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家洛

陳家洛:用22億公帑辦的選舉物有所值嗎?

【明報文章】去年政府以避免疫情擴散為由,押後原定在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今年3月北京單方面大幅度改變立法會和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選舉方法,立法會選舉一再改期至12月,讓路給選舉委員會選舉於9月舉行,加上明年3月的行政長官換屆選舉,在一連串的改動當中,到底有多少是基於疫情和公眾健康考慮,又有多少是基於政治因素,官方固然有說法,不過香港人亦心中有數。

民主有價,選舉不會便宜是共識,但香港一直以來甚少認真討論選舉引致的財政支出合理與否的問題,是時候改變了。在北京要對香港行使「全面管治權」的大旗下,即使市民參與程度及黨派之間的競爭肯定已經大不如前,根據2021至22年度政府財政預算,今年9月至明年3月的3場選舉開支預算合共22.46億元,分別為選舉委員會選舉的3.51億元、立法會選舉的17.28億元及行政長官選舉的1.52億元,還要加上2021年選民登記所需經費的1510萬元(註1),現在是時候好好檢視一下高昂的開支是否有其必要。

行禮如儀 倒錢落海

根據選舉事務處估計,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方式在「完善」之後,合資格的選民基礎由上屆的30萬下降至3萬左右。由這3萬個人或團體選民推選一個1500人的委員會,再產生下一任行政長官。假戲當真做,要有宣傳、排場和支付一眾台前幕後工作人員的辛勞,只是要用5億元搞氣氛、應酬一個享有特權的小圈子,對於完全被拒於門外的香港人來說,以高昂的開支來滿足行政形式與程序,真的合乎成本效益嗎?

就立法會選舉而言,選舉委員會那1500人會以全票制的方式決定40個立法會議席誰屬,相比之下,400多萬合資格的香港選民就只可以在10個選區選出20個立法會議員,餘下的30席留給傳統的功能界別。選舉沒有自由參與、公平競爭,紅線禁區又日新月異,在禁止倡議或組織選民投白票、廢票、變相公投的前提下,立法會候選人的數目乃至選舉投票率皆會創新低是意料中事,因而浪費大量資源亦是可以預見的結果。再用17.28億元來確認一下哪些人會獲政權容許進入建制系統,法規程序確有必要,但物有所值嗎?

就算星光熠熠的「台慶劇」,因為不合觀眾期望口味,都可以失敗收場,如果選舉已經是「一台獨大」的戲碼,為什麼非親非故的政團和選民要配合假戲當真做?針對參選人又篩又查的選舉,競選過程中可以表達不同意見的權利得不到保障尊重,當「人民當家作主」淪為謊言,當候選人可以隨時隨地被人以言入罪,「國安舉報熱線」又響個不停,所謂勝算早就不是大家關注的焦點。以6月18日的伊朗總統選舉為例,有數百人登記參選,只有7人獲得「憲法監護委員會」認定符合參選資格,最終只有4人參加選舉,投票率只得48.8%,較上屆大跌24.6個百分點。按劇本的要求,執政集團只會強調選舉「公平公正」、「勝利結束」,不會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一點不安,這個可以說是政治現實,另一個現實則是假的選舉就是包裝不了政權不得人心,大部分選民選擇了「用腳投票」、拒絕陪玩的事實。

比較伊朗和香港,我們還有多一個特別潑選民冷水的事實,就是針對2019年底的區議會選舉結果,對獲支持民主派選民授權的區議會進行報復和清算。因為《國安法》產生的政治因素,已經有40多名區議員辭職或被取消了資格,涉及15個區議會,當中東區、中西區、大埔、西貢、觀塘和元朗已有4至6個議席出缺的情况。按政府的說法,餘下的區議員即將須按《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新規定的要求宣誓及效忠。民政事務局長可以運用新的權力來取消更多個議員的資格,追究他們在去年7月民主派初選中的角色和責任。區議員為避險退出原屬政治團體、變身獨立議員,明顯希望政府刀下留人,但也作了最壞的打算,既來之則安之。

應做不做 為做而做

為拒絕示威集會遊行的申請,林鄭月娥政府自己一直指大型公眾活動有病毒傳播超級事故的風險。除了押後了去年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政府至今以疫情反覆、避免擴散為理由,拒絕安排區議會補選,是真的嗎?那麼政府有什麼措施來預防和應對未來3場選舉期間可能發生的感染個案?會不會杜絕競選造勢活動?又如何解決強制檢測措施對選民及候選人行使其權利的阻礙?政府會不會要求所有票站人員及執法人員完成接種新冠肺炎疫苗,會不會要求他們接受病毒檢測?會不會同意每個票站設定人數上限?會不會鼓勵選民按年齡組別分時段投票?在合共22.46億元的選舉開支中,多少涉及各個階段和環節的疫情防控工作?選舉事務處表示票站會有消毒措施,根據該處於6月21日提交立法會的「2021年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一般選舉的實務安排」,「選舉事務處會繼續密切監察2019冠狀病毒病在香港的最新情况,並會在制訂詳細選舉安排和安全措施時,諮詢衛生防護中心的意見,以確保投票人的安全及防止2019冠狀病毒病在投票站和中央點票站傳播」(註2)。不過,近期有個案就是在檢疫酒店內一個有消毒的房間受感染的,到底有哪幾個問責官員統籌各部門並檢視執行力度?

在今天一言堂的立法會,提出這些正常不過的質詢,機會渺茫。未來3場選舉的服務對象以親政權的人為主體,已不是秘密。林鄭月娥近日表示:「如果沒有國安法,我們根本無法控制疫情。」此話令很多人大惑不解。負責選舉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衞,至今未見主動分享其對國家安全和防疫安全之間關係的見解,未見有仔細研究考量各種措施的利弊,參考全球各地疫情期間舉行選舉的豐富經驗,恐怕實在對自己人都失職怠惰。諷刺的是,前任局長聶德權被調任公務員事務局後獲安排主理防疫防控的工作,也不見有發揮積極作用。

在與疫情和防控工作無關的因素影響下,政府決策邏輯、論述能力變弱了,應做不做,為做而做,說服力不足的情况愈來愈令人無法理解。在疫苗接種率未達標的情况下籌辦3場選舉的道理又何在?如果政府今天信心滿滿,是因為有了國安法的抗疫效果了,那麼在今年12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期間,一併進行區議會補選,要做的,又怎會辦不到?

註1:選舉事務處對財務委員會委員審核2021至22年度開支預算書面問題的答覆(bit.ly/3whdmv0

註2:2021年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一般選舉的實務安排(bit.ly/3dD1DjO

作者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家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