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子惠

黃子惠:說服市民接種疫苗 責在政府與專家

【明報文章】自2020年初,新冠病毒肆虐武漢,迅速傳播,至今已逾一年。世界各國皆受影響。幸而先進國家快速發展各種疫苗,廣泛為民眾接種。然而香港市民的接種疫苗率偏低,惹來一位公共衛生學教授的批評和責難,更以「可恥」形容尚未接種疫苗的群眾。此言論引起非議,亦有所謂「意見領袖」在社交媒體發表了對「醫學專家學者」的不信任。我也是一個公共衛生學者,謹以客觀的角度分析這個群體現象,以及政府、流行病學專家,和一般民眾應該擔當的角色。

回顧新冠病毒在世界各地的情况,我只能用「不堪回首」一詞形容。國家應對疫情的態度和做法,不單是出於醫學的角度,其中夾雜了許多社會、政治及經濟的因素。各國的公共衛生政策,不能脫離民情和對民生的影響。

推動控疫措施 定要與人民有效溝通

應付傳染病的公共衛生策略,例如隔離、檢疫、社區封鎖,當然對個人自由有所限制。政府要有效推動強力的措施控制疫情,一定要對人民作出有效的溝通。公共衛生事件的處理,首先是客觀的、科學的「風險評估」(risk assessment)。下一個步驟是「風險管理」(risk management),其中包括「風險溝通」(risk communication)。此兩者都需要民眾的理解和參與。在這之前,必須從民眾的角度,理解他們對這個風險的看法(risk perception)。這個看法因人而異。

香港現在對疫情的控制,除了傳統的隔離病人(isolation)、追蹤(contact tracing)和檢疫接觸者(quarantine),最重要的是防止帶病毒者輸入的港口防疫措施(port health measures)。政府針對漏洞,調整了一些公共衛生措施,目前已經成功地切斷了疾病的傳播鏈。這項工作的成績,衛生防護中心各級工作人員努力自當記首功。現在的情况仍然是防止輸入為主。更重要的是鼓勵民眾踴躍接種疫苗,以增加群體的免疫力。當接種疫苗的覆蓋率達到「群體免疫」的百分率,可以減低疫症爆發(outbreak)的機率。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接種疫苗的民眾並不是平均分佈在每個社區,即使接種疫苗率達到「群體免疫」的水平,並不表示能夠完全防止疫症爆發。個別社區仍有機會出現小型的爆發。

在推出疫苗接種計劃之同時,政府必須了解市民自己對染病的風險評估。以目前香港的狀况,本地感染率已經是零。每日報道的都是零星的輸入案例,亦間中發現有案例與後者有關(如某酒店清潔工人),正確的流行病學名稱是介入案例(introduced case)。很不幸的是疫苗的副作用,時有傳媒報道。這對於市民選擇接種疫苗的決定,影響很大。因為個人選擇接種疫苗與否,決定於染病的風險是否大於(或小於)疫苗副作用的風險,而接種疫苗的得益則視乎不同疫苗的效益(effectiveness)。

如何確立疫苗與副作用「因果關係」?

在討論疫苗的副作用前,必須解釋科學界如何確立「因果關係」(cause-effect relation)。著名的英國流行病學家希爾(Sir Austin Bradford Hill)發表了9項標準,後人每稱之為「希爾的因果關係標準」(Hill's criteria for causation)。其中一個絕對需要的標準就是時間先後的順序:先有因,後有果。但兩件事發生的時間順序並不能證實因果關係。還有許多其他佐證,例如「劑量關係」(dose-response relation)。在此可理解為:市民接種疫苗愈多,發生副作用的個案愈多。表面看來,發現這個關係並不難,尤其是輕微的副作用,如注射位置痛、輕微發燒、頭痛、疲倦等。這些都是已知的副作用,和其他疫苗相似。但是市民對嚴重的「疑似副作用」如面癱(facial palsy)、格林巴利綜合症(Guillain-Barré Syndrome,一種由免疫系統失調攻擊神經系統的罕見病症,成因不詳)較為擔心。

究竟新冠疫苗是否真的引起(cause)這些症狀,目前未有證據。最科學的比較是(1)這些症狀的出現有無比以前顯著增加?(2)撇除了主要的「混雜因素」(confounding factors)後,比較「接種疫苗群組」和「沒有接種疫苗群組」的嚴重症候群的發病率。最簡單的方法是將這兩組的年齡、性別、血壓正常與否……分開比較。較為專業的方法是用統計學的調整方式來比較兩組。比較結果就可以提供支持或不支持「因果關係」的數據。這是以科學的方法分析數據,不應期望一般民眾可以理解。但政府衛生部門絕對有責任以淺白的語言解釋清楚。

指摘未接種者 違背「風險溝通」主旨

「風險溝通」正是「風險管理」的重要元素。風險溝通是雙向的。溝通失敗是溝通者的責任,不是市民的責任。某教授站在道德高地的立場來指摘未接種疫苗的市民「可恥」,因為接種率偏低,未達「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的水平。這論點不單是不公平和欠缺說服力,更是違背「風險溝通」的主旨。其實不少專家學者都經常在媒體發言。他們對新冠病毒預防和控制的建議,都具有高度的可信性,在市民心中亦有一定程度的信賴。

我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夠陳述下列幾點:(1)現時在香港採用的疫苗都能夠避免嚴重的新冠肺炎,尤其是對長者;(2)如果盡快達到某一接種率,可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避免大規模的爆發,社會亦可盡快恢復正常運作;(3)政府有責任向市民解釋接種疫苗的好處,和指出坊間流傳有關注射疫苗後所發生的「嚴重副作用」,如對神經系統的影響,並無明顯的因果關係,不應視為事實(血栓塞、中風、心肌和心瓣炎屬於已確定的副作用);(4)政府應該本着公開透明的資訊傳遞,監測疫苗的副作用,就市民注射疫苗的風險,作有效的雙向溝通。尤其是不斷出現變種病毒,迅速傳播,更突顯接種疫苗的重要性——不單可以恢復正常的社會活動,對市民的健康也有保障,尤其是避免因嚴重的疾病(如肺炎)入院,甚至可以大幅降低死亡的風險。本人謹進直言,不是為了非議同行,敬請政府衛生部門及學界各位專家多多包涵。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客座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黃子惠]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