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純政治執法遺禍深遠

【明報文章】2021年的6月4日,維多利亞公園被封鎖,香港市民再無法像過去31年那樣,在這晚去維園點起燭光,悼念1989年天安門學運被鎮壓的死難者。這個封鎖維園的執法決定,明顯不是出於防疫需要,也不是為了維持公共秩序,其目的純粹是政治的,就是為了向北京領導人顯示,那惹厭的維園燭光已被消滅。

禁止支聯會在維園舉辦六四燭光集會,警方用的是防疫限聚的技術性理由,避免直接就集會口號「結束一黨專政」是否牴觸《國安法》表態。但執行這個決定的措施,卻遠遠超出了防疫的正常需要,主題公園、商場、戲院統統開放,人山人海,都不影響防疫限聚,讓市民在「六四」當晚進入維園卻要絕對禁止,豈是為了防疫?

假如警方擔心進園市民數目太多,構成非法集結,可以採取人流管制,容許市民三三兩兩地各自安靜悼念,就像清明節上墳場那樣,去年在防疫限聚下,也容許這樣自發悼念,秩序非常好,何需全面封園?

封鎖維園 單純滿足北京政治需要

今年6月4日,特區政府出動數千警力,全面封鎖維園,截查、驅趕所有試圖接近維園的市民,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想禁絕維園的燭光,讓翌日報章的頭版上那張出現了31年的維園悼念人海照片消失!這不是出於維持治安或法紀的需要,單純是為了滿足政治需要,而且不是香港社會的政治需要,而是北京領導人的政治需要,這一點,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相信都已看得一清二楚。

不單進入維園點燭悼念被禁,好些市民在維園周邊流連,手機屏幕亮了起來,想以電子燭光的形式,表達一下哀悼的情緒,也遭到警員干預,指他們煽動他人參與一個被禁止的集會,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更被指宣傳被禁集會,遭提前拘捕通宵扣查。這些橫蠻無理的執法舉動,清楚說明整個執法部署是政治主導的,就是為了消滅六四燭光。

經濟與民生仍可維持一國兩制?

特區政府為了滿足中央的政治需要,竟然可以如此不擇手段,把持續了逾30年、每年風雨不改的六四悼念一舉扼殺,說明「一國兩制」的區別和保障已經消失,至少在政治領域上是這樣,香港變成和內地城市一樣,不允許市民公開悼念六四,而執法機構亦淪為政治工具,打壓市民正當合理的表達自由。這個轉變的含義和延伸影響,在未來的日子將會陸續浮現。

有人認為,政治和經濟民生是可以分開的,就算香港在政治上變成一國一制,在經濟與民生上仍可以維持一國兩制,權利和自由繼續受法律保障。也許,但前提是在政治上取得了權力的人,能夠自我約束,不利用手上的權力去尋租,不把權力變成經濟上的利益或民生上的特殊待遇。這樣的人,古往今來並非沒有,只是數目稀少。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