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曾志豪:兩年前的6月

【明報文章】兩年前的6月,我還在沉睡。

沉睡在香港雖然沒有民主但仍能享有自由的美夢之中。沉睡在我們明明不相信政權的諾言、但又希望依靠政權的諾言來保障自由權利的幻境之中。

仍沉睡在,16年前的2003年,香港人走上街頭是能夠阻止政權通過惡法的光榮之中。

仍然相信,只要展示了「民意大象」,便能阻止政權橫行。

然後,一個6月的運動,即使數以百萬計的人上街,連續兩頭民意大象,也無法收效。

過往的抗爭經驗完全摧毁。

而好夢一個個的醒覺,沒有民主談何自由?

香港過去原來都是建築在浮沙的安穩和平衡。過去兩年,香港和北京的關係重新劃定,北京說這是「回歸2.0」,香港人也覺是夢醒時分。

醒覺到香港問題是「制度性」、「結構性」,並不是換一個化妝姐姐推介的化妝品能夠解決,而是需要一個動手術的醫生。

所以,別再說什麼「如果當年畀薯片叔叔做特首就好啦」,誰當特首,北京都不可能接受有人要「35+」接管議會吧?誰當特首,都不可能反對高鐵和反對推動「大灣區」規劃吧?香港的融入和收窄應該是不能改變的方向。

何柱國在電台批評林鄭「自己攞嚟」,「搞到全香港被制裁」,這些我倒沒有異議,因為都是事實。反而他留下一句話勸香港人,值得斟酌:「睇吓之後邊個做特首,唔好咁急移民」——即是如果換啱特首,香港人唔使走。

有可能嗎?請問誰做特首,可以釋放黎智英?誰做特首,可以釋放47人?誰做特首,可以恢復通識科、取消國安教育的滲入?誰把香港電台變回原來一樣?誰可以免除對羅冠聰、許智峯等人的抓捕?如果有特首做到這些,香港人便不會走了。但可惜,經過了這兩年,早就回不了頭;誰做特首,香港人還是無法不走。

政權和人民都醒過來了

而北京似乎因為兩年前的6月,意識到香港人不可能只滿足於「自由」而不追求「民主」,兩制的矛盾也無法再和稀泥含糊,當「民主」是一種權力制約,政權又豈容有人分一杯羹?

兩年前的6月,政權和人民都醒過來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