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馬仲儀

馬仲儀:香港亂象新時代

【明報文章】這個7月過了3個星期,每天的新聞都令人咋舌和搖頭嘆息。

今年3月,本港疫情還「活躍」之際,3位保安部門高官違反限聚令,在私人會所參與多人飯局。後來飯局的資料逐漸曝光,參與的既有政商巨賈,酒色財氣也無一或缺。市民自然產生疑問:那真是正常的政商交流聚會嗎?本來,一個認真的調查可解大家心中疑問,更可能替3位高官洗脫部分嫌疑,可惜3張限聚令告票和一句「他們已承擔責任」,示意大家就此作罷,不要再對公開調查心存幻想。

市民現在有話不敢說

某些人可能對限聚令告票不以為意,但其他人卻因此深深不忿。在7月1日的銅鑼灣街頭,有一位中年清潔女工在購物完畢離開之際遇上大批警員,結果被票控違反限聚令。在記者的鏡頭前,她激動地控訴:她是一個勤勞的工人,竟被無理罰了5000元;她表示來港40年,很愛從前的香港,現在就有話不敢說。我覺得她反映了一批原來沒有什麼政見的市民,對今日香港的鬱結和失望。

七一那天我也用工作逃避失落的情緒,但黃昏在大學站仍遇到十數警員對兩個派傳單的大學生虎視眈眈;我這懦弱的成年人未敢替他們發聲,只悄悄地與他們交流一個眼神,從他們手中接過一張叫大家愛香港、不要移民的單張。

香港好像怎也逃不過不幸的事,今年7月1日最後都以一件傷人及後自殺的事件作結,這更讓我們知道,鮮花和悼念竟是政權眼中的武器。

區議員辭職潮 最影響地區基層

政府提出要求區議員宣誓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5月立法;早前已有一批民主派議員因拒絕宣誓而辭職,但仍有不少決定留下,繼續地區工作及接受宣誓。7月初政府放風,將有過百名區議員被DQ和被追討上任至今的過百萬薪津,這令約10日內有200多名區議員辭職。他們當中不少政見溫和,服務社區多年,深得區內選民愛戴;有些街坊對辭職的議員依依不捨,大家握手道別痛哭。我居住區域的區議員,6年前從建制大黨的立法會議員手中把議席搶過來,令我家附近的兩塊荒地變成了公園,附近公共屋邨的居民都稱讚他議辦團隊的服務,他近日也辭職了。

這次區議員辭職潮對誰的影響最大?應該是一班依靠區議員幫忙的地區基層人士和長者;當然也令一些如我一樣,早已對香港政治死心,只希望在社區找到點溫暖的人絕望。

儲備能量 保護家人 支援弱勢

我們再喋喋不休地控訴,那些自以為是的政府官員也不會在乎市民的質疑和不滿,因為如《聖經》所說,他們不能侍奉兩個主子,市民已不是他們服務的對象。香港現在亂象頻生,真的很難推算前路如何走下去;大家只能在心靈和經濟上多儲備點能量,盼望除了能保護家人以外,也能向社會上的弱勢社群伸出援手。

作者是醫生

[馬仲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