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鄧家彪、吳秋北

鄧家彪、吳秋北:「積極爭取入RCEP」是攸關香港發展的施政考題

【明報文章】完善選舉法例,標誌着香港由亂及治,各方亟待由愛國者組成的特區政府和施政力量,為香港解決民生問題、創造發展機遇。時間不能蹉跎、機遇不能錯失,民氣更不能枯竭。我們為特區發展獻上一策,藉此拋磚引玉,力創新格局。

3個問題要搞通

香港要把握亞洲和內地的機遇,善用一國兩制及國際城市的優勢,落實一系列的政策、服務和計劃,創造機會、配套和氣氛,向世界展示一個煥然一新的香港,便要爭取成為《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RCEP)生效後第一批加入的經濟體。特區政府須主動前瞻、積極有為、統籌各界、兼顧全域、落地普及、全民起動,拒絕被動守舊的態度及精英離地的方式,處理攸關香港發展大局的要務!提供建議前,一定要搞通3個問題。

(1)為何RCEP重要?

世界正值百年未遇的巨變,21世紀是亞洲世紀,RCEP是全球規模最大的自貿協定,成員國總人口23億、GDP達26萬億美元、出口總額達5.2萬億美元,涵蓋全球的人口、生產總值及出口總額的大約三分之一(2019年數據)。全球二十大GDP最高的國家,RCEP佔其五,即中國、日本、韓國、澳洲和印尼,故RCEP重要性不言而喻。

(2)為何香港要爭取加入RCEP?

國家持續高速發展,有論者預期,在2030年前,國家GDP衝上全球第一,香港要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不能掉隊,要積極投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之餘,同時亦要維持高度的國際性,發揮一國兩制獨特優勢,成為大灣區對接RCEP的連通點、交流區和集匯地,鞏固自身在國家發展大局的無可取代性。

(3)除了經濟,還有什麼好處?

世界朝向多元發展,西方模式絕不是獨步單方,以東盟為主體的RCEP正正體現文化和制度的多元性,宗教、語言、政制、發展階段各有所異,維繫着東盟的共同綱領就是掙脫殖民統治後的共同發展和相互尊重。香港若能與東盟和RCEP深度結合,定可拓寬社會的多元性和國際視野,鍛煉一代又一代的港人肩負我國「國際聯繫人」的重任。

向政府提出四大建議

問題搞通了,特區政府亦態度明確,分別於2018年和2020年的《施政報告》表示「尋求加入」、「積極爭取」。但官員們如何「積極爭取」呢?除了提請中央,就是去信各國政府,坐等邀請,被動保守,做法沒勁頭、方法沒諗頭、效果沒看頭!

因此,我們向政府建議:

(1)成立跨政策局和跨界別的深化東盟關係行動小組,為加入RCEP和深化東盟關係提出跨界別的行動目標和計劃,小組重在行動,標誌着特區政府坐言起行,全力帶領香港發展。

(2)確立香港第二個核心商業區——九龍東,成為支援東盟社經活動和交流中心,包括提供各項支援服務,對內凝聚各界力量,對外則向國際宣傳,為九龍東發展規劃定下坐標,許下願景,添上色彩,洗脫發展等於塞車的負面形象。在九龍東建議成立6個支援配套:

.2.1. 交流及翻譯傳譯中心

東盟是多語言、多文化、多宗教的區域,設立翻譯傳譯中心是起點,打破語言隔閡更是基本條件,中心應旨在持續交流,創造經貿和專業發展空間,包括邀請內地科技企業,以香港作為連通點,帶動大灣區與東盟的交流合作。又如九東雲集各宗教團體及廟堂,中華傳統文化「儒釋道」三家唯獨匯聚黃大仙區,這些文化稟賦就是對接多元多彩的東盟的最佳軟件。

.2.2. 商務法律支援仲裁中心

負責支援及解決港商於東盟營商所面對的法律挑戰,特別要開拓一個東盟和內地互通互認的仲裁及調解中心,積極研究與東盟各國設立民事商業司法互認制度,以及公證人互認制度,強化香港的專業服務及法律體系,以處理RCEP成員國間的商業糾紛。

.2.3. 進出口清關、人員簽證往來支援中心

香港進口大量東盟產品,亦是東盟及內地的重要轉口港,雖RCEP細節尚未落地,但能預期有大量大宗商品交易、工業原料能夠受惠,因此,成立一個轉口清關支援中心,力主加強與東盟及內地各碼頭、航空運輸的配合,將能吸引更多貨物利用香港中轉,更能為港商解決「遇上監管壁壘」的實質困難。

.2.4. 投資服務支援中心

一帶一路及RCEP將刺激東盟各國的基建項目需求,而內地的低端製造業將有一部分轉移至東盟,中心可提供相關的投資支援,提供於當地設廠、採購物料、開拓市場和建立品牌等支援,可鼓勵港商在東盟尋找機遇。

.2.5. 數字人民幣國際化試點中心

儘管現階段香港未得中央准許使用「數字人民幣」,但金管局早於2017年便啟動LionRock專案,展示利用分散式分類帳技術發行央行數位貨幣及進行採用貨銀兩訖結算的原子交易的可行性,更於2019年與泰國央行合作啟動「Inthanon-LionRock專案」,創建一個泰銖-港幣走廊網絡,連接各自的本地支付網絡,可見香港有力勝任這個角色。政府大可於東九建立一個以人民幣結算的交易中心,鼓勵與東盟的貿易以人民幣結算,當香港可使用數字人民幣後,便能將其應用推廣至東盟,擔起推動數字人民幣國際化的先鋒。

.2.6. 文康盛事中心

善用九龍東的特色設施,為東九對接東盟工作奠下旗艦項目,如啟德郵輪碼頭對接東盟的郵輪業和旅遊業,而將在2023年落成的啟德體育園和東九文化中心,則可對接東盟的康體及文創活動,全面配合國家十四五規劃中,香港作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的角色。

(3)發揮香港的愛國僑界和社會力量,拓展民間交流,深化香港與東盟關係。大灣區11個城市中,香港與東盟各國的華僑連繫及民間交流素來深厚,定了政策方向,民間肯定能一蹴而就。政府應鼓勵教育界、專業界、文化界、商界等界別,投放資源,開展研究,建立合作機制,例如姊妹學校計劃或專業交流,以及民間各種社會合作項目。

(4)積極連繫廣西壯族自治區及南寧市,深化合作。廣西自治區首府南寧市,素來是我國連接東盟的窗口重鎮,包括定期籌辦甚具國際看頭和影響力的中國-東盟博覽會。因此,如香港能與南寧市深度合作,互補優勢,尤其是能發揮香港高端服務業的長處,定能創造機遇,並深化與東盟關係的網絡。

考題既出,未知特區政府會否突破舊思維、老框架,為發展大局應考。

作者鄧家彪是工聯會九龍東總幹事,吳秋北是工聯會會長、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鄧家彪、吳秋北]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