由中國主導世界秩序,故此天下主義其實是「偽裝成世界主義旗幟下的民族主義」,或是「披着天下外衣的帝國統治模式」。

美國處於環球天下的中心?

美國社會學者Salvatore Babones在回應這個天下主義主張的一篇文章(註5)說:全球化增強了世界的相互聯繫(interconnectedness),而這是以美國為中心的——紐約和加州有國際金融服務,世界很大部分的互聯網都是通過美國,而學術、商業、傳媒、人才、創新科技等網絡都以美國為中心(centrality);世界各地(包括中國)許多精英雖然反對美國政策,但都希望送子女到美國讀書;美國擁有很多硬實力和軟實力,影響無遠弗屆,因此今日的美國不單是一個國家或帝國,它才是處於一個環球天下的中心(today the United States is at the center of a global tianxia)。

中國嘗試以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去對抗美國的單邊主義和霸權主義,自然引起不少國家,尤其是曾飽受西方帝國主義欺凌的發展中國家的共鳴。即使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對美國霸權愈來愈反感,也減少了對美國民主和金融制度的信任,但這位美國學者指出一些不能否認的客觀現實。同時,歐洲和美國200多年來宣揚的自由、民主、人權、公義、法治等意識形態滲透全球各地,尤其為很多年輕人接受。這些普世價值也可以與古中國以德為中心的天下觀相比較,可是中國和西方世界對這些人類共同價值的解釋和實踐,有相當大的距離。

帝國對峙

古之天下建基於中國文明優越性及歷代王朝的硬實力。在中國改革開放的頭30多年,國家發展蒸蒸日上,西方企業及人才紛紛來華投資和工作、各國學習普通話和中華文化的人愈來愈多、孔子學院遍佈全球(註6)、大量中國留學生及人才在世界各地讀書和工作、中國企業到處投資及建設工程項目、中國與西方各國開展科學與科技交流合作等。這個發展趨勢原本可幫助現代中國文明和傳統中華文化向全球散播,逐步增強中國軟實力;可是美國政府認為這會威脅其全球領導地位,因而出手拉攏其盟友阻遏中國,以致上述進程現時出現很大阻力和大幅倒退。

現今世界仍是民族國家、民族主義和權力平衡主導的世界,而俄烏戰爭亦反映:地緣政治衝突可以升級至嚴重影響全球經濟民生的戰爭。古之天下又有中國與夷狄、中心與邊沿之分,建立在朝貢或冊封體系之上。中國政府雖主張親仁善鄰、協和萬邦,但與日本、印度、越南和菲律賓等鄰國都有領域之爭,互不相讓,時有外交和軍事摩擦。這仍是民族國家之間涉及領土主權的地緣政治衝突和民族主義之爭,需用外交和政治協商與智慧去避免衝突升級,但不容易根本解決。所以中國政府和人民不能只從中國看周邊,也要從周邊看中國。周邊國家所看到的不單是領土主權之爭,也會擔心強國強軍的中國會否成為一個擴張型的新帝國霸權。

更令人擔心的是,美國全力阻遏中國取代其世界領導地位,而台灣危機一觸即發。「中美終需一戰」的幽靈,於未來10年內將會徘徊在地球上空。筆者將在這系列最後一篇文章討論。

註1:2017年1月18日習近平在瑞士日內瓦出席會議,發表《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主旨演講

註2:2014年9月18日習近平在印度世界事務委員會的演講

註3:有關古中國的天下觀與現今的天下主義討論,見趙汀陽、王賡武、許紀霖、李慎之、汪暉、葛兆光、梁治平、盛洪、王柯、高全喜、王義桅等內地和海外學者著作

註4:17世紀中期,歐洲列強簽訂一系列和約,確立威斯特伐利亞體系(Westphalia System),決定了近現代國際關係的國家主權和平等原則

註5:Salvatore Babones, American Tianxia: When Chinese Philosophy Meets American Power, in Foreign Affairs, June 22, 2017.

註6:截至2019年12月,中國在162個國家(地區)建立了550所孔子學院和1172個中小學孔子課堂;但近3年來西方國家紛紛關閉孔子學院和課堂

(「何為中國?何為香港?」系列 四之三;下周五續)

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董事暨行政總裁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馮可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