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孫超群

孫超群:阿富汗區域勢力失衡——塔利班上台如何逼大家走出舒適圈?

【明報文章】塔利班閃電奪權,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復辟,讓全球嘩然。當大家為阿富汗人權擔心之際,區內國家卻視之為喜訊,也有些整裝待發與塔利班打交道。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稱此為「美國軍事失敗」,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公開稱讚塔利班勝利,中國、俄羅斯、烏茲別克更準備與之合作。不過,與其說他們信任塔利班,倒不如說過去半年的發展,早已逼他們接受現實。

恭賀美國結束佔領阿富汗,只是政治正確的措辭。事實上,過去廿載美國踏進「帝國墳墓」,付出約兩兆美元及數以千計性命,擔當誰也不願做的角色,穩定區內局勢,抑制恐怖主義。區內國家乘上美國「反恐順風車」,不用為安全問題太大付出。如今,阿富汗世俗政府失勢,武裝恐怖組織坐大,豈不是逼大家走出舒適圈,憂慮區域安全威脅?

若相信塔利班邁向開明,不許任何勢力利用國土威脅區域安全,無疑是過分樂觀——塔利班無意放權,又依伊斯蘭律法談權利,據該國國情更無可能控制地方恐怖勢力活動。面對潛在人道災難、難民潮、恐怖主義釋出的威脅,區域國家心底裏有何理由為美國撤軍而感興奮?

為何要為塔利班上台擔心?

面對當前狀况,伊朗或承受一定風險。伊朗在阿富汗以保護什葉派穆斯林自居,拉攏信仰什葉派的阿富汗第三大族群哈扎拉族(Hazaras),藉此擴充影響力。由於宗教及歷史原因,昔日伊朗與塔利班是宿敵。屬遜尼派及普什圖族(Pashtuns)的塔利班,於1995年殺死哈扎拉族政治領袖馬扎里(Abdul Ali Mazari),其後不但在馬扎里沙里夫(Mazar-i-Sharif)等地屠殺該族人,更在1998年殺害多名伊朗外交官,令兩國瀕臨戰爭邊緣。伊朗亦在2001年前,一度支持反塔的「北方聯盟」。

惟近年雙方改善關係。基於政治考慮,在過去十數年,伊朗轉而包庇塔利班,例如曾為塔利班前領導人曼蘇爾(Akhtar Mansour)提供庇護所和安全通道,更積極參與阿富汗和平進程,塔利班領導層更多次到訪德黑蘭。伊朗的盤算,是要維持加尼(Ashraf Ghani)政府與塔利班鬥而不破的局面,互相制衡,讓阿富汗積弱。塔利班勢力獨大的阿富汗,對伊朗沒有好處。

可是,塔利班上台讓伊塔關係充滿變數。近日,阿富汗僑民在德黑蘭抗議塔利班奪權,亦有強硬派認為政府對待塔利班太軟弱。早前國際特赦組織發表報告稱,塔利班7月在加茲尼省(Ghazni Province)殘殺9名哈扎拉族人。若獨大的塔利班乘勢加劇壓迫哈扎拉人,萊希政府將陷入兩難,不得不重新審視與塔利班的關係。此外,伊朗更要面對難民潮,勢必加重伊朗的安全及經濟壓力。

至於一向在明在暗支持阿富汗塔利班的巴基斯坦,更隨時玩火自焚。自從蘇聯阿富汗戰爭伊始,巴基斯坦的大戰略是透過支持阿富汗伊斯蘭武裝組織,以增強區域影響力,冀防止親印度政權在喀布爾站穩腳跟。過去數十年,巴國中情局從支持「喀布爾屠夫」希克馬蒂亞爾(Gulbuddin Hekmatyar)到扶植塔利班。在阿富汗戰爭後,塔利班戰士更獲伊斯蘭堡默許,與家屬流亡到巴基斯坦境內,自由穿梭俾路支斯坦(Balochistan),重整旗鼓,培養訓練武裝分子。不少阿富汗人譴責巴基斯坦助紂為虐,在對塔戰爭中被俘的老牌軍閥伊斯梅爾汗(Ismail Khan)亦批評,這是「巴基斯坦對阿富汗發動的戰爭」。

塔利班勝利,雖巴基斯坦國內傳來一片歡呼聲,但同時鼓舞整個地區的武裝恐怖組織和極端主義,讓他們相信宗教意識形態終會獲得勝利,也使南亞變成合法恐怖主義基地,提升巴基斯坦武裝組織在整個地區的活動空間。

對巴基斯坦來說,最好的戰略目標是維持阿富汗內部勢力均衡的狀况。現在,局面助長巴基斯坦塔利班及羌城軍(Lashkar-e-Jhangvi,遜尼派極端組織)等恐怖組織的氣焰,巴基斯坦怎能真的放心?

