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煽動苛法無邊 傳媒岌岌可危

【明報文章】在剛過去的幾日,香港失去了兩個獨立敢言的網上新聞媒體,其中「立場新聞」是因為董事被捕、總編輯被控煽動罪,資產被凍結,被迫停止運作;「眾新聞」則是目睹「立場」遭遇後,認為風險過高而主動結束。這兩家媒體的消失,反映香港的傳媒生態遭逢劇變,政治審查藉刑法之力恍如泰山壓頂,所有批評政府的報道或評論,都有可能被指煽動民眾仇恨政府而觸犯刑律,新聞及言論自由岌岌可危。

煽動罪陰影 廣闊無邊

「發布煽動刊物」罪是殖民地年代留下來的過時惡法,1967年暴動期間,港英政府用以檢控煽動民眾的左派報紙,其後幾十年沒有動用過。法律學者普遍認為,這條法例牴觸國際人權公約,早應予以廢除。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觸發暴力抗爭後,特區政府重新啟動這條法例,初時用以檢控發布支持抗爭、呼籲國際制裁的文宣,其後擴闊至打擊多類批評政府言論。儘管暴動個案已消失、社會秩序已恢復,政府仍積極運用這條苛例來對付傳媒,令傳媒從業人員承受巨大壓力。

綜合媒體對「立場新聞」案的報道,披露了多篇涉案文章,其中除了海外流亡人士撰文或接受訪問時談及國際制裁,與《港區國安法》關連較大,其餘文章包括批評新疆再教育營的訪問、對警察處理抗爭者手法作負面論述的報道或評論、對法院執行國安法忽視人權破壞法治的學者評論,這些報道或評論並不是「立場新聞」獨有的內容,類似內容亦不時見於其他網媒和傳統新聞機構。換言之,新聞媒體就算完全迴避觸及流亡人士涉制裁中港的言論,也無法擺脫煽動罪廣闊無邊的陰影。

被盯上媒體 無法抵抗

「發布煽動刊物」罪的嚴苛之處,在於檢控門檻極低。只要執法當局認為某個刊物的內容可能令民眾仇恨政府,就能提出檢控,既毋須證明確有民眾遭煽惑而採取不法行為,即煽而不動亦可告煽動,也毋須理會該刊物內容是否有事實根據,或者是否屬於理性評論。這與現代人權法律要求煽動罪須有真實或即時風險截然不同,就算媒體發布的文章對社會秩序完全沒有影響,政府都能提出檢控!

《刑事罪行條例》雖訂明,若被指為煽動刊物的內容只是為了指出政府施政失誤,促使當局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即不具有煽動意圖,但這項辯解的舉證責任通常在被告一方。若按正常刑事程序,被告人可以申請保釋,等候審訊時蒐集資料,準備呈堂辯解,被定罪前刊物仍有可能正常營運;但自從「羊村繪本案」把煽動罪納入國安法執法程序,並獲終審法院確認,煽動罪被告人會即時失去人身自由,極難獲得保釋,而其經營的公司亦可能遭凍結帳戶,無法出糧或採購,即使日後審訊辯解獲接納而脫罪,但人身與財產蒙受的損失已不可彌補。前《蘋果日報》與「立場」兩宗案例清楚表明,只要被執法當局盯上了,媒體營運者根本無法抵抗。

面對如此嚴苛無理的殖民地惡法,傳媒工作者動輒得咎,選擇退場亦無可厚非;即使選擇留下,也極難履行媒體監察政府的天職。也許,往後報刊的評論版和專欄,要在每篇批評政府的文章後加註:本文旨在指出政府施政缺失,促使循合法途徑改善,絕無煽動仇恨意圖!

(作者按:筆者乃「眾新聞」創辦成員之一)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