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莊榮輝

莊榮輝:「圍標」爆發「第二波」!

【明報文章】2014年,因當時屋苑維修管理的圍標情况猖獗,地區人士與民主黨成立了「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團結小業主,並揭發多宗「天價」維修工程,喚醒業主關心自己屋苑。我們亦協助組織業主,成立法團或重選新的管理委員會,呼籲業主「自己荷包自己睇」。我們並提出反圍標的倡議,強烈要求政府堵塞《建築物管理條例》(法例第344章)的法律漏洞、加強執法和檢控、提供專業支援、成立「樓宇維修監管局」及加強公眾宣傳的工作。

隨後,政府在2014至2015年展開了建築物管理條例的修例諮詢,民政總署推出不同屋苑管理的支援計劃。2016年,更成立物業管理業監管局,旨在監管物業管理業界。同年,市區重建局亦推出了「招標妥」計劃。上述舉措,可說是政府對屋苑維修及管理的圍標下「重藥」,而下文會嘗試探討「藥力」如何。

回顧上述措施推出及業主對圍標加強警惕,圍標的確有收斂的迹象。本人認為「藥力」的確有一定效力,但圍標集團這「病毒」是否會隨之而減少,甚至消失?業主能從此對「病毒」免疫嗎?圍標事件可以長期「清零」嗎?

疫下有法團拒開會 迅速簽天價工程

須知道,圍標的利潤相當高,估計一次屋苑維修,圍標集團可獲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元不等的利潤。相對其他偏門收入,圍標成本很低,因為內裏很有機會涉及專業人士,加上可能有管理公司職員參與,甚至與部分業主合謀,業主很難蒐證及揭發,遑論將他們繩之於法。同樣,因為利潤高、風險極低的關係,圍標集團過去只是潛伏着,等待「藥力」減弱後重新出發。當然,「病毒」亦在尋求變種,一旦再爆發「第二波」,業主就苦不堪言了。

在新冠疫情下,政府實施人群限聚措施,不少政府場地都關閉或不借出,導致不少業主立案法團未能如常舉行會議,大大減低屋苑管理的透明度,令圍標集團有機可乘。我們收到不少業主求助,表示他們的法團以限聚措施或找不到合適場地為理由,拒絕召開業主會議,從而拖延表決,令業主無法反對天價維修及不合理的工程。這些法團會趁拖延舉行會議期間迅速簽約,令相關工程米已成炊,使業主唯有接受既定事實,放棄反對這些天價工程。

區議員離職潮 造成監管真空

區議員一般會協助所屬選區的業主處理樓宇管理問題,可惜在現時的政治環境下,2021年有約七成區議員辭職或被取消議員資格,令樓宇管理出現監管真空,特別在舊區,業主多數為長者的唐樓,他們往往依賴區議員協助撰寫會議議程及會議紀錄,部分對樓宇管理有認識的區議員,通常都樂意出席業主立案法團會議,並會在合適情况下給予意見,協助業主監管樓宇的管理;特別是要處理大維修時,能夠有區議員出席法團會議,對圍標集團起了一定的阻嚇作用,區議員亦不會讓圍標集團在自己選區內任意妄為。

我們大聯盟感謝區議員過去的協助,借出人手及辦事處讓我們處理各區的大廈管理查詢。由於現在剩下的區議員寥寥可數,於是我們成立了「解圍—大廈管理Channel」網上平台,加強對業主的支援。然而,圍標集團似乎也看準這個缺口,加強力度出擊——過去半年,我們收到的大廈管理求助數字急升。從數字和其普及性來看,我們可以確認「圍標第二波」已經爆發。

政府應盡快修例堵漏洞 業主也要參與法團

面對「圍標第二波」來勢洶洶,業主及政府都不能坐以待斃。我們建議政府應盡快完成有關建築物管理條例的修例工作,堵塞現有法律漏洞,特別是針對大維修的決議,改善現有業主大會及授權書制度;要求業主立案法團增加對管理及帳目的透明度,並且對違規的法團委員和管理公司加強罰則。而物業管理業監管局亦應加快推出針對管理公司及物業經理人誠信和道德操守的工作守則,並要求他們嚴格遵守,一經確定嚴重違反守則,應以停牌作為罰則,除去這些害群之馬。屋宇署亦應檢討對工程顧問及工程承辦商的發牌制度,領牌或續牌應加入考慮相關顧問和承辦商過往有否涉及圍標的紀錄,以加強阻嚇。

「圍標第二波」肆虐,業主們更應醒覺,務必參與所有大廈維修工程的業主大會、查閱業主立案法團的帳目。面對「圍標病毒」,不可能只等待政府不知何時才推出的「加強劑」,業主要多參與法團事務,強化自己「體格」,方能避過「圍標第二波」的「疫情」!

作者是民主黨房屋政策發言人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莊榮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