冀「塔利班與恐怖組織割席」 不切實際

中國亦不能低估其政治風險。巴基斯坦安全威脅提升,將打擊伊斯蘭堡的管治能力,嚴重影響中國在當地的經濟活動,隨時波及在2013年啟動的一帶一路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除了巴基斯坦塔利班威脅政權外,俾路支分離主義分子更是襲擊中國設施人員的常客。

但更重要是,中國不能過分相信塔利班有能力信守對其承諾。中國已在多個場合中表明,希望塔利班與「東伊運」等一切恐怖組織徹底劃清界限。中亞位處「一帶一路」倡議重要地帶,多國與阿富汗為鄰,中國除了擔心區域動盪影響「一帶一路」項目,更擔心「三股勢力」威脅中國新疆。

然而,塔利班根本沒有能力完全控制地方勢力,現階段亦沒有任何實際措施應對,只是為了獲得國際支持和外資,暫時信口開河而已。在塔利班治下,阿爾蓋達恐死灰復燃。阿爾蓋達與塔利班(特別是最大派別「哈卡尼網絡」(Haqqani network))在共同鬥爭的歷史和意識形態上,關係難斷。再者,「東伊運」是向阿爾蓋達宣誓效忠的組織之一。在現時塔利班一枝獨秀下,相連的恐怖勢力或伴隨崛起,要塔利班和其他恐怖組織完全割席,根本不切實際。

中亞國家及俄羅斯警惕難民潮

至於鄰近阿富汗的3個中亞斯坦國家,也對阿富汗變天高度戒備。上月塔利班代表到俄羅斯訪問時,曾揚言不會侵犯中亞國家邊界,以安撫它們的安全憂慮。誠然,塔利班並沒說謊,歷史上他們並不會軍事侵略中亞國家,但卻不會阻止民間恐怖組織滲透進入中亞,構成「非傳統」安全威脅,因此中亞國家十分警惕塔利班上台所掀起的難民潮。

曾遭伊斯蘭宗教勢力威脅的塔吉克最為緊張。歷經1990年代內戰,杜尚別與以阿富汗為基地的伊斯蘭復興黨及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等反對陣營交戰,2018年伊斯蘭國又成功在塔吉克發動恐襲。在本月初舉行的中亞元首會議中,塔吉克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更直斥塔利班為恐怖組織。直到目前,烏茲別克、土庫曼、塔吉克三國都對接收阿富汗難民有保留。

在阿富汗問題上,中亞國家與俄羅斯的利益是相連的。約200萬中亞外勞在俄工作,所以,俄羅斯十分擔心恐怖組織經中亞地區的人口流動滲透本國,普京亦稱現在最重要的是防止恐怖分子偽裝成難民進入鄰國。雖然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IS-K)與塔利班對立,加上在區內未成氣候,但在塔利班治下,難以評估組織的繁殖速度。據聯合國報告稱,有約2000名ISIS-K武裝分子在阿富汗活動。

無論塔利班早前如何向俄羅斯保證尊重邊界,保證不容許ISIS-K有機可乘,俄羅斯還是用實際行動投下不信任票。過去兩個月,俄羅斯藉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加強與中亞國家合作。俄羅斯表示會動用塔吉克軍事基地制止任何侵略行為,又表態希望與區內非CSTO陣營的烏茲別克和土庫曼合作。同時,俄羅斯又與塔吉克和烏茲別克等國家頻頻舉行聯合軍演。

問題是,若比過往投放更多軍事資源應對威脅,俄羅斯豈不是要自己分擔過往美國的部分工作?若阿富汗恐怖主義勢力加劇,俄羅斯用這類傳統軍事操作應付非傳統安全威脅有多奏效?

結語:重歸務實,擔憂敵人的敵人

塔利班極速奪取阿富汗政權後,拜登政府在撤僑安排上為人詬病。但拜登在演說中道出了重要事實——延長戰事得益的只會是中俄,它們最樂見美國無限期投入無數資源與注意力,穩定阿富汗局勢。阿富汗勢力失衡,區域國家被迫走出舒適圈,不能再乘搭「反恐順風車」,在安全問題上將面臨更大的挑戰與風險。在慶祝美軍撤走之後,大家亦要重歸務實,需要擔憂敵人的敵人。

作者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孫超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