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陳景祥:廢物和廢話

【明報文章】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民建聯一個政治研習課程上致辭時說,選舉不是從政唯一出路,要真正可以在香港行政主導之下發揮到管治效能,需要走入特區政府的「熱廚房」。

選舉當然不是從政唯一出路,但選舉是所有政治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即使不是西方式民主,領導人都要經一定的選舉程序產生,令執政集團獲得認可的合法性。選舉對香港當然也極重要,不然北京就不會強推「完善選舉制度」方案,確保「愛國者治港」!

選舉是政治體制重要部分

行政主導模式也需要選舉,經「完善」之後的新選舉制度,就是為了確保選委會和立法會可以「選出」支持政府的多數派,以保證行政機關施政暢順。所謂行政主導如果沒有議會內多數派支持,根本就無法落實有效管治;回歸以來立法會內有各派勢力互鬥而政府各項施政踟躕不前,就是最佳明證。

回歸前不少「智者」都曾經指出,按《基本法》設計,行政長官在議會內無票,無法確保可以得到大多數支持,行政主導根本無從談起!這是西方式民主「多數黨執政」的概念,只是政治學ABC,但可惜一直沒有得到有關方面足夠重視。

受過選舉洗禮者 應是管治班子首選

特區政府行政主導的權力來源主要來自中央,但中央之外,如果沒有香港人支持,特區政府施政也會困難重重。現任行政長官是職業公務員出身,她的「從政出路」是在公務員架構內晉升,成為問責官員則是經委任而來,唯一的選舉經驗只是1200人選委會的小圈子選舉,背後有各色「權力人物」為她打點、箍票……這樣的「從政出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參加選舉雖然不等於加入政府,但能夠爭取人民支持及授權,民意代表的政治能量絕不低於政府問責官員,要挑選特區政府管治班子成員,曾經受過選舉洗禮的人應該是首選。

田飛龍不明白建制派兩難

完善選舉制度之後,「愛國者治港」成為香港政制的主軸,內地學者田飛龍曾撰文指選舉法一方面對建制派提供更多席位,另一方面對他們的要求也升級,中央需要的「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而是賢能的愛國者」。

這番話激怒了不少建制派成員,民建聯元老葉國謙就公開還擊,指「忠誠廢物」說法很無禮,是侮辱性的說話。事實上,田飛龍雖然研究香港政治多年,但畢竟跟香港很「隔」,不明白建制派既要聽命於中央,又要「配合行政長官依法施政」,卻同時要顧及本地民情和民意,很多時候會變成兩面不討好,甚至要逆民意而行。在政圈最前線,議員怎會不了解民意動向?建制派經常要支持政府,很多時候是奉命行事。已故新加坡資政李光耀曾說過,香港特首要服侍兩個老闆(中央和香港人),絕對是件苦差!其實建制派何嘗不是——既要支持特首又要俯順民意,經常會落得兩面不是人。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忠誠廢物,有的都是制度下的產品;新選舉制度只是把不符愛國者標準的人拒諸選舉大門之外,但未來議員如果仍然要無條件支持特首,甚至不惜逆民意而行,建制派內仍然會充斥着各色忠誠廢物!

建制派內畢竟有一批人是經過選舉考驗、打過大大小小多場選戰,也親身體驗過服侍兩個老闆的畸形體制;沒有經歷過這種艱辛的人卻稱呼別人為忠誠廢物,不但刻薄且更是「離地」的廢話,難怪引來建制派還擊。

「新香港人」參政 宜戰直選爭取認同

說中央需要的是「賢能的愛國者」,那麼標準何在?怎樣才稱得上「賢能」?新選舉制度出台後,坊間多了一批政壇「新秀」,他們很多都是從大陸來港工作然後定居,內地關係多,輿論界認為他們將會是稍後舉行的選委會和立法會選舉的新興力量。

內地背景的人士參加香港選舉,在當前政治形勢下是否會有特別優勢?他們從在港工作、定居,到參選而成為本地政治體制一分子,是否有違港人治港的本意?按法律定義,在香港住滿7年而獲永久居民身分者即屬於港人,但如果連廣東話都不懂說卻去參選——以目前的選舉制度設計,他們可以輕易成為選委或立法會議員;那麼,他們到底會是「賢能的愛國者」,還是另類的「忠誠廢物」?所謂「賢能」,不應是抽象的標準,必須有制度保證,而能否在選舉中得到人民支持,是其中一個重要標準。

「新香港人」如果準備加入議會,我認為「合理」的選擇是循20個直選議席參加角逐,接受選舉考驗,爭取香港人的支持;如果勝出,他們的授權就很穩妥,因為他們是靠成功爭取選票而當選,不是靠功能組別內小圈子操作而勝出。「新香港人」參與本地政治而要得到認同,參加直選是不二的途徑。

政府在2008年推出「進一步發展政治委任制度」,設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目標是吸納及培育足夠的政治人才,為有志參政者提供一條參政門路;然而副局及政助的聘任一如政府招聘公務員,主要經篩選、面試、評估、職位配對等公務員系統的程序,然後再由行政長官、3位司長等面試,最後集體決定(註1)。政治人才,可以循這種官僚式程序招聘得來嗎?

李光耀在他的治國經驗總結中有以下一段:「即使是新加坡領導層中『屬於精英中的精英』的成員也必須接受實戰考驗。歸根究底,身為領導者必須有實質作為,改善民生,並且在選舉中贏得選民的委托。」(註2)信奉精英治國的新加坡,政治人才的終極考驗,仍然是要經過選舉。

特首選舉很快就要進行,香港沒有普選,候選人只要在1500人的選舉委員會中勝出就可當選。雖然沒有普選,但中央挑候選人時,是否應該考慮曾經參加直選並勝出的人物?

註1:見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文件:《進一步發展政治委任制度: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的國籍及薪酬事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2008年6月

註2:《李光耀:新加坡賴以生存的硬道理》,頁93-94,新加坡海峽時報出版社,2011年9月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