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許慧麗

許慧麗:免試引入醫生爭議背後——優化執照試才是正途

【明報文章】整個香港社會包括醫學界都基本認同,香港公營醫療系統存在醫生短缺問題,並同意必須盡快解決。不過,在沸沸揚揚的議論中,似乎忽略了以下這些議題:造成這種困局的根源是什麼?誰要為公院醫生短缺負責?

目前爛攤子是政府一手造成

(1)在「免試引入非本地培訓港人醫生」草案的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註),第9段着重說明了,回歸前英聯邦國家的醫生不論水準如何,都可在香港自動註冊執業。

1992至1996年,這類自動註冊執業的醫生佔全港醫生總數近六成。而特區政府並未醒悟到,當時醫生數量充足,甚至有些過剩,只不過是假象、是暫時的,很可能是港英政府埋下的定時炸彈。遺憾的是,當局竟然中計,積極誘使大批優秀的醫生辭職,由公院流出私營市場,造成公私營嚴重失衡。兩家醫學院不僅要削減學額,它們的畢業生更是一職難求。隨之而來的,當然是英聯邦國家醫生約滿後紛紛離港,公院醫生短缺問題逐漸浮現,而且愈演愈烈。顯而易見,目前的爛攤子是政府一手造成的。希望有關方面慎重考慮權衡利弊,以免製造另一個爛攤子。

香港有條件實行統一執照試

(2)多年來未能解決公營醫療系統醫生短缺的重要原因,是當局沒有重視和好好經營醫務委員會執照試。

執照試自1977年問世至今已達44年,它是當時港英政府在迫於無奈的境况下制定的政策。表面上公平公正,實質上是為了阻撓中國內地醫生經執照試來港行醫。所以,考試門檻高、及格率低是必然的。但是,回歸24年了,有關當局為何不認真落實去殖民化?甚至在本次免試引入非本地培訓港人醫生草案的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第10段中,也只是用「執業資格試關卡重重」含糊帶過,似乎有意將執照試「雪藏」。

放眼世界先進國家,例如美國、加拿大、歐洲列國、新加坡、澳洲等,對待非本地培訓醫生的政策,很少是免試的。而且,考題合理、及格率一般比香港執照試高得多,成為這些國家善用外來人才的有效策略。英國也將在2024年開始,要求本地和外來醫生都要通過統一執照試。香港完全有條件領先英國實行這項統一執照試。全世界都在力求機會平等,為什麼香港政府執意倒行逆施呢?

就筆者所知,曾任醫務​委員會執照組主席多年的張漢明醫生,經不懈努力,為考生爭取到:(1)執照試從每年一次增至每年兩次;(2)檢討和優化執照試。原以為自此每年的及格率可隨之有可觀上升,但是,有關方面卻抬高及格分數以抗衡,張醫生的努力只能付之東流。

本人不禁想問,究竟哪些港英時代的遺老遺少把持了醫委會的有關職位,繼續扮演執照試的攔路虎呢?是時候清除殖民政府的流毒了,是時候拆卸執照試的重重關卡了!將所有的陰暗面都攤開在太陽底下,哪有攻不破的難關?

我們堅持認為,必須與世界先進國家同步,優化執照試、提高及格率,源源不斷地向公營醫療系統輸送及格的醫生,所有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哪裏還需要大動干戈,硬推反潮流的「免試」呢?

為執照試徹底大掃除

(3)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第23(b)段引述草案指出,申請人必須是香港永久性居民。

最近政府高官有所調動,記者提問:香港政府是否已成為警察政府?

特首回答:用人唯才。

說得好,必須堅持用人唯才的原則!但是,特首為什麼不用同一把尺去衡量「免試草案」的合理性,而是將「用人唯才」改為「用人唯親」呢?求才不是求關係,為什麼又要設一個身分證障礙呢?是蓄意為某某人物的女兒、女婿、兒子、媳婦們大開中門,來搖撼我們引以為傲的考試制度,同時將絕大部分中國內地醫生排斥在方案之外?

綜上所述,我們建議特首發動愛國愛港力量,為執照試徹底大掃除,將阻礙它發揮正常功能的殖民主義流毒掃入歷史的垃圾桶,讓執照試枯木逢春枝繁葉茂,為香港的醫療事業和香港市民的福祉作出應有的貢獻!

註:bit.ly/3qQWFVZ

作者是香港執照醫生協會一員

[許慧麗]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