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牆」傾「彤」關香無剩? 化為火舌吻殘英!

【明報文章】我乃一介寒儒,閒來賞曲偷詩。忽見眼前光景,腦海湧出前人一句散詩:「牆傾潼關花無剩」,憶述唐明皇出走潼關,賜死楊貴妃。「花無剩」一語,又令我想起任劍輝、白雪仙戲寶《九天玄女》中的《火劫》:濃縮為「花逢火劫香無剩,化為火舌吻殘英!」

請恕我思緒紛亂,不知所云。只因我在語無倫次之間,把上述詩句和曲詞變成本文的標題:「『牆』傾『彤』關香無剩?化為火舌吻殘英!」「牆」者,協助獄中人的組織「石牆花」是也,昨日宣布結束了。「彤」者,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是也,官司纏身,關起來了。「香」者,香港是也;但我相信香港不會「無剩」,因為辦法總比困難多。至於「火舌」,官方不是也說百煉成鋼嗎?關鍵是怎樣煉。因此,下列3點值得深思。

(1)大局既定心須定 要人信你先自信

無論從任何角度看,眼前官方已經掌握一切,所謂「不穩定因素」都已經穩定下來了;即使官方最擔心的「外部勢力」,也被擊退和豹隱起來。如此形勢,官方可以繼續劍氣在心,靜觀其變,隱而不發,真的有需要時才發;但毋須繼續犁庭掃穴,來一個檣傾楫摧。如果官方還認為「必須連根拔起」的話,那只是官方對自己毫無信心而已。長此下去,只會對大局不利,對民有害,對己無益!

觀乎歷史,強勢者遇到反對力量,自然希望摧毁其抗爭行動和意志,一勞永逸。在一般情况下,大體可以如願以償,因為俗語有云:「貧不與富敵,富不與官爭。」人們不贊同這句說話,但現實卻是這情况。不過,一味打壓的行動對某些抗爭者來說,恰恰又可以令其意志更加堅貞,這也是強勢者自己經歷過的百煉成鋼的過程;即使「花逢火劫香無剩」,但也有「香魂一縷暗追隨」(《帝女花》之句),遺下的將是一種精神,而這種精神又是撲滅不了的火點。且看中共當年受壓時也是如此,出現過一些不怕坐牢不怕死的志士仁人,例如1940年代的江竹筠。

我不想看見任何人成為新的江竹筠,所以一直努力勸喻各方進行不失立場的互動,減少碰撞,冷靜思良策,後計自然來。但這必須有一個條件,就是強勢者不要自亂陣腳,或自製亂源。坊間正關注官方會否繼續追殺其他團體,例如記協、職工盟等。我看,既然官方忌憚的三大組織(支聯會、民陣、教協)已經肌體不存,官方大可停息餘波;况且河清則無魚,只要未來大局已在可控範圍之內(其實已是絕對可控),那就毋須再吐出可能導致「香無剩」的火舌了。

(2)勿激化民間的「不主動」運動

從官方的角度看,只要壓住和清除亂源,斬蚺蛇之頭,去群龍之首,就可以止內憂、防外患。不錯,長遠來說也許成功機會頗高,但這不是眼前有效之藥,更不是治本之策。近期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官方切勿輕視民眾的「潛怒意識」可能導致的「不主動」運動,甚至刺激這種不叫運動的趨勢加劇發展。

例如,官方要營造選舉氣氛,想了多種辦法,但如果揠苗助長,甚至用近似警嚇的方式,只會適得其反。且看澳門最近DQ民主派後的立法會選舉,投票率見42.38%的新低,跌了接近15個百分點,而白票和廢票率則達3.8%。這是一種值得參考的民意觀察。

又如推動與大灣區其他地方(包括深圳)的合作,可以鼓勵,但也要明白民眾的心理狀態。我理解官方的心情,認為香港在兩地合作方面不夠積極;尤其是看見申請英國BNO和帶錢移民到外國的數字不斷上升,總感到不舒暢。我也不想看見這樣的環境,所以,官方應該有信心地繼續推行實際的引資措施,而不能誘使或誘逼。

還有,林鄭月娥早前在《施政報告》諮詢會上慨嘆,有些西方民主國家也研究推行強制措施,但香港社會「每次你去強制(推行),都會有反彈」,例如注射疫苗和「安心出行」。其實,這反映了民眾對她的言行有所反彈,對她的政策已產生一種先天性的遲疑,不會主動配合。你可以批評這是「非理性的反應」,民眾應該靜心分析孰優孰劣,但現實就是如此微妙,眾人會使用民間智慧來抗拒威權。那麼,官方就要好好思考:為什麼民眾會有這樣微妙的心態?如果官方不反思,也許用心良苦的措施,都會變成人皆厭之的倒行逆施。

(3)減少內壓 集中應付明年更大挑戰

早前政圈中傳出消息,指官方希望在今年10月前清理主要障礙,以便在今年餘下的時間以至明年初搞好3場選舉(選委會、立法會和特首選舉)。這是不錯的盤算,但還是那個老問題:怎樣才能搞好?如果繼續沒有合理解釋地DQ報名人士,或者只顧製造「綠葉扶持」而無實質意義的選舉,那又只會事倍功半,甚至無功而還。

還有,今年剩下的時間已不多,不到4個月就進入2022年了。可以預見,明年將是更具挑戰性的一年,尤其是中外形勢,更會波譎雲詭。所以,既然香港大局已定,那就應該進一步減少和停止內部的壓力,以便集中精神應付變幻莫測的國際形勢。

從種種迹象可見,西方國家陣營的合縱連橫已基本形成,只是選擇什麼時候進行有系統的出擊而已(將於日後詳析,但各方須及早研究應對之策)。當然,中國也進行了保護自己的合縱連橫和分化敵營,不一定讓對方有機可乘。但試想,如果能夠把內部的反彈力變成助力,不是更好嗎?况且,「牆」傾花仍在,開在萬千家!「彤」關猶未閉,善待可興家!倘能如此,至少可以減少後顧之憂,更不會把無形的假象視為「有形的敵人」,徒增自己的包袱。

總之,官方應該相信民眾也重視國家安全。威脅和影響國家安全的力量不是內部,而在外部,所謂「斬斷內外連繫」的想法其實只是自亂陣腳的擴大化內傷;分得清將可互借東風,分不清則會自製險峰。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