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博雷利、烏皮拉寧

博雷利、烏皮拉寧:歐盟致力在後疫情時代建構性別平等世界

【明報文章】(編者按:11月25日是「制止暴力侵害婦女行為國際日」,歐洲聯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何塞.博雷利(Josep Borrell)與歐洲聯盟委員會國際合作專員尤塔.烏皮拉寧(Jutta Urpilainen)撰文,闡述歐盟如何致力在後疫情時代,建構性別平等世界)

將性別平等放在首位

婦女和女童權利在阿富汗面對的挑戰雖屬罕見,但最新的事態發展令人非常擔憂。歐洲聯盟明確表示,歐盟未來對阿富汗的發展援助將取決於該國有多尊重國際法律框架和人權規範,其中包括婦女和女童權利。歐盟決心並致力繼續支持阿富汗和全世界的婦女和女童,堅持聯盟的價值觀和信念。

平等,與人權、自由和民主一樣,都是構成歐盟的核心價值觀。平等不但可以令我們的社會更加多姿多彩,亦可增強社會的韌力。性別平等則是和平、安全、經濟繁榮和可持續發展的核心一環。此外,歐盟條約也要求捍衛和促進性別平等。

這解釋了為何歐盟致力在政治、日常運作和財政上努力促進和保障性別平等的進程,而且視之為政治優先事項和關鍵目標。要建構一個性別平等的世界,歐盟的第三期性別平等行動計劃和新的歐盟對外行動預算提供了全球行動的路線圖。我們會與多邊、區域和雙邊伙伴密切合作,當中包括民間社會組織,以達到目標。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們沒有自滿的餘地。然而,在許多挑戰仍然存在的情况下,我們團結一起變得更強大。

在許多國家,新冠疫情危機導致現有不同領域的性別不平等日趨嚴重:教育、職業培訓、健康、安全、性和生殖的健康與權利、決策和經濟機會。

在疫情封城措施底下,性別暴力行為往往會增加,尤其是家庭暴力,而婦女和女童獲得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務的機會則減少。與此同時,很大部分護理負擔會落在了婦女和女孩身上。受僱於非常規經濟和低技術的工人——當中大多數是女性——與移民和屬於少數群體的工人更常面對威脅,並要應付多重和交叉形式的歧視。

此外,學校停課後,女童在性剝削、早孕、童工和強迫婚姻這四方面承受更多風險。馬拉拉基金估計,疫情下有額外2000萬女童面臨輟學,意味着全球有多達1.5億女童失去教育前景。這數字相當於歐盟人口的三分之一。

根據聯合國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即使是在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的2020年,全球軍費開支仍然超過衛生開支。若要疫情的復蘇變得更加可持續,我們需要加倍努力,促進性別平等。

現在是時候做得更多

若然我們希望後代能夠在一個更加平等、更加多樣化、機會均等成為現實的後疫情世界中成長,我們就需要一個全球應對的方案,而且現在就要坐言起行。我們需要解決性別不平等和性別歧視的根源,實現可持續的變革。

在整個疫情大流行期間,歐洲聯盟、其成員國及歐洲金融機構一直與世界婦女和女童站在一起。歐洲團隊已經動用了460億歐元(約4000億港元)支持位處130多個伙伴國家的計劃,特別關注婦女和青年的情况。

這裏可以分享3個例子:在尼泊爾,我們通過電台廣播,幫助了100萬名學童繼續學業。在多哥,我們支持制定全民收入計劃,並支持任命女性領導新的市政當局。在全球,歐盟-聯合國的「聚光燈倡議」(EU-UN Spotlight Initiative)已幫助65萬名婦女和女孩預防或解決針對她們的暴力行為,並就正向陽剛特質、非暴力解決衝突和養育子女的議題,教育了88萬名男子和男孩。

要應對與日俱增的難題,我們要精益求精。這就是第三期性別平等行動計劃的目標。計劃希望促進全球婦女、女孩和青年在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生活,以及與和平及安全相關的所有事務中,擔任領導角色和有意義的參與。

我們致力讓人類發展重回正軌

新的睦鄰、發展和國際合作工具——全球歐洲工具(Neighbourhood, Development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nstrument-Global Europe (NDICI-Global Europe))總金額達795億歐元(約7000億港元),該工具將支持歐盟未來7年的對外行動,正好能夠支持性別平等行動計劃。

支持教育,尤其是女童的教育,會是個焦點。一如我們在緊急情况下支持教育,歐盟在疫情大流行期間與伙伴國家合作,希望能夠盡量減少疫症對兒童學習和福祉的影響,並促進安全返校。

歐洲團隊已經提供了全球一半以上的教育援助,但我們將進一步增加撥款,通過各級優質教育促進性別平等。團隊在7月向全球教育基金共同承諾捐助17億歐元(約150億港元),在多達90個國家和地區改善女生和男生的教育,而這僅僅是新起點的一部分。

我們正在全面加倍努力,除了支持婦女和女童的教育和經濟機會,也增加她們獲得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務的機會。到2025年,歐盟所有新的外部行動中,不論範疇,將有85%會致力促進性別平等和婦女賦權。

目前我們正在與伙伴國家敲定計劃細節,同時緊密諮詢民間社會組織、婦女權利活動家和青年。

我們需要人類發展重回正軌,並且到2030年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而且沒有婦女和女孩掉隊。

事關重大,我們必須臻於至善。

[博雷利、烏皮拉寧]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