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梁幸發

梁幸發:完善選制是香港由亂及治里程碑

【明報文章】完善選舉制度後的新一屆選舉委員會選舉即將舉行,香港社會已從修例風波中重回正軌,充分反映中央政府維護「一國兩制」的堅定決心和對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大力支持,是次選舉更讓各界重新反思民主選舉的真義,委實別具重大意義。

反對派多年來滲透各級議會,使議會充斥「泛政治化」的劣質性。反對派於區議會政治先行,使其無法發揮協調民生工作的角色,於立法會更沉溺於政治表態和挑動社會矛盾,搞拉布搞肢體衝突,使大量惠民措施和民生法案受阻。攬炒派企圖透過選舉漏洞進行議會攬炒,甚至尋求外國介入和制裁,以癱瘓特區政府的運作,甚至奪取其管治權。有賴中央政府果斷應對,對港落實《港區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這套組合拳,政治秩序才得以撥亂反正,並為議會回歸理性論政和推動落實良政善治創造有利條件。

西式民主百弊叢生

民主選舉過去被認為是較公平的制度,當中又以所謂一人一票的選舉原則被西方國家奉若神明,甚至被視為民主的唯一模式。然而,西式民主百弊叢生,政客為求選票,着眼於短期福利措施而忽略長期規劃,使政策朝令夕改,利益集團更透過權力和捐獻等操縱當選人,以爭取有利自身的政策,「深層政府」(deep state)一說更應運而生。

「深層政府」是指在政府背後存在龐大、非經民選而生的秘密集團,這些集團包括軍工企業、金融財團及政府幕僚等,他們為保護其既得利益,通過影響選舉和利益輸送,成為真正控制政府的集團。美國雖自稱為民主大國,表面上是民選政府,卻被指受「深層政府」操控管治,當中有情報機構、石油巨頭和軍火商,以及華爾街的金融巨鱷等。

事實上,相較於中國果斷進行經濟社會變革及推出反壟斷措施,對房地產、教育和互聯網等行業作出深度改革和規管,以促進社會公平和展現了國家以全體人民根本利益為依歸的堅定決心,美國作為「民主」政體,在應對資本主義和華爾街的「經濟自由」模式下所帶來的貧富懸殊、社會極端化與分裂,以至對互聯網巨企壟斷市場的行為顯得避重就輕,管治者基於短期政治利益而無可避免地向其支持者和既得利益者傾斜,使美國在促進公平正義和利益分配方面為人詬病。

民主模式須因地制宜

另一方面,各國有其歷史和文化淵源,民主模式必須因地制宜,硬把西方價值搬到與西方體制截然不同的國家,定必無法立足。美國近年在中東地區進行「民主改造」,卻使當地局勢進一步惡化和陷入無休止內戰,激進組織伊斯蘭國更乘勢而起,為全球安全帶來嚴重威脅。近日美國從阿富汗狼狽撤出,再一次說明任何政治體制必須符合當地國情和實際情况,否則必以失敗告終。

新選委會選舉四大意義

攬炒派過去沉溺選舉操作,藉以挑戰中央主權和「一國兩制」的底線,使選舉制度走歪及完全變質。選委會選舉作為選舉制度完善後的首場選舉,具有多重意義:

第一,建立了符合香港實際情况的選舉模式,「借鏡」一人一票的陋習弊端並引以為戒,拒絕全盤照搬西式民主的一套;

第二,確立了愛國者治港原則,透過資格審查委員會的審查,確保了參選人必須真心誠意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阻絕了任何假扮擁護的反中亂港者入局,有效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第三,擴大了選委會的均衡參與和廣泛代表性,特別是新增了基層社團和同鄉社團等代表,使當選者更能充分代表香港社會的整體利益;

最後,體現了愛國者治港原則絕非要搞「清一色」,是次部分溫和泛民人士亦能入閘,反映不同政治光譜的人,只要恪守「一國兩制」的底線,都有資格參與選舉,政治體制內仍會有包括批評政府在內的不同意見和聲音。

香港近年停留於政治爭拗和內耗,經濟發展處於瓶頸,完善選舉制度作為香港由亂及治的重要里程碑,是次選委會選舉及接連的立法會和行政長官選舉,將為香港選出具有管治能力的堅定愛國者。隨着近日《前海方案》及「跨境理財通」分別出台和正式啟動,在中央政府大力支持香港參與國家「十四五」規劃、大灣區建設和前海區的發展下,香港將能破解各種問題和矛盾,香港的繁榮穩定和「一國兩制」將有最堅實的保障。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

[梁幸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