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陳景祥:孟案告一段落 中美惡鬥依舊

【明報文章】孟晚舟案結束。美國檢方在上周宣布與孟晚舟達成延遲起訴協議(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 DPA),美國司法部撤銷對孟晚舟的引渡請求。所謂「延遲起訴」,是檢方將起訴的文件延至2022年12月1日,如果孟晚舟能滿足某些條件,美國司法部就會完全撤銷對她的指控,案件正式結束。

報道引述審理此案的法官Ann Donnelly詢問孟「How do you plead to the charges」時,孟晚舟回答「Not guilty」,即是不認罪;按照協議文件,雖然孟不認罪,但她承認了協議文本內寫列的「事實」(statement of facts)。為何孟晚舟不認罪,但又可以獲撤控?

檢控基礎不穩 「延遲起訴」了結

按美國司法程序,DPA是為了減少司法成本而設計的一種協議方式,避免案件的司法程序曠日持久。以孟晚舟案為例,控辯雙方都可以在程序中提出多次反對,案件可能拖數年甚至10年,以DPA方式解決,可以及早「結案」。

有評論也指出,即使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但美國法院能否成功把她定罪,沒有太大把握,一來此案情節發生在2013年,美國到2018年才要求引渡,於理不合;二來案件雖涉「欺詐」,但涉事的匯豐銀行並沒有金錢損失;三來匯豐雖被指為孟晚舟誤導,但其實匯豐早已知道涉事公司Skycom與華為的關係。基於檢控的基礎不穩,所以美國選擇以DPA方式了結,一方面可以令這宗具爭議的案件告一段落,而美國司法部又可以自稱案件「事實確鑿」(孟晚舟承認了協議內列舉的4頁「事實聲明」),間接否認這是一宗「政治案件」!

孟案確是「政治案件」

然而,孟晚舟案確是「政治案件」——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在2018年12月11日、即孟被捕後10天的一次訪問中公開被問及:會否為了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而介入孟晚舟案?特朗普表示:「如果這對有史以來最大的貿易協議有好處、對國家安全有好處,我當然會干預。」

言下之意,是特朗普希望利用孟晚舟作為跟中國討價還價的政治籌碼;前總統既有此盤算,現任總統(拜登)現在以「政治方式」解決孟案,就一點都不令人覺得意外。除了2018年12月的訪問,特朗普任內多次暗示他可以叫停孟晚舟案,作為與中國之間妥協的條件……此案屬「政治案件」,可謂彰彰明甚。

美國司法部以「延遲起訴」的方式結束孟晚舟案,必定引起反華政客的不滿,至今已有幾名共和黨參議員(如魯比奧)指拜登對華太過軟弱——此一結果理應在意料之中,但拜登政府仍甘冒政治風險,是否中美之間已暗地裏達成某些協議,促使美方願意放人?

中加關係好不到哪裏

拜登上場之後,表面上是延續特朗普的強硬對華路線,但也表明在氣候變化等議題上,中美可以合作。現在看來,兩強角力,美國主要在兩大範疇上仍可以有力打擊中國,一是盟友網絡,二是高科技。

特朗普任內一大「特色」,是以「美國再強大」為主線,事事以美國利益為先,不惜與傳統盟友翻臉,如此作為,反而對中國有利。拜登上台後,改為積極拉攏盟友,傳統的如英國、歐盟、澳洲、日本、韓國;傳統的七強峰會(G7)今年6月召開會議,邀請了澳洲、印度、韓國,還有其他「民主政體」,美國重新組成一條「國際抗華陣線」。

孟晚舟案幕後主腦是美國,前台執行的則是加拿大。美加是鐵桿兄弟,孟晚舟被扣押,主要是由加拿大出手,但加拿大的角色只是決定是否把孟引渡到美國,簡單來說,就是一個配合美國的角色。這次釋放孟晚舟同樣是由美國主導,協議文件由美國司法部發出,華府以「延遲起訴」放人,通知加拿大法院,案件就告結束。

加拿大為美國「效勞」,但中國拘押的卻是兩名加拿大公民,夾在兩個大國之間,加拿大處境十分尷尬;但說到底,加拿大一定會緊跟美國行事。這次孟晚舟獲釋,兩名被中國拘押的加拿大公民回國,有評論認為中加關係或會解凍,但現實卻是,在拜登建立所謂「全球民主國家聯盟」的新策略下,加拿大肯定是核心一員,而美國主導的情報組織「五眼聯盟」,加拿大就是其中一員;外電報道指這次是中國主動釋放兩名加拿大人,或有示好之意,但經過孟案的折騰,加拿大跟中國的關係又會好到哪裏!

美封殺華為底定 放孟也沒影響

國際聯盟以外,高科技是美國向中國進逼的另一主戰場。今年6月,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通過了進一步制裁華為的新計劃,除了禁止中國企業設備進入美國電訊網絡,美方甚至可以撤銷以往授予的許可,剔除所有中國製造的電訊設備。

美國對華為「開刀」始於2019年5月,到2020年5月變本加厲,美國修改出口規定,要求使用美國設備和技術的外國半導體公司,須得到美國事前批准才可供貨給華為。其他還有限制全球向華為供應晶片、禁止美國政府部門採購華為設備,這些都是特朗普年代的措施;到了拜登政府今年以聯邦通訊委員會下令進一步制裁,整個封殺華為的部署大致完成,再拘押孟晚舟已無太大作用;到現在才放人,對美國一點影響都沒有。

有分析認為,美國釋放孟晚舟是向中國示弱,損害了美國的國際形象,但是與美國在阿富汗倉皇撤軍比較,後者不是更加不堪嗎?美國在阿富汗撤軍,是為了調集更多資源應付中國和俄羅斯,放孟晚舟,美國也肯定別有所圖;認為放孟是中美關係回暖,應是一廂情願之見。

匯豐能否解除在內地受到的指控?

孟晚舟案跟香港沒有直接關係,但風波的其中一個主角,卻是香港老牌企業匯豐銀行。官媒「人民網」去年7月發表了〈孟晚舟案證據公開!匯豐銀行構陷,美國一手炮製〉,直指孟案「完全是美國炮製的政治案件」,「匯豐銀行參與構陷,惡意做局、拼湊材料、揑造罪證,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匯豐充當受害人舉證孟晚舟,以此換取美國的赦免,逃脫美國司法部對匯豐洗錢重罪的刑事指控」,指控相當嚴重。

匯豐的回應是,集團向美國司法部提供的材料是應官方正式要求而提供,匯豐提供的僅是事實信息,沒有「編造」證據或隱瞞事實;銀行也沒有參與美國司法部對華為展開的調查,美方對華為發起的調查也不是由匯豐引發。

後來的事態發展,以及匯豐向法庭提交的文件都顯示,匯豐只是「被捲入」這場風波。孟的辯護律師今年8月在法庭陳辭時表示,匯豐在事件中沒有遭受任何損失,也從沒有被起訴的風險,以誤導匯豐銀行作為控告孟的法律理據無法站得住腳。

如今孟案告一段落,到底匯豐能否解除在內地受到的指控?在內地社交媒體如微博上,現在仍不時出現「內地早晚要修理匯豐」一類的「評論」,反映在中美惡鬥、中國與西方國家關係惡化的過程中,香港企業隨時都可能被捲入而惹上麻煩,即使如匯豐這種國際企業都焦頭爛額,規模小於匯豐的企業一旦遇上這些風波,試問又怎能抵擋得住?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