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路易

路易:微信極限封禁戰術 可能封死自己

【明報文章】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微信這個中國可謂最重要的手機應用程式(App),最近進行了一輪大規模禁言、封號行動。從微博話題、各群組反饋與媒體輿情觀察,這次封禁範圍擴大了數倍,很多平時與「違禁議題」絕緣的朋友,這次也「中槍」了,甚至一些國企中高層、中央駐港機構員工等「自己人」都被誤傷。筆者有位媒體朋友只是發了一些工作資料、採訪提綱給同事,其中涉及二十大內容,就被直接封號,令人匪夷所思。

筆者也不例外,自8月開始經歷4輪禁言,主要徵狀是群聊與朋友圈發不出信息;在10月初極端情况下,連單聊都不允許了,直接在人際圈裏消失,讓人不寒而慄。如果說幸運,筆者的微信是用香港手機號碼註冊,還可以與境外帳號互通;如果是內地手機綁定,那就是真正的「社死」(社會性死亡)了。

製造未知恐懼 致用戶自我審查

如今這個時代,每個中國人的社交、消費甚至工作都離不開微信。在世界任何地方見到國人,熟絡後都會問「加個微信吧」。很多人職場中已不再交換名片,而是以微信作為工作溝通和協作工具。疫情下,這種依賴更是升級到人身自由層面。為防疫而產生的各種二維碼系統都內嵌微信中,於是如果一個人微信被封禁,可說是寸步難行。於是這個本來便利人生活的程式,有風險淪為控制人行為的工具。一個人的「生殺予奪」就在微信的股掌之間。如果濫用這種權力,剝奪民眾正常社交、生活的基本權利,將對社會造成巨大負面影響。

當然,這種風險不止在微信平台才有,其他中國民眾常用的社交平台如微博、抖音等,封號情况也在不斷增加。

相信大多數用戶都明白,社交平台必然受中國網絡監管,然而以往這種監管是有限度的。例如有人發出「違禁內容」,一般是那個鏈接、那張圖、那個視頻或者那段話發不出,其他對話和發布不受影響。然而這次同類情况卻直接封禁,無道理可言,已超出大眾接受範圍。很明顯這已不是針對內容本身,而是製造未知恐懼,讓用戶自我審查,這比關鍵字審查要高效得多。

人畢竟生活在社會中,不可能不討論社會。如果連私下個人領域的討論都不允許,社會必然出問題。上一個連私下討論都會被禁止、審查的時代,是50多年前的文革時期,其對社會的傷害,所有中國人都有記憶。

封禁模式亦損騰訊自身經營

然而,這種極限封禁對用戶的傷害不必多講,言論審查對社會的危害也不必贅述,各種政治學和社會學理論已論述得很清楚了。實際上這套封禁模式,對騰訊自身經營亦有極大負面影響。

首先,由於模糊且蠻橫的封禁標準,用戶如今在很多情况下需反覆猜測、考慮很多內容是否會被允許,儘管這些內容其實是非常正常,甚至完全與政治無關。舉個例子,中共二十大後,全國很多機構和企業必然要求傳閱或發送很多有關大會的材料,很多會發生在微信上,現在的標準已誤傷很多人。另外,疫情防控幾乎是現在中國社會的唯一話題,微信是民眾接收民間信息、對突發封控早做準備的重要渠道,但現在這個議題在很大範圍內不允許討論。於是為求安全,未來可能會有一輪「擺脫微信依賴」的集體行動,大家分散到其他各類有社交功能的App上,或者「翻牆」出來用國外平台發重要信息,微信的活躍度必會因此降低。

而整個微信的商業帝國就建立在用戶的社交活躍度上,活躍度降低會進而打擊其公眾號、視頻號、社群等商業模式,影響其營收。

其次,如今中國市場情况低迷,經濟面臨巨大挑戰。騰訊今年第二季度財報已顯示其營收同比下降3%,淨利潤同比下挫56%(騰訊稱主要因投資組合價值變動所致,調整後同比下滑17%)。資本市場反應也很負面,騰訊股價今年內跌逾30%。凜冬將至,騰訊也在大幅裁員並削減開支。

筆者了解到,如今騰訊在開發新一代內容識別系統,進一步加強識別精度,開始通過分析聊天之間的語義鎖定目標,這必然會提高騰訊在這方面的投入,而此項開支是不會為騰訊創造任何收入。而且,近年市面上已有一些反人工智能識別的工具對抗這種審查。如果未來封禁繼續加碼,一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比賽,會讓騰訊投入持續增加,將更拖累整個公司的營運。

這部分業務對騰訊來說,是個不斷增長卻不能切掉的增生身體組織,現在可能還只是「瘜肉」,但後面再生長會怎樣?尤其在自身身體虛弱時,它對企業會有什麼影響?

第三,根據華興資本發布的《中國創新經濟報告》數據,2007至2020年中國手機網民規模年增速,從133%下降至10%;同時,手機使用時長增速也在2021年初降至個位數。中國的移動互聯網商業模式結束了增長期,進入存量期。未來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增長部門在海外,騰訊也不例外。

雖然微信主要用戶群在中國,但數據顯示中國以外約有2億人使用該服務,其中包括各國幾千萬的中國僑民和一些亞洲國家市場。例如有報道指,馬來西亞3200萬人口中,有2000萬人有微信帳號;在泰國,據估計有約20%人口註冊了微信。未來繼續擴張國際業務,是騰訊經營的必然選擇。

然而,騰訊「出海」面臨用戶的審視。如果這種極限封控繼續,則必將影響海外用戶使用或葬送市場對騰訊的信任,進而影響騰訊其他業務,如遊戲、雲服務、支付、視頻、辦公等。因每一項都涉及信息安全和數據,過分的內容審查,很可能會埋葬騰訊國際擴展的機會。

雪崩前一刻,誰都不知道到底是哪片雪花壓垮的。而微信這種極限封禁戰術,就可能會是那一片。

當然,寫到這裏誰都明白,封禁不是騰訊自己憑空操作的,而是源自國家網絡監管部門的不可抗力。但只有對客戶負責的公司,才有可能成為偉大的公司。客戶在監管面前太過弱小,毫無招架之力;如果騰訊都不為客戶爭取權利,反而對法律上綱上線執行,那可能監管部門還沒找上門來,客戶就先離你而去了。雖然不可能完全離開微信,但民眾會以自己方式擺脫對微信的依賴。最後如果微信經營出問題要出售,價格亦要被大幅低估。

讓民眾表達意見 可令社會解壓

最後,筆者也想站在國家的角度,說說這種極限封禁的荒謬。首先在任何社會裏,不允許公共討論都是不可能的;相反,讓老百姓正常表達意見,能使社會解壓,保持穩定。毛澤東曾說:「讓人講話,天不會塌下來,自己也不會垮台。不讓人講話呢?那就難免有一天要垮台。」

其次,中國在國際輿論場向來弱勢,其中一個原因是缺少世界級媒體平台。如今社媒時代,騰訊、字節跳動等公司在海外知名度陡升,各國年輕人其實很願意擁抱來自中國的新科技。例如字節跳動旗下主要以年輕用戶為主的TikTok,在美國市場至今有1.65億次下載,相當於美國一半人口。各大媒體採訪顯示,即便中美關係緊張,美國年輕人並不反感使用中國的App。掌握了平台,就掌握了算法,未來就可以多為國際用戶推送一些關於中國的正面消息,在潛移默化中建立國家形象。然而,過度監管必然傷害這項國家利益,從政府的角度講,也難以理解。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路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