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曾志豪:林鄭的眼淚

【明報文章】究竟林鄭為官生涯,哭過多少回?這應該很難算得清,畢竟哭的定義又沒有人大一錘定音,抹抹眼睛哽咽又當是傷感表現。只是,林鄭似乎很喜歡向公眾展示自己的委屈和為難。無論是反修例期間的「賣港不實指摘」,還是「只有3萬警的委屈」,又或者「商界密談後悔論」,都是為了自己個人一己遭遇得失而感觸落淚,卻鮮見她為了香港社會整體的不幸而落淚。所以當她在本屆任期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說,自己沒有忘記上任的工作是要「為市民護航」,實在令人忍俊不禁。一個認為市民住劏房也沒有問題的特首,你相信她會感受到你所受的威脅,然後護航嗎?

鮮見她為香港社會的不幸落淚

所以就算香港人為了《國安法》的惶恐而移民,林鄭也只會機械式回應「如果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便不會走」,甚至還要再加23條立法「錦上添花」。

林鄭提出「北部都會區」的融入大計,連成本也不計便自信滿滿的推出,甚至認為土地發展是必賺的豪言,倒讓人想起世紀之初西部大開發,曾蔭權曾親赴考察,今天誰還提西部大開發?都變了一帶一路和大灣區,而這些戰略發展更多是政治需要,而不是實際的經濟利益。一帶一路甚至成為外界擔心中國對外擴張勢力的政治動作。

難信北部都會區為港帶來實利

今天這個不計成本、連邊界也模糊的、和深圳相連的北部都會區,又似乎也是為了宣揚「香港離不開祖國發展」的政治定調,甚至有意抹去特區的獨特地位,一心要變成「南深圳」或者大灣區中的一粒螺絲釘。

香港自回歸後便一直受到「中港融合」的壓力,動輒便說「不融入便邊緣化」,當年中港關係仍然「相敬如賓」,香港官員被批評「皇帝女唔憂嫁」,對融入不感興趣。今天政治形勢已經沒有香港討價還價的餘地,甚至抗拒融合可能都會被指暗藏港獨思想觸犯國安法,這時的港深合作不似是「強強聯手」,而是「不平等條約」般不可不簽。

我們很難相信在這種情况下,這個不計成本肯定會賺的「北部都會區」真能為香港帶來實利。或許林鄭的眼淚,這一次真是為香港的未來而哭泣。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