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周永新

周永新:勞工待遇未改善 深層次問題難解決

【明報文章】筆者上篇談及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與深層次問題之間的關係,意猶未盡;而且,文章結尾時,提到《基本法》是有生命的憲制文件,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也應有活潑的演繹,但基本法怎樣才算是有生命?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怎樣才算是有活潑的演繹?

為了解答以上問題,筆者嘗試以勞工權益為例,看看怎樣的演繹才算是活潑;文中也會引用一些勞工收入待遇的數據,審視特區政府有否按照基本法的條文,落實勞工權益的要求,並探討勞工福利待遇與深層次問題之間的關係。

政府有責任實施法例保障勞工權益

關於勞工權益,基本法說了些什麼?基本法第3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中,第36條這樣訂明:「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勞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護。」第39條補充說:「《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到了第6章,基本法明確指示:「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制定有關勞工的法律和政策。」(第147條)

綜合以上條文,正好說明基本法是有生命的憲制文件,因為關於勞工權益的條文,基本法雖沒有仔細列出哪些是他們的權利,但指出在香港居民應享的福利外,與勞工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等相關的措施,包括公民、社會和國際勞工3個公約的有關條文,特區政府都有責任通過法律予以實施。這就是筆者所說基本法的生命力!基本法的生命力,就是勞工權益和福利待遇等條文,不但不應停留在上世紀80年代時的情况,更應隨社會需要和經濟發展而不斷改善。唯有這樣,特區政府才算是滿足基本法的要求,才說得上是對基本法有活潑的演繹。

特區政府在改善勞工權益和待遇方面,又能否達到基本法的要求?差不多25年了,也就是基本法保證的「50年不變」剛過去了一半,不能說特區政府在勞工福利上沒有做事,其中最為市民稱許的,是在2011年訂立最低工資:起步的時薪28元雖為勞工所詬病,但政府的決心總算一改過去只顧保護老闆利益的形象。不過,在其他兩項嚴重影響勞工權益的爭議事件中,包括取消強積金「對冲」及訂立標準工時,政府卻故態復萌,一句必須平衡勞資雙方利益而叫勞工權益受損。

取消強積金「對冲」和訂標準工時 遲遲未有行動

筆者並非偏幫勞工,做老闆的也有他們的困難,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勞工常常處於不利位置,難與老闆抗衡,就以取消強積金「對冲」為例:打工仔盼望取消「對冲」多年,但直到現在,他們只能眼白白看着自己的強積金僱主供款部分被冲走,積累的款項不見了一截。這個時候,政府能否站在勞工一邊,盡快的取消「對冲」?現在只見政府不斷推遲提出解決方案的時間表,令勞工的退休保障無了期的被蠶食。筆者真的要問:特區政府有認真落實基本法的條文、保護勞工退休保障的權益嗎?至於標準工時,政府曾煞有介事的成立工作小組,務求拉近勞資雙方的分歧,但經過多年爭辯,到報告書發表後仍未見政府有行動,看來事件最終還是不了了之。香港打工仔工時「特長」的老問題,看來只能說是他們的宿命。

政府不訂立標準工時,表面看來雖不是什麼大問題,有些僱主認為,香港工人習慣超時加班,低薪工人也可多掙一些;但工人真的想超時加班嗎?多項研究顯示,長期長時間工作,不但影響工人的精神和健康,也造成不少家庭問題。現代社會鼓吹工作-家庭平衡(work-family balance)的生活,但香港工人在特長工時的情况下,可以保持這個平衡嗎?

164萬基層就業人士月入不到2萬元

香港工人為什麼要忍受特長工時的煎熬?這要返回工人工資偏低的問題。以2021年第1季的數字作為分析,在約329.23萬就業人口中(不包括外傭),月入1萬元以下的佔約14%,2萬元以下的佔約50%(約163.75萬人;見圖)。這164萬基層就業人士,從事的多是非技術、服務和銷售等工作,工時一般也特別長。月入3萬至59,999元的,可分類為中等收入人士,佔就業人口約21%。

到上世紀80年代,隨着製造業的蓬勃發展,香港從戰後以貧窮人口佔絕大多數的城市,逐漸演變成為以中產人士為主的小康社會,市民對前景多抱希望,覺得生活將會愈來愈好。回歸以後,由於特區政府施政的失誤,及香港產業不但未能拓展新領域,且流於僵化和萎縮,工人的薪酬一蹶不振。2008年,正當金融海嘯來勢洶洶之時,我引用日本學者大前研一「M型社會」的理論,提出香港正出現「貧窮新一代」:不少看似是中等收入人士,卻因為工資長期沒有改善,他們在階級結構上逐漸向下流動。

證之今天的情景,香港打工仔向上流動的機會明顯比前更渺茫,尤其是年輕一代,他們如果單單放眼在香港的機遇,很多時只會失望和沮喪。無可否認,大灣區的發展為年輕人提供了無限的憧憬和盼望,但要把這個憧憬變成現實,特區政府還有不少要做的事,單單宣傳大灣區的美好願景,對月入在2萬元以下、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的港人來說,只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總結而言,按照基本法有關條文的要求,市民期望在特區成立之後,特區政府能不斷的改善勞工的福利和待遇,並且修改法例,保障勞工的權益;但這些方面,特區政府明顯有失市民的期望,而勞工的福利待遇未能改善,也造成了今天許多深層次問題遲遲未能解決。

政府必須尊重工人組織和參加工會的權利

關於勞工的權益,筆者最後要說的,是按照基本法,「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第27條)。當然,這些香港居民享有的自由都不是絕對的,行使時也必須顧及法例的限制。但是,工人組織和參加工會的權利,特區政府必須尊重,而工會為了會員的權益,進行抗爭和參與選舉等政治活動,是法例容許的;基本法也列明這是他們的權利和自由。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周永新]

上 / 下一篇新聞