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朗軒

陳朗軒:性教育未符需要 中學生從不可靠渠道學習

【明報文章】MWYO青年辦公室早前撰文指出,當局於1997年出版的《學校性教育指引》多年來沒有更新;學校的性教育課程由校本主導,並散佈於不同學科當中,教學效能難以評估。縱使近年偶有消息傳出教育局將更新性教育課程文件,但至今仍未見有這方面的發展。

如果教育局要更新性教育課程文件,應該從什麼方向入手?我們認為性教育的根源問題,是未能從學生的真實需要出發,設定內容、教學時數和教學方法。要有系統地改善性教育,必須先了解學生的期望和需要,再就學校的資源分配,由下而上地設計性教育課程。平機會亦在數年前向政府反映,若修訂《學校性教育指引》,在諮詢階段至少應涵蓋青少年持份者。

就此,MWYO於今年1月至5月進行問卷調查,了解學生對性教育的看法和性觀念,並透過深入訪談探討老師對性教育的看法和性教育實施情况。我們向12所中學的學生發問卷,一共收回5516份有效問卷,發現中學生普遍認為學校對他們最想學習的性教育課題講解不足。同時,在性教育未能回應學生實際需要的情况下,不少高中生透過不可靠的渠道吸收性知識。

最想學習的性教育課題

我們問到學生最想學習哪3個性教育課題,結果如表1顯示,男生較想認識生理知識,而女生對性觀念和社會議題的興趣較大。同時,不論性別和年齡,學生均希望知道如何處理感情關係。

在初中生當中,有25%男生和28%女生較想學習如何處理感情關係;在高中生當中,有29%男生和34%女生有同感。我們在問卷中設有開放題,問到學生對於性知識和兩性關係資訊,最想問什麼。有103位學生提出有關感情關係的問題,是開放題中學生最常問到的範疇之一,例如如何談戀愛和維持感情關係,以及到何時是適合拍拖的年齡。

女生對不同性傾向或性小眾議題的興趣較大,分別有27%初中女生和34%高中女生表示較想學習。有91人透過開放題問及此課題,當中不少問到性觀念和社會相關問題,包括同性婚姻平權的議題、社會對同性戀的看法和接受程度。此外,24%高中女生對性別平等的課題較有興趣,比例相當高。

可是,在學生對上述課題有興趣和好奇的同時,他們大部分認為學校的教學不足。分別有77%、74%和69%高中生認為,學校對不同性傾向或性小眾議題、處理感情關係和性別平等的講解不足。同時,分別有83%、75%和72%初中生認為,學校對上述3個課題未有足夠講解。可見,現時學校提供的性教育未能滿足學生的期望和需要,難以解答他們最感好奇的問題。

「不可靠渠道」的危害

當學生不能透過學校性教育獲取性知識,他們可能因此而選擇透過其他不可靠的途徑了解。

我們發現初中和高中學生在獲得性知識的渠道上有顯著差別。從表2可見,高中生主要透過同學或朋友(男生:21%;女生:19%),以及論壇、社交媒體等網站(男生:20%;女生:28%)了解性知識。值得留意的是,有近兩成高中男生(16%)吸收性知識的主要途徑為色情網站或書籍。這些渠道提供的資訊未必一定準確,可能會妨礙學生對性建立正確的理解,而色情資訊更可能令暴力或非自願性行為「正常化」。相比之下,初中生吸收性知識的渠道較為可靠,分別有29%男生和22%女生主要透過老師學習性知識,處於首位。因此,學校可增加與媒體素養相關的講解,增加學生分辨資訊真偽的能力,亦可鼓勵學生透過社工或性教育網站等相對可靠的渠道獲取性知識。此外,學校應培養高中生對色情資訊的批判能力,和讓他們了解色情資訊可能造成的危害。

蒐集學生意見 加強家長角色

除了教導學生從可靠途徑吸收性知識外,學校在設計課程的層面,可設立由下而上表達意見的渠道,蒐集學生對性教育的意見和疑問,以便設計課程時,可兼顧學生的需要。鑑於學生或因感到尷尬而未敢發表意見,相關渠道應匿名,以保障學生私隱。這樣,學校能參考不同級別和性別學生對性教育的期望,為各班級擬定適切的課程,甚至透過這些渠道直接解答學生對性的疑問。

學校未必能為每位學生的個別需要而度身訂做課程,故家長可填補這方面的不足。除16%的初中女生外,我們發現只有7%初中男生、6%高中女生和3%高中男生主要透過家人吸收性知識,所以現時家長在中學生的性教育扮演的角色較小。學校可舉辦家長講座或工作坊,邀請性教育機構講解不同成長階段的子女面對的問題,以及應掌握哪些知識及能力;家長又應該在何場合、用什麼態度和語氣向子女解釋和談論性知識。學校亦可透過定期發出的家長通訊(包括手機應用程式)向家長傳授相關知識、為家長提供親子教育指引,甚至推薦相關資訊網站和書籍刊物。家長是可靠的性知識學習途徑,如果他們可更有自信和大方地討論性,子女將更樂意與他們分享疑難和迷思,家長也可即時糾正子女對性的謬誤和錯誤觀念。

(作者按:由於有小部分學生未有完成整份問卷,個別題目的回答總人數可能會有輕微偏差)

作者是MWYO青年辦公室研究員

[陳朗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