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偉豪

黃偉豪:Don't Look Up:是人類戰勝了病毒 還是自然放過了人類?

【明報文章】Netflix最近推出了一部引起極大迴響的電影《千萬別抬頭》(Don't Look Up)。這雖然表面上是一部以瘋狂喜劇包裝的政治諷刺災難題材電影,但所反映的問題卻無比真實,更能夠套用於目前人類面對的新冠病毒這場危機之上,指出現有制度的不堪和脆弱。人類仍然能夠活下來,可能不是自身的勝利,而只是大自然暫時手下留情。

這部電影的吸引力,一方面在於演員陣容星光熠熠,但它的內容及啟發性才是焦點所在。在此不能不提此電影的導演亞當麥奇(Adam McKay),本身也大有來頭。他曾經執導在2015年上映、改編自米高路易士(Michael Lewis)的同名暢銷書,並獲得奥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的《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

《千萬別抬頭》、《沽注一擲》異曲同工

以性質和內容比較,《千萬別抬頭》和《沽注一擲》確實十分相似,有異曲同工之妙。與《千萬別抬頭》一樣,《沽注一擲》也是以人類社會的真實危機作為故事基礎,並以嬉笑怒罵形式為主要的演繹手法,充滿了政治隱喻及譏諷,從而突顯現實的荒誕,並激發觀眾反思。

《沽注一擲》所描述的便是2008年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這場震撼世界及影響深遠的金融危機,是源於美國的次按(subprime mortgage)風暴。當時,缺乏監管及官商勾結的金融機構,為了追求利潤,不顧一切地不斷推高樓市,向很多沒有負擔能力的人提供按揭貸款買樓,造成嚴重的資產泡沫,情况跟香港1997年經歷的金融風暴十分相似,但規模卻大得多。

當時出現的荒謬情况,包括有銀行向失業人士貸款買樓,顯示問題已到達瘋狂程度,只要有人願意買樓,金融機構便願意放貸,不理借款人的經濟能力,視風險管理為無物。而在電影中,導演便透過其中一個男主角,到夜總會訪問脫衣舞孃的「搞笑」一幕,來作出諷刺和交代。在這一幕中,脫衣舞孃在主角面前落力表演,不斷搔首弄姿,但主角卻毫不理會,只集中精神詢問舞孃的買樓情况,最後發現連對樓市毫無認識的舞孃也紛紛入市買樓的時候,主角便肯定一場金融風暴即將爆發。

人類現存制度 足以應付威脅?

作為反映及諷刺現實的電影,其成功之處,除了指出問題所在、當頭棒喝之外,就是要提供分析問題的架構,以便思考改變現狀的出路。而《沽注一擲》至今也為人津津樂道的地方,便是邀請到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行為經濟學派(behavioral economics)的開山鼻祖理察塞勒(Richard Thaler)親自出鏡,用行為經濟學角度分析,指出市場的非理性。到了今天,2008年的金融危機雖然恍似過去,但問題其實仍然存在,因為當時美國政府解決問題的主要方法,是推出「量化寬鬆政策」(quantitative easing),等同不斷印美元以解決債務問題,結果是把問題全球化,引發全球資產不斷升值。與其說是化解了危險,可能把它視為將問題延遲,或是製造下一個更大的危機,更為正確。

雖然看似瘋狂和虛構,但《千萬別抬頭》的故事亦是建基於無比現實的人類社會危機。在電影中,所面對的危機是彗星撞地球,在現實中暫時沒有發生,但卻是一個十分嚴重的潛藏危機,也曾經發生過,恐龍便因隕石或彗星撞地球而滅絕。更加重要的是,具體的危機是什麼並不重要,也非重點所在,真正值得我們關注的,是人類的現存制度,是否足以幫助我們應付如此大的威脅。電影所給予的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最終彗星撞了地球,人類被滅絕。回歸現實,情况也不容我們樂觀。

真正問題是人性短視

由於《千萬別抬頭》最初宣布將會發行的時候,新冠病毒危機仍未爆發,所以不少人相信電影中所影射的是人類面對全球暖化和氣候轉變的拖延和無能。箇中使人感到最可惜和憤怒的是,這些影響全人類安危,甚至是地球上所有物種生存的危機,本應是人人都有責任去化解,人類亦有足夠資源和科技來應付;但以目前情况推算,卻可能以徹底失敗告終。就以全球暖化和氣候轉變為例,只要人類願意減少使用化石能源,問題已可迎刃而解。所以,真正的問題並非彗星、隕石或氣候轉變,而是人性的短視、自私和貪婪,以及我們仍未建立一個有效制度,克服以上問題,以團結所有人,解決共同的危機。

由於人性是固定而難以改變,換句話說,人類不能有效應付金融、彗星和病毒等全球化危機,本身所反映的是一個制度失敗的問題。今次的新冠病毒危機,也再一次印證了我們現存制度的失效和脆弱,使病毒輕易攻陷全球,引致數以百萬計的人死亡。

在執筆之時,新一代的變種病毒Omicron已慢慢取代舊一代的變種病毒Delta。雖然Omicron的傳播力較強,但較不易引發重症,有可能為病毒最終「感冒化」帶來轉機。即使如此,由於病毒早已攻陷全球,若是透過病毒的自然演化而使疫情退下,我們亦不應心存僥倖,自以為是人類戰勝了病毒,而忽視了今次只是大自然暫時放過了人類。用《千萬別抬頭》的故事來作比喻,今次地球沒有被彗星擊中,只是人類幸運,但無人可以保證另一顆彗星或另一種病毒不會再來。

對抗危機模式 可能沒有單一至佳

東西方在今次新冠病毒危機中均被攻陷,而《千萬別抬頭》更是大舉力數美國現有民主制度的不是。在討論如何尋找一個可靠的制度以團結整個社會、有效運用資源和科技應付下一場危機時,只停留在爭論西方制度或是東方制度哪個較為優勝的二元主義,只會是弊多於利。為此,筆者在最新一篇跟新加坡吳木鑾教授合著的、比較香港和新加坡抗疫策略的文章(註)的結論,便是世上可能沒有單一至佳的對抗危機模式;強求學習或模仿他人的制度,反而可能削弱自己的既有優勢。

註:Wong, Wilson, and Wu, Alfred. (2021) "State or Civil Society - What Matters in Fighting COVID-19?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Hong Kong and Singapore." Journal of Comparative Policy Analysis: Research and Practice. doi.org/10.1080/13876988.2021.1978819

作者是中文大學數據科學與政策研究課程主任

[黃偉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