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帆川

陳帆川:Twitter和Meta改革 是新聞界噩耗

【明報文章】Twitter由馬斯克(Elon Musk)入主後陷入混亂,Meta亦隨大裁員轉移業務重心。兩家企業的改革對全球新聞界來說,都是壞消息。

馬斯克裁減Twitter一半僱員,要求留下來的人簽紙承諾加班,引發離職潮,辦公室一度關閉,令人擔憂該公司能否繼續運作。而即使Twitter熬過改革,急於將服務變現的馬斯克,或會將Twitter改得面目全非。

Twitter對歐美傳媒來說,是最重要的社交媒體,匯聚了一流記者、學者和科技人才,是最「知識型」的社交平台。哈佛大學尼曼新聞實驗室在Twitter危機爆發後,持續點算新聞界萬一失去Twitter後的損失:對社會來說,失去Twitter將代表失去一個由公眾監察傳媒的平台;對記者來說,則失去獲取突發消息,以及聯絡專家和學者的渠道;對讀者來說,則失去一個接觸新聞的平台。

至於Meta雖然拒絕回應裁員對新聞項目的影響,但facebook早在裁員前砍掉多個新聞項目,第一是拒絕跟提供新聞內容的傳媒續約,並將15人的英國新聞團隊裁掉,改由人工智能揀選新聞,意味該平台很大機會在一兩年後完全砍掉新聞頁面,不再向傳媒買新聞。

第二是宣布明年停止支援「即閱文」(Instant Articles),原因是參與的新聞機構和閱讀用戶太少。「即閱文」功能讓新聞網站將文章放到facebook特殊頁面,用戶點擊連結後便立即彈出文章,毋須打開新聞網,facebook再按點擊分錢予新聞網站,香港不少傳媒都有使用。

第三是擬關停facebook和Instagram監測平台CrowdTangle。facebook在6年前收購該平台,開放予全球媒體免費使用。CrowdTangle可以追蹤facebook專頁和帖文的表現,除了協助記者發掘新聞素材、檢討專頁表現,也是調查記者最重要的網絡調查工具。

社媒如今想將傳媒變成客戶

facebook曾跟Google一樣,向新聞業提供基金,支援創新項目,但該基金網頁已變成「404找不到網頁」,可見Meta已對新聞完全失去興趣。

社交媒體是傳媒的主要發布渠道,傳媒卻並非社交媒體的主要流量來源。社交媒體原本把傳媒當成伙伴,如今明顯想將傳媒變成客戶。不過傳媒最缺乏的,一直就是錢。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陳帆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