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馬仲儀

馬仲儀:渾濁之境的清泉

【明報文章】9月已過了一半,氣溫仍是高企,彷彿提醒大家夏天並未完結。這個時刻,社會理應朝氣勃勃:新冠肺炎已一陣子沒有在本港社區爆發,市民外出活動開始頻繁,莘莘學子也可以重投校園;大眾等待政府紓緩財困的措施已久,第一階段的消費券終在8月初派發,有些人急於消費,商店也好像興旺了點;為了讓香港「重回正軌」,我們的選舉被「完善」了,其後的首個選舉委員會選舉快將舉行,市民和各候選人應該雀躍萬分。

社會氣氛令人泄氣

不知怎解,近日的社會氣氛總令人有點泄氣:雖然社區疫情已經控制得不錯,而不少國家更解封了,但香港仍然執行着種種的限聚、隔離和入境限制,外國商人開始抱怨,新加坡也不再和香港玩旅遊氣泡那一套;開學日的新聞竟然是多間中、小學的學生減少和相繼縮班,老師學生都移居他國;消費券這個原應還富於民的措施,卻令長者們怨聲載道,更突顯弱勢社群在政府施政時如何被忽視;首個「完善」了的選舉委員會選舉沒有什麼競爭氣氛,有不少人都自動當選,這樣冷清的畫面當然不太好看,於是有人想出再次落區叫長者們簽名支持一個他們既不清楚,又不能投票的選舉。

娛樂似也會離我們而去

面對這納悶的一切,我們可以找些娛樂嗎?但似乎娛樂也會離我們而去。一個又一個藝人因政治取態而被打壓,演唱會被迫取消;影意志多年在藝術中心的工作室突然不獲續租,加上《國安法》和新的《電檢條例》將更嚴謹限制電影題材,獨立電影或題材敏感的電影相信不久便不能在香港上映了;近年有不少很受歡迎的本土偶像誕生,他們為大家的日常生活帶來了生氣,有粉絲們更說追隨偶像能讓他們逃離對現實社會的不滿。不過,國內現正嚴厲打擊追星行為,規管藝人外表形象,真怕這些規限被搬到香港,那麼我們僅有的歡樂便會消失。

振奮人心的義人

在歷史上,無論社會情况多麼艱難,道德如何淪亡,總有振奮人心的義人出現,今天的香港,那個義人就是鄒幸彤。有些香港人可能和我一樣不是支聯會的忠實支持者,對他們的五大綱領雖不反對,但也不熱烈地贊同。今天支聯會的事應讓香港人清醒過來,回歸以來我們擁有珍貴的自由已完全失去,處境亦無異於國內民眾。政權仍在乎香港要保持西方社會的裝扮,他們的行動還披着法律的外衣,但嘴裏說的話卻像天空小說。面對每一次的指控、拘捕和訴訟,鄒幸彤的表現都是堅定自若,她的話都是句句鏗鏘。以典型的香港精英角度去評價她實有貶低之嫌,高學歷和法律背景的確讓她從專業角度去爭辯事情,卻不能保證高尚的品德,她的情操和意志更勝她的學歷和專業身分。

香港走過這幾年民主抗爭的道路,最後可能會無功而回,但至少讓我們見證了一批本土優秀年輕人出現。香港這片以金融、地產和消費堆砌出來的土地,原來還有一些未被污染的水土,孕育了像鄒幸彤的人,成了這渾濁之境的清泉。

作者是醫生

[馬仲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