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韓俊賢

韓俊賢:交通規劃與港鐵 不止「螺絲鬆了」的關係

【明報文章】港鐵發生故障,今時今日已不是新聞,發生意外亦時有所聞,幸而至今港鐵的意外沒有造成嚴重傷亡,誠然是「不幸中之大幸」。港鐵的服務質素,如果要跟世界上其他城市的通勤集體運輸比較,雖然也許仍尚算可以讓港人自豪,但其故障的發生頻率已值得我們關注。究竟這些只是百年一遇的「螺絲鬆了」,抑或現在的港鐵,無論是硬件還是其他,都已漸漸老化?與本港城市交通規劃又是否有關係?

若由修正早期系統通車計起,港鐵的地鐵系統營運至今已逾40年。翻查紀錄,其實港鐵亦在不斷更新,以應對老化問題,惟事實上,系統更新能不能追得上老化速度,是港鐵面對的一大挑戰。在早前油麻地站發生的出軌甩門事件中,首先要說的是出軌意外,對於一個正在恒常營運的鐵路系統而言,確實一次都嫌多。發生這樣的意外,毫無疑問是港鐵在最起碼的維修上,有一定的需要嚴肅檢視改正的空間。

舊線維修保養 諱莫如深

甩門事故「恰好」只在非繁忙時間、沒有「迫爆車門」的星期日早上發生,但從當日的疏散和緊急事故應變情况可見,卻有一定的「倒瀉籮蟹」情形,這恐怕不是身經百戰的運輸企業應該交出的成績。意外發生後,有報道引述工會指,因港鐵人手流失,導致在緊急事故發生時可安排應變的人手大幅減少。而這方面便是本文開首時所質疑的,港鐵是否單是「螺絲鬆了」的問題?鐵路系統無可避免會出現輕微意外,亦不可能做到永遠百分百安全,因此根據港鐵內部守則,員工會有事故應變培訓,亦會有考試,但培訓力度是否不足?欠缺經驗人員?還是因人手問題導致疏散出現問題?與此同時,又是否因維修員工正在流失,而令鐵路上的螺絲逐漸鬆了都未被發現?

香港鐵路網在這幾年間急速擴張,雖然一些早年在鐵路發展策略所建議的路線未被落實動工興建,但其他新線於過去數年仍不斷開通。兩鐵合併已有十餘年,香港鐵路服務現由港鐵「定於一尊」,在這段時間內,一般市民的感覺只在「新線開通真的很興奮」,對舊線的更新狀况所知甚少。負責任的營運商,其實亦應更透明地讓市民知道舊線狀况。信號系統和列車替換,以及精良的定時維修,方是讓鐵路更為安全的不二法門。時至今日,港人對第一代英國製「都城嘉慕列車」的可靠度仍甚有信心,更多的呼聲是期望重建舊列車;而諸如以什麼標準採購列車等這些種種看似未必需要向市民交代的事情,港鐵作為本港獨家營運商,恐怕是難以避免須公諸於世。

一鐵獨大 問題浮現

政府的運輸主事者,在巴士服務上近年刻意讓不同營辦商在新發展區競爭,望藉此提供較佳服務,對此筆者早前在本報撰文討論;惟鐵路交通只由獨家營運,有論者認為,這是港鐵服務為人詬病的原因。鐵路服務所投入的成本,誠然比起汽車客運來得更多,也因為其涉及的專業程度,較難隨便找其他機構營運。但其實不少城市的鐵路營運,都可以分開擁有權和經營權,讓不同的鐵路經營思維可在當中碰撞從而成長,令鐵路事業發展更為五花八門,而不是產生霸權巨獸,在不思進取或難以監管下引致不同問題。事實上,港鐵在海外的營運項目亦是如此,其他城市也希望透過港鐵過去的良好經驗,對當地的鐵路交通有所衝擊。香港在這方面如能借鑑跟進,又何妨一試?

讓鐵路服務亦有競爭,可能僅代表筆者或部分論者意見,社會對此未有共識,有待當局認真研究。不過其實香港本身已經有引以為傲的其他陸路交通服務,在這段時間,何不先思考讓其他工具積極與鐵路競爭?在香港的交通迷圈子中,一直有「拜鐵路教」的戲稱,用以調侃只以鐵路作為交通服務主幹,而其他交通工具僅作輔助,甚至被打壓的情况。事實上,當汽車客運——特別是小巴——被業者稱為夕陽行業的時候,在在反映它們正被急速弱化。整體社會除了需討論港鐵是否因急劇擴張而忽略老化、維修的同時,其他交通工具的重要性,是否亦應該被看見呢?除老生常談所講,「鐵路總有故障的一日而要有巴士輔助」,香港仍有不少非鐵路沿線社區需要照顧,也有不少只想坐巴士、小巴的市民。

行政長官上月發表的施政報告,又提出興建新鐵路線;而不少早年規劃的新線亦正陸續上馬,也許「拜鐵路」是一個暫不可逆的發展態勢。惟筆者期望透過這次港鐵出軌甩門事故拋磚引玉,讓討論去得更遠——除了探討港鐵是否有老化或人手流失問題外,也就鐵路是否應該開放競爭,以及其他交通工具能否繼續與鐵路競爭,冀社會有更多討論,而不必讓討論的焦點僅集中於港鐵公司或鐵路營運現况,期望對城市發展可有更多着墨。

作者是民主黨交通運輸政策發言人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韓俊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