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鄧鍵一

鄧鍵一:政見會因家人而轉變?

【明報文章】在上一篇文章〈在網絡上「偶遇」另類觀點〉(2021年10月28日),筆者提到,網絡上除了令人們在「迴音谷效應」下,更容易接觸到相同意見的資訊;網絡環境也令人有可能意外地碰到其他意見的資訊,即所謂incidental exposure。當然,兩種說法沒有絕對的對錯。在各種條件下,它們可以有分別的力量和效果。例如在社會氣氛比較兩極化,兩種意見劍拔弩張的時候,人們會較想接觸跟自己相同意見的資訊。始終,很多人都不喜歡日常生活「撞口撞面」都是攻擊己方的信息。

然而,除了在網上,我們的線下生活,其實仍然會碰到各種看法。如果在網上,社交媒介的演算法,及用戶自行選擇的內容,可以令人們較少碰到意見相左的信息。但是在線下的人際交往,這種情况有時避無可避。當中,以不同政見的家人尤其突出。例如過去兩年,我們就不時聽到有人與家人因為政見相異,勢成水火。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家人跟自己政見相異,而又可以互相聆聽和討論的話,也或者有機會拉近大家的差距。

對反修例運動與警察看法之間

不過,正如筆者之前的文章提到,所謂拉近差距,不一定是令到對方的政治立場徹底轉變。更多情况是,不同觀點可以令人們對其他議題的看法,不一定跟自己的政治立場互相扣連。例如回到2019年運動期間,警察處理運動的方式引起了很大爭議。從很多人的日常生活觀察,以至公共討論,都會覺得反對運動的市民傾向支持警察,但是在某種條件下,兩者的扣連關係,又未必理所當然。

去年5至6月,筆者與其他大學的同事進行的問卷調查(樣本數目1574),就涉及了對運動的看法、對警察處理示威的手法的看法、媒介使用習慣、與家人討論反修例運動多寡四者的關係。

圖1分別是支持運動與反對運動兩批受訪者使用互聯網接收新聞資訊的頻率,與他們有幾認同警察處理示威手法的關係。正如剛才提到,在兩極化的環境下,使用互聯網接收新聞資訊,會強化人們對自己立場跟其他議題的扣連關係。支持運動的受訪者,如果較多使用互聯網接收新聞資訊,會更不認同警察處理示威的手法;而反對運動的受訪者則呈相反結果(即更認同)。

不過,如果分析加入了受訪者跟家人討論運動的多寡,在反對運動的受訪者身上,則有更豐富的結果。從圖2所見,如果反對運動的受訪者較多跟家人討論反修例運動,使用互聯網接收新聞資訊,會令他們變得較不認同警察處理示威的手法。不過,這個關係在支持運動的受訪者身上並不顯著。即是,對支持運動的受訪者來說,圖1所示使用互聯網接收新聞資訊,與他們對警察處理運動的看法的關係,並不會受他們跟家人討論運動的多寡影響。

家人若能討論 有機會收窄分歧

本文的分析,跟上一篇文章同樣指出,雖然互聯網及演算法容易令人接收到跟自己意見一致的資訊,但這不代表人們都只生活在自己的信息氣泡。在〈在網絡上「偶遇」另類觀點〉一文,我提到incidental exposure。而在本文,我想指出其實線下的環境仍然重要。當然,在極度兩極化的社會氣氛下,人們的線下人際關係也會受到影響。例如朋友可以是有選擇性的,在某些情况下,社會氣氛可以導致朋友反目,在社交媒介unfriend大家。但是,在很多情况下,家人仍然是家人,始終是互相最信任的人。與家人政見不合,有時會苦不堪言,我們也聽過不少類似故事。但是如果家庭成員之間還能夠討論公共事務的話,還是有機會收窄分歧的。

註:圖1和圖2的結果來自迴歸分析。控制變項包括: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家庭收入、出生地、國族身分認同、透過傳統媒介接收新聞資訊的多寡、家人對運動看法的一致性

作者是香港恒生大學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鄧鍵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