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梁美儀

梁美儀:禁了燭光 禁不了燈影處處

【明報文章】行禮如儀了逾30年,港人驀然驚覺,連悼念六四也變得那麼艱難,那麼「高風險」。

市民也許早已料到,警方會再次反對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燭光集會,加上在六四前夕,法庭就前年十一國慶日遊行一案,重判支聯會正副主席李卓人、何俊仁等人入獄14至18個月,預計警方定會對到維園集結的市民嚴正執法。

倒是警方的嚴陣佈防,超乎大家想像。六四的一大清早,先拘捕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因她曾表示會以個人名義在六四32周年晚上進入維園點燭悼念。中午過後,警方引用《公安條例》,封鎖維園足球場等過去市民聚集點燃燭光的地方,繼而在3條過海隧道設置路障,檢查過海車輛。

這年多以來,市民見識過警方如何「果斷執法」,眼見警方在大白天動作頻頻,聰明的香港市民也沒有胡亂去闖越紅線,反之在政治隙縫中,各自用不同的方式悼念六四。

壓迫愈大,市民悼念六四之心愈見殷切。即使警方禁得了市民進入維園亮起燭光,但禁不了市民對32年前在這場運動中死去人士的悼念之心。君不見在六四晚上,街頭處處可看見市民亮起手機燈光走着,大家心裏明白,這都是悼念六四的燈光,是代表善良、公義,展示人心不死的亮光。維園的燭海,今年如溪水般潺流各區街頭。

港人對六四的記憶難以抹掉

明年、後年,甚或在可見的將來,可能不會再有維園燭光集會,每年六四,維園或許會變成香港的木墀地,成為不容人群聚集悼念的「禁區」。在1989年成立的支聯會,明年、後年會否仍然存在?這些都是未知之數。不過,港人對六四的記憶,是難以抹掉的,因為在32年前,香港人從新聞報道,天天目睹事件的發展,每天為北京局勢發展憂心忡忡,流過多少悲憤的眼淚。即使燭光被滅,代表善良和公義記憶的光,仍然會在這片土地亮起。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梁美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