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鴛鴦枕上能交併?望得梅開雪未晴!——高山縱目看「洪門宴」

【明報文章】感謝一位前高官,啟發我今天的標題。唐滌生戲寶《蝶影紅梨記》中的〈窺醉〉,講述任劍輝、白雪仙神交3年未遇,碰面又不能相認;仙姐感極而嘆:「估話鴛鴦枕上與佢能交併,誰料望得梅開雪未晴!」試想,官方努力近3年(由2019年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開始),希望建制派與港府「由亂轉治後互相配合和監督」,盼能善治。但眼前卻是:「連夜江雲黃慘澹,平明山雪白模糊!」(白居易《雪中即事答微之》)

由於篇幅所限,此文嘗試抽離細節,點到即止,不作結論,旨在高山縱目,配合善治之思。以下4點值得細想:

(1)能否用「條塊分割法」處理問題?

── 一般事物如孤立單一角度,多數可以成立,但事物總有多個角度。所以,先把事物一條一塊的分割,細緻檢視,知其正反作用;然後興利除弊,協調機體,再把各條各塊重組,如織絲成布,才能得出全面角度和增益效果。

──以此觀察「洪門宴」的各方高見,多是只講一個角度,包括「剝花生」的也是單一角度。當中有不同的認知和出發點,這是各人的言論自由,外界難以評說,但須注意切勿陷入無意義的「泥漿戰」或「口水戰」。

──例如有意見認為討論已「煽起仇恨」,但這種說法及類似指摘本身有否「煽起仇恨」呢?又如追究某人、某官員或某機構的責任,沒有問題,但這又會否掩蓋自身和其他人涉及的責任呢?

(2)考驗反求諸己還是諉過於人

──各方論點,既是個人意見,也可能涉及自身所處的團體、群體或陣營。如果首先反求諸己或己友,然後再對其他方面提出批評或建議,效果將會更佳;否則,只會讓人感到轉移視線、諉過於人,對人不利,對己無益。切勿以為「別人錯得比自己多」,就等於自己事事都對。

──有人說:自己向來先反求諸己,沒有諉過於人,但別人不是這樣做,於是只有奉陪,否則不能自我保護。有些還說,在現實情况下,應該主動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表面看來,好像孟子說的「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但實際上,這只是一個選擇方法的問題,也是政治技巧能否多樣化的問題。且看「三十六計」中有很多策略,偏偏就沒有「先發制人」。可見,主攻未必是良策,有時可能反傷自己。

──減少「諉過於人」的印象,要建立於平時,而不是一時一刻。此外,還要有兩個「信」:一、相信主流民意才是「球證」和需要爭取的對象,而不是權力來源。權力來源的願望可以觀察,但權力來源也會觀察民意;倘若只看一面,又如何互借東風、進退有度?所以,平時辦實事,避免浪費時間和心力的內耗,用實言、實事和實績取信於民。二、相信自己基於主流民意的擇善固執。別人要上綱,你可以不上線,內耗的網就織不起來了。

(3)港府的危機處理技巧是否得宜?

──中外古今很多事例說明,政治危機有外有內,關鍵是:應對之法是否得宜?末代港督彭定康在「夕陽政府」之時,也出現過「梁銘彥事件」(性質與這次「洪門宴」不同),他乘勢「炒人」,趁機重拾威信和管治權力。當然,他也有力保親信的事例,關鍵在於公關手段,以及他平時建立的「欺騙性」(在此難以展開)。可見,政治道德和勇氣固然重要,但政治智慧也不可或缺。

──「洪門宴」構成的考驗,對林鄭月娥個人來說,只是能否轉危為機;但這次事件還涉及下屆政府和長遠的管治威信問題,不能輕視。給外界的感覺,是權貴相護,還是秉公辦理?將影響未來施政的公信力和效率。官方不要以為建制派配合施政就行了,市民如果不是心悅誠服,只會延續拉牛上樹的效果。

──港府能否趁機理順正在轉變的官場文化、問責文化、酬酢文化?也是善治的大前提。例如問責文化,有直接問責和間接問責之分;界線可以分得清楚,但又可刻意模糊。這個問題在西方國家亦長期存在,關鍵在於願不願意分清楚,以及是否花氣力去分清楚。總之,主動關注、主動行事會有效得多。

(4)「洪門宴」與「未來特首戰」的觀察

──有誰參與來屆特首之爭,不得而知,但有意者對「洪門宴」的態度也是外界的興趣點。如今表態、不表態或怎樣表態,各方都記錄在心。其實,「洪門宴」也引起外界對「迴避文化」的關注,建制派成員(如葉劉淑儀)也提出這個問題。回想1980年代,內地研究香港的時候,內地官員也欣賞這種避免利益交集可能的制度和文化。如今,內地紀委亦表示要落實迴避制度,但香港是否「禮失難求」呢?值得反思!

──外間質疑,「洪門宴」是否「特首戰」的序曲?我對此並不關心,因為這與普羅大眾沒有直接關係,既不能參與,也無法影響。不過,民眾將會從新一屆特首的產生過程,觀察日後動向。老實說,任何外力都難以影響或破壞特首選舉,產生干擾的可能往往來自內部。北京說的「君子之爭」、「香港式民主選舉」能否實現?將是焦點之一。

──但話說回來,我對北京的調節以至調控能力一點也不懷疑,尤其是形勢已發展至此,昔日的「各自為政」,甚至「暗裏拆台」,相信不會重演;即使像「等埋發叔」的「甩轆」(2015年政改方案未能通過),相信也不會再現。

總之,眼前的「鴛鴦枕」需要努力刺繡,不單要漂亮,還要實用,才可以高牀暖枕,否則只會被冷襟寒!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