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袁海文

袁海文:加強規管放債 保消費者權益

【明報文章】筆者多年跟進消費者權益議題,觀察到「預繳式消費」及「放債行業」中的問題,金融機構應承擔包括「關連貸款人責任」和「審慎信貸評估責任」,但現時法例無要求機構須付上這些責任,因此政府必須修例,才能為消費者帶來足夠保障。

預繳式消費及關連貸款人責任

不少商戶和金融機構共同推出免息分期計劃宣傳預繳消費,商戶可賺取極大現金流,金融機構則可收取可觀的潛在利息或回佣收入,但卻由消費者付上不公平的代價,被迫放棄由信用卡公司提供的「信用卡退款/爭議交易」重要保障。當商戶倒閉後,消費者不但不能取回已繳款項,更要繼續向金融機構還款。去年連鎖美容院「悅榕莊」停運,筆者收到逾千宗投訴,其中一筆過付款和分期付款的消費者待遇分別極大。

金融機構會辯稱,分期付款是消費者的選擇,須自行承擔後果。然而金融機構大多沒有披露過有收取商戶回佣;銷售人員銷售時會只強調優惠,可能誤導消費者選擇分期付款,但忽略重要的保障條款;銀行亦不見有對商戶作盡職審查,防止商戶職員不良銷售、檢視商戶財政及營運情况。這些嚴重的道德風險和資訊不對稱問題,政府和監管機構沒有認真檢視。

新冠疫情令財政不穩健的商戶隨時倒閉,政府和金管局應加強監管金融機構,包括:第一,立法引入「關連貸款人責任」,要求金融機構履行;第二,不能剔除「信用卡退款/爭議交易」重要保障;第三,須致電客戶,確保其明白免息分期付款計劃內容和重要條款;第四,強制披露收取商戶回佣及利益。

放債行業及審慎信貸評估責任

放債行業有銀行和財務公司兩種金融機構,前者受金管局規管,後者則遵從訂立了超過40年但沒有重大修訂的《放債人條例》。放債行業營銷手法非常進取,以「低利率」、「快審批」和「低門檻」宣傳,但對借款人所須接受的條款和細則,以及付出的代價,往往避重就輕,沒有確保借款人完全明白當中借貸的真實成本。

更嚴重的是涉及「身分盜竊」借貸的騙案,詐騙集團利用金融機構審批程序和身分認證的漏洞,假冒消費者申請借貸獲批,事主至被追數時才發現。金融機構有負上審慎信貸評估責任嗎?

政府須更嚴謹規管放債行業,修訂現時法例,成立專責監管機構,監管放債的金融機構廣告手法等行為、操守及審批程序等;加入須承擔審慎信貸評估的責任,確保放債人在放債前向借款人進行謹慎信貸評估。

林定國掌律政司 會更有效保障消費者嗎?

筆者希望下一屆政府,能夠更多從保障消費者的角度,特別是最弱勢一群,改善政策和法例。候任行政長官李家超的競選政綱,在消費者權益議題上沒有任何着墨;但將出任律政司長的林定國資深大律師,他於擔任消委會主席期間,曾就改革放債法規和營商手法、冷靜期立法、監管境外物業銷售等多次發聲。筆者有直接於消委會與他共事的經驗,認同他在保障消費者權益的工作上付出不少努力。然而即將上任律政司長的林定國,其角色和崗位與消委會主席不同,立場會否亦有所不同?對此,筆者有兩點觀察。

第一,是對「一地兩檢」的意見。林定國數年前擔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競逐連任期間,曾指人大常委會是「巨人」,每踏出一步都可能引起地震,或其他大家不願見到的後果;日前獲任命律政司長後,便指「事實證明安排不單合法,亦都最符合香港實際整體利益」。為何給予公眾的印象會如此不同?

第二,是對《基本法》和《港區國安法》出現牴觸時的理解。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認為基本法是由全國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國安法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法律,故基本法效力等級顯然高於國安法;律政司長鄭若驊則指是「相輔相成」,沒有正面回答。但林定國於去年7月所做的「對香港國安法的謬誤」簡報(註),就認為兩者是「兄弟關係」,更指有學說形容國安法是基本法的特別法,他認為兩者如有不一致地方,是優先適用國安法。這是筆者首次聽到法律界人士表明國安法可大於基本法。

現任消委會主席的林定國將任政府要職,這是會令消委會曾作出保障消費者的立法倡議更快和更有效落實?還是依舊如現屆政府一樣,要處理其他優先事項、要平衡其他利益,令各項保障消費者工作繼續緩慢,甚至放在一旁、原地踏步?筆者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未見到實際工作成效前,不敢有太高期望。

註:bit.ly/3N6ZGLj

作者是民主黨消費者權益政策發言人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袁海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