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靖軒

黃靖軒:日暮鄉關何處是 國殤之柱何去何從

【明報文章】12月22日晚,香港大學移除《國殤之柱》,一手摧毁這座屹立校園20多年、紀念歷史真相的藝術品。本人認為師生以至大眾有權了解背後緣由,故希望在此為大家梳理事件來龍去脈。

校方說辭沒證據 難令大眾信服

校務委員會為香港大學最高權力架構,其會議日期會於該學年開始便向成員公布,議程正常則會在一星期前派發。

然而,是次決定國殤之柱去留的會議為緊急會議,本人更是在開會前一日方收到議程,當中僅寥寥數字,並無提及國殤之柱或任何具體討論內容。本人甫踏入會議室,方知悉會議將裁決國殤之柱去留,可見該決定之倉卒。基於保密原則,本人未能透露會議的討論內容,但仍希望藉此向大眾表達校委會是次決定的不合理之處。

首先,根據校方12月23日公布的「港大校委會就決定移走校園內雕像聲明」,港大校方以「雕像狀况欠佳帶來安全問題」及「會為大學帶來觸犯本港刑事罪行條例的法律風險」作為移除雕像的兩大緣由。當然,本人並非認為校方公布任何決定都需附上所有相關資料,但誠然,於處理國殤之柱此燙手山芋,校方若欲以人身安全及刑事法這類普通原因作動機,理應給予師生大眾一個交代,公布雕像如何「狀况欠佳」、可能觸犯哪一條刑事法。校方現在這一套說辭沒有任何文件、證據佐證,單憑短短數句實在難以令大眾信服。

搬柱行動過於倉卒 罔顧港大聲譽

再者,校方搬遷國殤之柱的行動過於倉卒。香港大學的聲譽和師生關係,於學生會評議會風波過後已遭嚴重打擊,大學需時修補喪失學生會所造成的制度缺口,更要重建同學對學校的信任。惟不及半年,大學卻執意引起新一輪風波,置香港大學於聚光燈下,於我而言,是罔顧港大聲譽及眾多同學感受。大學於火勢未熄的今日再次煽風點火,其背後是否有他人推波助瀾,還望各位讀者自行判斷。

正如校務委員會前本科生代表李梓成所言,國殤之柱「展示大學的雅量,示諸世人這座香港第一學府除了精研學術、追逐排名外的精神面貌——對社會的人文關懷、對歷史的正視、對院校自主的堅持」。24年前,香港大學尊重民意,默許甚至幫助學生將雕像立於校內,展示了作為香港第一學府的氣度;24年後,大學親手將其一分為二,連夜搬離校園,葬送大學多年來努力建立的名聲,讓學術界覺得所謂學府實質毫無原則可言。

現在,國殤之柱被存放於香港大學嘉道理中心。雕像有否受損、存放空間是否有設備保養、將來會否又被搬運到其他地方等資訊,完全無人知曉。

國殤之柱為他人財產,先姑勿論法律,未事先知會並獲得創作者同意便搬運、破壞雕像,實在不合情理。若雕像受損,港大難辭其咎。

要重新彰顯第一學府的雅量

日前教育局就有學校播放南京大屠殺片段一事指「歷史就是歷史,不能迴避」。那麼香港大學作為本港教育界的橋頭堡,是否更應遵從教育局的意見,正視歷史?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我認為香港大學現在最需要的,是重新彰顯作為第一學府的雅量,明明德,向師生大眾及創作者交代國殤之柱現况,給予雕像良好的存放空間和保養,並主動為創作者提供協助;同時,公布有關國殤之柱「狀况欠佳」、「可能違法」的證明,向大家展示大學的行事根據。

作者是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黃靖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