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陳景祥:政府遷往北部都會區

【明報文章】怎樣才算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上周三公布的《施政報告》提出「北部都會區」計劃,應是最具體的答案!

跟過往香港建設的衛星城市、新市鎮不同,北部都會區並非純粹一個新社區,據施政報告所言,它是考慮了「十四五規劃」、大灣區建設、前海方案等國家規劃之後,為「香港的長遠發展前景謀定」的「新方略」;它覆蓋的區域,主要包括元朗和北區,這兩區擁有7個跨境陸路口岸。很明顯,未來「北部都會區」主要功能是連接內地大灣區主要城市,特別是跟深圳連成一個新的都會區;香港人過去慣常說「雙城記」,是指香港和新加坡(既相近又有競爭),未來版本就是香港和深圳,兩地雖仍有「邊界」,但其作用將愈來愈模糊,兩個城市最終應會「融」為一體。

港深最終應會「融」為一體

香港和深圳僅一河之隔,但兩城發展向來都「各行各路」。2004年兩地簽訂《關於加強深港合作的備忘錄》,2017年簽訂《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但這兩份備忘錄並沒帶來任何兩地合作的重大突破,尤其河套發展,至今仍無聲無息。

最近港珠澳大橋的「雙Y」建議復活,預示了香港和深圳之間將增加一條新通道,將有利香港「北部都會區」的發展。大橋2003年8月獲准開始啟動前期工作,在可行性研究階段,就出現「雙Y」、「單Y」之爭;所謂「單Y」,就是排除深圳,大橋僅連接港珠澳。

當年的決定,是由廣東省拍板,一方面是因雙Y造價較高,另一方面也因為當時深圳發展水平仍然低(2003年深圳的發展陷入低潮,命運懸而未決,當年內地有一場「深圳,你被誰拋棄」的大討論);如今時移世易,深圳GDP超過了香港、廣州,成為大灣區「第一」城市,一條連接香港和鄰近內地城市的大橋,斷無可能甩掉深圳,「雙Y」方案由是復活,相信很快就會落實興建。

事態發展 令北京認為要重新定位香港

香港過往對於跟深圳「同城化」興趣不大,主要原因,相信是為了要保持香港有別於內地城市、盡量避免「同化」,因為這樣會「磨蝕」了香港的獨特地位。回歸之後,香港仍然保留獨立的關稅區地位,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有獨立席位,在「定位」上顯然比內地大城市高了一截。憑着這種獨特地位,香港一直認為自己可以當內地和西方世界的橋樑,是國家對外開放的窗口,這些優勢也是內地城市無法取代的。

可是,從2012年開始的反國教科、佔中到後來反修例演變成街頭暴動,北京定性為港版顏色革命,是美國和西方試圖透過香港顛覆國家政權……香港以往「親西方」的特殊作用不但不再對國家發展有利,反之成為國家安全的一個重大缺口;事態發展,令北京認為要重新為香港定位:香港跟內地的關係,由背靠祖國到融入國家發展,再到現在的大灣區規劃、香港深圳逐步同城化,香港正式被納入為「全國一盤棋」的其中一隻棋子。

內地同城化發展是「區域一體化」(如京津冀、長三角)的一種新形式,目的是要打破區域間行政區域限制、實現資源要素自由流動,以推動地區間經濟、社會的有效融合(註)。

央視去年刊出文章〈深圳特區40年 深港攜手共築一流灣區〉,指「粵港澳大灣區全新維度下的深港合作,迫切需要打破兩地要素自由流動障礙和制度軟環境落差……以規則相互銜接為重點促進要素高效便捷流動」。施政報告中的「北部都會區」,相信就是取其連接深圳,可以方便實行兩地要素自由流動,特別是兩地人員出入,以及作為科創合作項目未來的落腳地。

職位足夠否 是都會區成功與否最重要條件

香港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發展新市鎮,其基本概念主要是應付人口增長、分散市區現有人口,從而改善居住環境。然而,能否提供足夠就業機會並非發展新市鎮的主要考慮,而結果是遷往新市鎮的人可能居住環境是改善了,但生活質素卻未必,他們需每天舟車勞頓往市區工作,交通費增加了,但工資卻未必可同步上升。

從1970年代至今香港共發展了9個新市鎮,包括早期的荃灣(人口約81萬,2020年數據,下同)、沙田(人口約71.2萬)、屯門(人口約50.7萬),接下來的還有大埔(人口約27.5萬)、粉嶺/上水(人口約26.3萬,規劃人口28.9萬)、元朗(人口約17.1萬,規劃人口18.6萬)、天水圍(人口約28萬,規劃人口30萬)、將軍澳(人口約41.4萬)、東涌(人口約11.4萬,擴展完成後將增至約27萬)。

9個新市鎮中,人口最多的荃灣有約80萬人,但施政報告提出的「北部都會區」發展完成後,人口可達到250萬,並提供職位65萬個。就業職位是否足夠,是未來都會區能否成功的最重要條件,否則屆時大量人口湧到市區工作,就會失去行政長官描述「北部都會區」可同時「滿足經濟和民生需要」的特點。

在立法會內,議員質疑建設「北部都會區」需時20年太長,可否加快建設,配合國家十四五規劃。事實上,20年內要建立一個人口250萬、可提供65萬個職位(據施政報告透露的數字,「北部都會區」內的職位數目會由目前11.6萬個,大幅增至65萬個,增加約5倍就業職位,政府是如何計算出來的?),總住宅單位達到90萬至93萬個;要建設這樣一個規模的都會區,過程絕不簡單。

寧可按部就班 總比急於求成要好

按施政報告的構思,未來洪水橋/厦村將會提升為現代服務業中心,流浮山則建設具規模、地標性的創科設施,為「北部都會區」提供大量就業機會。現在洪水橋、流浮山的發展水平並不高,要把它們提升為現代服務業中心、並要建具地標性的創科設施,20年其實是「大躍進式」的速度!硬件建設難度應該不大,但要凝聚人氣,吸引資金、技術和專業人士以至企業落戶發展,形成一個具競爭力的都會區,在當前國際大氣候惡劣(美歐處處針對內地和香港)加上香港仍未完全回復元氣的現實底下,一個切實可行的都會區計劃寧可按部就班,總比急於求成要好。

然而,為了配合中央安排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部署,「北部都會區」肯定會全速上馬,爭取早日向領導人交出成績。願景太過美好的計劃,會令人半信半疑,為了顯示特區政府的決心,「北部都會區」的早期規劃應安排一大批政府部門進駐,以政府活動帶動其他項目及經濟活動的發展。更進取的話,甚至可以把整個政府總部遷到「北部都會區」,告別以中環為中心的「舊香港」!中國歷朝以遷都顯示發展中心的轉移,特區政府北遷,同樣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最佳宣示。

註:參考:王開科:〈要素流動、資源融合與同城化建設中的政府角色〉,《改革》,2013年第3期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